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张近东留下的电商版图,接任者会如何续写

  夕月幽窗        2021-07-15 12:05:00

58岁的张近东选择了退休。


张近东留下的电商版图,接任者会如何续写

图源:视觉中国


7月12日,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张近东辞任苏宁易购董事长,不再负责具体业务,现在的身份是名誉董事长,继续发光发热。


对于苏宁,张近东是个类似于“大家长”式的领军人物,在他的铁腕治理下,苏宁从曾经一个空调卖家,逐步成长为一个遍及线上线下全产业链的新零售巨头,再到回归零售主业,均不离开张近东的思虑与抉择。


实际上,这场告别来的并不意外。截至7月9日,由江苏国资委、阿里巴巴、小米等联合发起的“新新零售基金二期”,已全部完成苏宁易购16.96%的股份受让手续,这意味着,苏宁易购将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零售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未来很远。过去十年里,我一直在考虑这一问题,我认为这离不开持续领先的经营模式,更加现代化的治理机制,以及一批又一批年轻人才的持续涌现,事实上,苏宁也一直在向着这一目标迈进。”


发给员工的这封内部信,字里行间透露着苏宁这家公司的底色,至少是张近东希望呈现的模样:


零售、领先的经营模式、现代化治理……


变化发生在近十年,电商成了每家企业都要学习的必修课。苏宁与电商拉扯的十年,从线上线下一体化,到全品类布局,再到零售云,苏宁在电商的路径上,没有落下任何一个变化和动作,但它更像一个追随者,只能看着对手越跑越远。截至7月13日,苏宁易购市值581亿,距最高时的千亿市值蒸发了近一半。


当电商的战场已多极分布,苏宁逐渐转向“服务商”的角色,这个被张近东留下的窗口,将如何被继任者打开,仍是一门玄学。


1、苏宁手中的牌


今年以来,关于苏宁股东的变动消息,一直此起彼伏。每一轮消息放出,伴随的都是对苏宁债务危机和经营情况的盘算。


步子迈的太宽,被视为苏宁债台高筑的直接原因,但换个角度看,苏宁其实在多方布局中,意图都在于为核心零售业务所用,收购江苏足球队是希望借助球队影响力,提升苏宁在消费者心中的口碑和形象;收购PPTV是想抢占客厅流量入口,发展苏宁系会员。正如张近东对多元化战略的解读:零售始终是1,其他各产业都是这个1后面的0,通过0的添加,倍增苏宁零售整体的资源实力和行业竞争能力。


只可惜,在规模效应跑通之前,核心业务已被拖累。


根据苏宁易购发布的2020年年报,去年其流动负债总额为1246亿元;2020年出现上市以来首亏至42.75亿元。此前,苏宁易购已连续六年扣非后亏损,即主业亏损。


今年的新春团拜会上,张近东喊出了口号:“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砍得砍,该关的关”,昔日大刀阔斧改革的气势仍在,只是方向调转。现在,关于苏宁大股东尘埃落定只差最后一步,而苏宁手里的“零售主赛道”又是何种局面?


目前,苏宁系的三大版图为苏宁易购、苏宁置业和苏宁金融。也就是说,苏宁电器几乎控制了苏宁绝大部分核心资产。除了苏宁易购之外,苏宁置业是苏宁电器最重要的资产。


张近东留下的电商版图,接任者会如何续写

(图源:棱镜)


作为线下起家的苏宁,其线下门店是与其他零售平台相比最有价值的资产。根据极海品牌监测的数据显示,“苏宁电器”国内的在营门店数为146家,累计关闭门店4161家。今年以来,门店数量下滑快速。


张近东留下的电商版图,接任者会如何续写


苏宁小店也是相似局面,根据极海品牌监测的数据,目前在营苏宁小店677家,虽然同样从年初开始开店数量不断减少,但相比苏宁电器,苏宁小店的分布范围更广,也更下沉。


可以确定的是,此前的门店资源正在发生变化,而这与苏宁的战略调整息息相关。


更轻量化、更聚焦乡镇市场的苏宁易购零售云成了苏宁求变的X因子。按照计划,到今年年底,苏宁零售云将开出12000家门店,覆盖中国80%的县城及90%的乡镇。


张近东留下的电商版图,接任者会如何续写


苏宁依然怀着“开店”的雄心壮志,只是变了种方式。


2、张近东留下的电商版图


从去年开始,张近东的站台几乎都是为了新的业务方向———云网万店。这个有点晦涩难懂的名字,意味着苏宁不再卖货,而是开放自己的供应链、销售、物流、技术、金融能力给商家。换句话说,苏宁要从“零售商”变成“零售服务商”。


因此,苏宁对于开店目标的KPI,并不是自己下场去开店,而是以“赋能”的方式拓宽市场。具体来看,“云网万店”业务是聚焦在下沉市场,帮厂家卖货、帮加盟商和小门店开店,把原来过重的运营模式变轻。


