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厦门航空的33年酒店发展历程一览,航司酒店未来如何?

  花琪        2021-07-12 17:46:38

作为酒店行业中的“大玩家”,航空公司的一举一动总是备受关注。近日,已有33年跨界酒店经验的厦门航空与雅高旗下拥有逾百年历史的奢华酒店品牌费尔蒙实现了牵手。厦航与雅高集团签订合作协议,双方将携手打造福建省首家费尔蒙酒店,厦门航空费尔蒙酒店。这家位于厦航总部大厦的酒店,预计将于2023年营业。


放眼酒店行业,厦航这样的航司大玩家不在少数。“命途多舛”的海航背后,跨界多年以来这些航司旗下的酒店们过得如何,经历了何种艰难处境,又取得了哪些令人叹服的成绩?本文浅做探讨。



厦门航空的33年酒店从业史


厦门航空费尔蒙酒店所在的厦航总部大厦,是一个集厦门航空总部办公大楼、五星级酒店及配套商业、休闲、金融、文化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建筑。据了解,该项目包含建筑高度185米的办公塔楼,刷新了所在区域的天际线。也就是说,厦门航空费尔蒙酒店将成为厦门的又一地标酒店。


从1988年2月落成的9层楼的厦门航空宾馆,到如今近200米高度的地标酒店厦门航空费尔蒙酒店,厦航在跨界酒店的这条路上已经走了33年了。


1986年,在成立的第2年,厦航决定筹建航空宾馆。这样的决定,对于厦航来说,并不容易。因为在拿出1200万投资建设航空宾馆时,厦航才刚刚实现了扭亏为盈,1987年实现盈利317万。为此,在航空宾馆还是个地基之际,当时的厦航董事长何平就到曾接待过不少国内外贵宾的厦门宾馆为这家宾馆招人。


1988年,厦门航空宾馆正式落成。后来,这家宾馆屡屡创新,酒店业务上,改革了原有的传统早餐模式,成为当时厦门第一家经营早茶的酒店;在链接航空服务方面,接手了原本由厦门日报社的食堂承包的厦航飞机餐。此后,厦航的酒店业务一路稳扎稳打。


2002年,厦门航空金雁酒店成为厦门第五家四星级酒店,厦门航空公司有了第三家更是当时档次最高的一家旅游涉外星级酒店。


厦门航空的33年酒店发展历程一览,航司酒店未来如何?


2003年,厦门航空将旗下的金雁酒店等一批住宿资产重组然后成立了厦门航空酒店管理有限公司。2007年,这家酒管公司共管理4家酒店,分别是金雁酒店、航空宾馆、泉州航空宾馆以及受托管理的国贸金门湾大酒店,共704间客房。其中,厦航金雁酒店的餐饮收入在2005-2007年连续三年在厦门各酒店中排名榜首,餐饮年收入超过客房年收入,被评为“中华餐饮名店”。


近年以来,厦航已经不再满足于自持酒店的经验,品牌输出成为了发力点之一。今年3月,厦航嘉年华酒店在北京丽泽金融商务区正式亮相,成为福建省外厦航酒店受托管理的第二家酒店。这家综合型高端商务酒店按照五星级标准建造,拥有300余间温馨典雅的多类型客房、2000平米超挑高大宴会厅、780平米的多功能会议中心。


品牌输出之外,厦航还积极与各大酒店集团合作。2017年,厦航公布与温德姆酒店集团开展战略合作。持有厦航白鹭俱 乐部的金银卡会员,入住中国境内温德姆旗下46家协议酒店,可享受比官网预订价格低10%-22%的房价。目前,厦航会员通过官网预订渠道入住艺龙酒店、建发酒店以及金陵连锁酒店等酒店,可以享受积分、折扣房价等多重优惠。 


那些钟情酒店的航司们


与厦航一样钟情酒店行业的航司,不在少数。一些航司做出了与厦航同样的选择,打造自有品牌为主,并通过与酒店集团的合作拓展“朋友圈”。也有些航司采取了更隐蔽的方式,以战略投资的模式实现酒店业务版图的拓展。德国汉莎航空通过购买凯宾斯基酒店的股份,参与到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豪华酒店之一的经营中,并补充了酒店板块的空缺。


