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如何开发更多体育健身场?社会力量需政策扶持

  撞满怀        2021-07-14 15:41:03

记者有一位喜欢打网球的朋友,他近日发微信朋友圈说,自己打网球的场地是复旦大学学生建的,一时引来记者的好奇。通过一番打听,记者找到建球场的这名学生——许慕尘(化名),复旦大学计算机专业博士生,因为喜欢打网球,一不小心踏入了体育产业。

如何开发更多体育健身场?社会力量需政策扶持


近年来,社会力量逐渐成为上海体育健身场地建设和运营主体,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群众日益多元化、多层次、个性化的服务需求。


“任性”的想法从何而来


因为喜欢打网球就建球场,这个逻辑肯定不适用大多数的体育运动爱好者。当然,许慕尘最开始也没有这样的想法,“我记得很清楚,2017年10月,我跟几个球友先在我住的紫竹半岛小区开设网球培训班。这样一来,既能发挥自己的专业所长,又能提高小区网球场的利用率。”


几年下来,网球培训班办得有声有色。从最开始的青少年为主,到后来成人也加入其中,已经有300名学员接受过网球培训。大众的参与热情,也让许慕尘看到市场的需求所在,他跟朋友一起创办了PDT紫色动力国际网球俱乐部,开始想找室内场地。“打网球对天气的要求比较高,上海的雨季又比较多,所以前两年我一直在找场地。”


直到去年年底,许慕尘终于找到了心仪的场地。“靠近闵行区的北松公路,正好有一片老厂房空间腾出来,有800平方米,空间很正气,没有柱子,层高也符合要求。”就这样,他跟几个朋友租下了场地,投资建起网球场,他个人是最大“股东”,投入30多万元。

如何开发更多体育健身场?社会力量需政策扶持


俱乐部新球馆有1片标准网球场和2片短式网球场,基本能满足日常开放和青少年培训所需。标准网球场工作日白天每小时120元,周末全天及工作日晚上每小时200元,跟市中心一片室内球场每小时400元左右相比,这个价格已经很亲民。最近进入炎夏,为了满足球友的需求,晚上有时要开到11点。


球馆刚刚第一年运营,许慕尘没有指望很快收回成本。自己的博士学业还要继续,所以他请来职业经理人负责球场运营。在球场开放过程中,团队也在不断摸索。比如现在推出的“开放约球”,在非繁忙时段推出3小时90元的打包价,球友可以在群里接龙,满6个人为一组,既能约到球搭子,又能分摊费用。


回想自己一路走来的经历,许慕尘向记者坦言,“刚开始也没想到做这么大,就是自己喜欢打网球。几年培训做下来,积累了资源和经验,对于经营球场自己心里有了底,所以想试试。”除了网球馆,许慕尘还参与投资运营了隔壁另一家有7片羽毛球场地的球馆。

如何开发更多体育健身场?社会力量需政策扶持


社会力量需政策扶持


国内体育产业的发展,以及政策面的向好,让许慕尘成了“产业新兵”。而在上海,很多人在这条路径上探索多年。翔立方的运营方、尚清体育董事长边玉生,可以说是体育产业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翔立方由上海华东机械厂老厂房改建而成,总面积近3万平方米,业态包含足球、篮球、击剑、城市滑雪等22个体育项目和10多个文艺项目,辐射周边82个小区的近20万名居民。2020年,翔立方已经实现年客流量200万人次。


在2014年起步之初,边玉生曾遭遇招商、运营等诸多困难。“那时候对工业厂房用途的定义不清,发展商业模式又遇到营业执照、税费、消防等等问题。后来随着配套政策出台,对于体育产业发展才有了逐渐清晰的路径。”


现在,翔立方已经成为上海打造都市运动中心的模板。作为融合多种业态的体育服务综合体,都市运动中心让市民参与健身运动的场地不仅仅在体育场、体育馆,而是拓展到商区、园区,成为具有上海特色的体育健身场地“新形态”。


位于宝山区的智慧湾科创园,不但有火出圈的大陆首家星巴克集装箱概念店,还有丰富的体育元素,为园区内工作的白领以及周边居民提供了放松身心的场所。园区吸引了一批体育企业和机构入驻,目前园区开放的体育项目有橄榄球、足球、瑜伽、射箭、拳击、羽毛球、篮球、体能训练等,运动品类丰富,能满足不同人群的健身需求。

如何开发更多体育健身场?社会力量需政策扶持


今年元旦,位于上海浦东新区地铁龙阳路站旁的洛克公园SSR大型体育综合体正式对外开放。这里能够满足一家人的运动需求,还能一站式吃喝玩乐,成为沪上市民打卡的新地标。


去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强全民健身场地设施建设发展群众体育的意见》提出,要完善社会力量投资健身设施的政策体系。社会力量投资建成的健身设施,建成后5年内不得擅自改变其产权归属和功能用途等。这一政策对于上海正在发展中的社会力量参与体育健身场地建设,可谓一场“及时雨”。


细分化打出“上海牌”


体育健身场地建设要满足全人群的需求,这也是城市软实力的重要体现。


近年来,上海老龄化程度持续加深,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重逐年上升,如何回应这部分人群的健身需求?今年6月,由上海首创的“体医养”融合社区老年多功能健身场所——首批18家长者运动健康之家正式揭牌,让阿姨爷叔们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公益优质的健老服务。


生活在静安区大宁路街道的周先生和王女士,是一对在澳大利亚居住了20多年的上海老夫妻。2020年初,到上海探亲的老夫妻因为疫情无法返回澳大利亚与儿女团聚。夫妻二人都年逾八旬,在澳大利亚的儿子是医生,本来可以照顾二老,如今相隔万里,搭不上手。一天,老夫妻在小区转悠时,发现了家门口延铁小区乐龄家园的尚体乐活空间,专为老年人免费开放的健身房。就这样,老两口每天来打卡健身,他们感慨,“我们在上海的福利比在澳大利亚还要好。”

如何开发更多体育健身场?社会力量需政策扶持


2016年发端于大宁路街道的尚体乐活空间正是长者运动健康之家的雏形。如今在长者运动健康之家,智能化场景已经运用到老年人健身,迈出数字化转型的一步。这得益于上海近年来在城市治理中不断探索“智慧养老”,以及有专业的体育企业参与到健老服务中。


2020年,上海户籍人口期望寿命达到83.67岁,处于世界发达国家或地区先进水平。相比庞大的银发群体基数,目前的长者运动健康之家的数量还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上海计划到2025年将建成长者运动健康之家不少于100家,但受制于场地资源稀缺,目前项目落地的速度还是相对滞缓。


体育健身场地规划建设涉及多个政府部门,需要突破土地、资金、审批、政策、体制机制等方面的瓶颈。目前大部分的体育健身场地都是在“向内”盘活存量资源,利用城市边角料、闲置空间等建设体育健身设施。上海要实现2025年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2.6平方米左右,未来还需要“向外”发展,由规划部门提早布局,在城市发展中统筹考虑体育健身场地的建设。


来源:上 观新闻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