张近东留下的电商版图,接任者会如何续写


这样做的改变,是内外因叠加的使然。苏宁易购在电商端的业务节奏从未落后,从会员体系、拼团购、直播再到大惠聚,哪怕每年一届比肩“猫晚”的“狮晚”,但每一步业务变动都更像是被动防御,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主动出击。没有在电商业务层面做出“领头”的动作和掷地有声的结果,苏宁易购一直在跟跑。


或许正是从债务危机不断爆发开始,苏宁意识到,“互联网思维”并不是直接自己跑去做个网站、App,而是要在大量线上线下布局后,找到边际成本最低、边际收益最高的发展道路。尤其在流量打散的当下,电商格局被打破,根据苏宁易购2020年财报,线上 平台商品销售规模2903.35亿元,同比增长21.60%,线上销售规模占比近70%。按照抖音快手此前公布的直播电商GMV算,苏宁易购电商的第四把交椅位置,也很难做的稳。


目前看来,物流、供应链,或许是苏宁最容易撬动零售的两根杠杆。


很早就布局物流领域的苏宁,虽然没有跑出“独立第三方”的成绩,却在垂直领域找到机会。一方面成为阿里电器品类的配送服务商,同时还在收购家乐福后,进入即时配送领域,推出了家乐福“同城配”服务,将服务范围扩展到家乐福门店生活圈10公里。这也成了苏宁收购家乐福这笔交易背后最有价值的点:苏宁为家乐福提升了线上交易和订单履约能力。


如此看,苏宁似乎有了高频消费的组件,但数字化整合的时间是很漫长的,这点看阿里整合大润发和京东牵手沃尔玛就知道了。家乐福这步算是踩中了节奏,但能否融入到主站网店、线下小店中去,成为体系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的端,是苏宁需要考虑的问题。


在这样的思路下,苏宁更想发挥物流和供应链的能力去服务平台,而不是继续追着流量跑。去年7月,苏宁易购成为抖音小店的供应链服务商,并开放给抖音电商平台所有主播,也同步输出物流和售后服务。


从卖东西的“零售商”到兼具卖货、卖服务的“零售服务商”,这是苏宁的拐点。


3、接任者如何续写


实际上,“云网万店”还有一个非常大的价值在于“独立性”。去年11月,苏宁易购成立了一个云网万店的子公司,并且完成A轮融资,由深创投领投,融资金额60亿元人民币。这也意味着,苏宁易购即便“卖身”,云网万店依然还保持着独立运营。最近更是有消息传出,云网万店有可能拆分上市。


因此,未来云网万店极有可能成为一个融资的新窗口。继任者的核心任务之一,应该就是撑起云网万店这块盘子。而云网万店目前要解决的问题,一个是如何让苏宁与家乐福的数字化改造进程加快,因为这关系着云网万店的根基,另一个是怎样从数字化改造的维度,与其他零售对手同台竞争。


从公布的信息来看,此次董事候选人包括黄明端、冼汉迪、曹群、张康阳。其中,黄明端代表淘宝中国;冼汉迪、曹群代表新新零售基金二期;张近东之子张康阳代表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


几个人选的特点也摆在面上:张康阳作为苏宁长子,从国际米兰足球俱乐 部掌门人到苏宁小店实控人,他早已承载二代的使命但无论从资历和对大的互联网公司操盘上,目前还没有很能打的表现;冼汉迪曾是手机游戏“中手游”和泛娱 乐文化基金“国宏嘉信资本”联合创始人;曹群是华泰紫金投资公司董事长;这两位基金系的代表,在很可能会对苏宁旗下的投资板块和产业布局进行整合。


黄明端是大润发的创立者和掌舵人,是在线下零售业奋战了20多年的老兵。去年底,黄明端从大润发退休,把CEO交棒给阿里巴巴副总裁、零售通总经林小海。交棒,也标志着大润发在整个阿里体系中的地位的确立:大润发既扮演着淘鲜达改造线下超市的标杆,也承载着饿了么、天猫超市、菜鸟乃至社区团购的各种业务尝试下,最核心的供应链任务。


张近东留下的电商版图,接任者会如何续写

黄明端


如何将传统商超与电商大厂的融合中发挥出集合效力,是黄明端熟悉且擅长的领域。当中最为实际的,还是大润发接入的各个阿里流量入口:除了独立APP,大润发在天猫超市、淘鲜达以及饿了么等平台都有入口,也为自己带来超6900万线上 平台用户和超1650万活跃用户。


黄明端如果能够接任,带来的想象空间会更大:一方面是更好的推进苏宁与家乐福的融合,另一方面也让苏宁在阿里体系中找到可以联动的角色定位。


从苏宁的公告来看,黄明端已经是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而之前在该职位的人正是张近东本人,因此在外界的许多解读中,黄明端接任的可能性更大。


7月29日,苏宁临时股东大会结束后,新任董事长将尘埃落定,缓解眼前债务危机势必是第一要务,但如何续写苏宁的零售业绩,是继任者的最大考验。

来源:电商在线/杨泥娃、斯问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