在涉足投资管理自有品牌酒店的航司中,海南航空、深圳航空、南方航空以及春秋集团的表现尤其可圈可点。


01 海航酒店20年的光辉岁月


在国内航空公司当中,曾经的海航在酒店业投入最大、酒店最多、实力最强。当时甚至有一种很霸气的说法,“海航飞机飞到哪里,酒店就收购到哪里。”尽管有些夸张,但海航酒店的确有过高光时刻。


空间秘探在《海航酒店,飞向何方》一文中指出,成立于2000年的海航酒店从“中国酒店品牌”的领军者,成长为国内酒店集团最早一批的“出海者”。经历了几年的野蛮生长,海航酒店通过战略投资等方式全资拥有的卡尔森酒店集团,是希尔顿酒店集团、NH酒店集团第一大股东,参股红狮酒店集团、南非Tsogo Sun酒店集团,收购大溪地希尔顿酒店和瑞吉酒店……在国内,则拥有自创自营的唐拉雅秀等品牌,打造出了一个完整的酒店矩阵。


即便是大刀阔斧的变革之后,海南海航国际酒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依旧以6539间客房,24家门店的规模,位列2020年度中国饭店集团60强第60名。不难看出,海航酒店正在竭尽全力寻找未来。


02 深航酒店走向独立的17年


2004年,深航酒店管理公司正式成立。由于缺乏实操经验,深航酒店将首个投资的酒店项目交给锦江酒店集团进行全权委托管理。3年摸索后,深航酒店管理公司开始正式运营,接过了深圳深航国际酒店的经营管理,让这家酒店以国内首家航空文化主题商务酒店的新面貌亮相,并奠定了深航酒店“主题文化+航空特色”的品牌形象。


17年以来,深航酒店逐步实现了独立,不仅推出了三大自有品牌深航国际、深航假日、深航精品,托管业务同样亮眼。2009年受托管理的酒店项目就达到12家,实现年管理费收入约1200万元。目前,深航物业酒店管理公司以7055间客房,26家酒店的数量,位列2020年度中国最具规模的60家饭店集团第54名。


03 南航酒店凶猛的后进者


不同于前两家航司,南航没有独立的酒店管理集团,选择在航服部组建酒店管理部,管理旗下酒店资产,并推出了自有品牌南航明珠酒店。目前,酒店遍布首都北京、上海、广州、乌鲁木齐、大连、珠海等地。


尤为难得的是,南航明珠酒店品牌轻资产输出的成绩。第一家南航明珠品牌输出酒店,南航明珠空港大酒店的开业时间是2020年3月。第二家品牌输出酒店,南航明珠虹桥大酒店的开业时间是今年3月。对于成立时间较短的南航酒店而言,这样的成绩意味着南航酒店已建立了一套可输出的南航明珠轻资产的体系。


04 春秋酒店合作品牌的“狂热者”


春秋酒店的起点,有点高。2016年,春秋集团与日本阳光不动产公司共同运营的春秋阳光名古屋常滑酒店开业。这成为春秋集团自有品牌“春秋阳光酒店”,在全球的第一家自有合作品牌酒店,也代表了春秋酒店正式亮相。


起点高,各个重要发展节点自然也不会低。2017年,春秋选择与开元旅业集团签署战略协议,推进酒店、航空等产业的合作。2018年,春秋与首旅如家成立合资公司。2019年春秋与首旅如家合作的中高端交通枢纽连锁酒店品牌嘉虹酒店Skybird Hotel首家旗舰店在上海虹桥机场正式发布,成为嘉虹酒店的首个落地项目。相比起其他航司,春秋并不执着于纯自有品牌,更喜欢与已有多年行业沉淀的大型酒店集团合作,以新建品牌的形式闯入酒店市场。


厦门航空的33年酒店发展历程一览,航司酒店未来如何?


航司酒店的“颠簸”往事


即便背靠航司的诸多利好,但是航司酒店们的日常也并非只有光鲜亮丽,同样需要经受来自行业和市场的“气流冲击”而带来的各色颠簸。


01 难敌先天不足


必须承认的一个事实,酒店是航司的副业。作为航司产业生态中的一个重要补充,酒店业务是航司陌生且之前不曾接触过的。即便是1988年就从事酒店宾馆业务的厦航,同样需要去更成熟的厦门宾馆找寻专业人才的帮助。单个项目的运营况且如此,整体业务的运作也不例外。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深航面对第一个酒店项目时,并没有亲自下场,而是选择了托管给成熟酒管公司。直到3年后,才结束托管合同,开启自主运营。不难看出,航司对酒店心存敬畏。


此外,从成立酒店集团到推出自有高端酒店品牌唐拉雅秀,海航花了15年时间。航司推出自主品牌耗费的时长,也从侧面证明,即便是有着空中酒店之称的航司,在落地酒店业务仍旧也难免出现“心有余,力不足”。


02 难熬回报周期


酒店的投资回报周期过长,航司也难熬。一般情况下,以存量更新为主的经济型和中端品牌酒店的投资回报周期在4——5年。新建的高端酒店,投资回报周期在15年左右,甚至有些高端酒店的投资回报周期能达到20年以上。这样的漫长回报周期,加上酒店的重资产属性,让本就属于重资产的航司会更加谨慎。


航司谨慎的态度,在抛售酒店资产时表现出来的是果断。2011年,中航集团以21亿元将旗下的酒店管理公司转让给深圳中航,从此剥离酒店资产。因为坐拥深圳花园格兰云天大酒店、深圳中航城格兰云天大酒店、上海园林格兰云天大酒店等资产包的国航酒店,营收情况并不乐观,2009年度净亏损达到了7038万元。


对于转让酒店资产一事,中航直言,出售酒店业务资产是鉴于发展酒店业务资金投入巨大且回收期较长。而且,股权转让有利于酒店管理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融聚外部资源和扩大经营规模,增强酒店品牌影响力。


03 难凭资本扩张


在2000年之前进入酒店行业的航司屈指可数,这代表大多航司酒店属于行业的“后进者”。如果想让酒店业务的故事更动听,规模扩张是航司难以回避的问题。绝大多数航空酒店选择以“资本扩张”为主要方式发展酒店,然而成效有限,甚至落得一地鸡毛的下场。


乘着资本的东风,海航酒店曾一路高歌。”年轻的投资团队一路冲下去,购买希尔顿酒店65亿美元一下就过去了。”伴随着母公司海航的扩张,海航酒店,也只能被动扩张,产品是否合适并不重要,价格成了唯一的衡量标准。因此,海航酒店实现了野蛮生长,曾在2015年位列国内酒店集团第4位,规模也从2015年的90家猛增至2016年的1385家。如今,这个数字是24家。


最终,这些被海航寄予厚望的酒店资产,不仅没能为航司带来现金流,反而成为拯救现金流的可变现资产。海航酒店旗下的酒店资产相继被挂牌转让,缓解紧张的现金流。


厦门航空的33年酒店发展历程一览,航司酒店未来如何?


航司酒店何日实现“随心飞”?


“颠簸”之外,酒店作为航司多元化业务的重要板块,依旧被不少航司看好。航司酒店如何才能规避一些风险,保持“平飞”,最终实现“随心飞”?下述2点或有助于航司酒店飞向广阔天空。


01 掘金航司产业链


绝大多数航司酒店是航空公司相关多元化发展战略的产物,这样的背景,让航司酒店坐拥多产业的资源优势。当下的航司愈发趋向成为一个巨型文旅资源综合体,可以向消费者提供机票、门票、其他交通、旅游服务、特色餐饮以及酒店等。于航司酒店而言,这些资源共同构成其独有的竞争力。


嘉虹酒店海口项目就充分发挥了这个竞争力,通过连接机场大巴,尝试探索了城市登机的可行性。不仅如此,未来嘉虹酒店达到一定的连锁规模之后,将着重接入当地游产品资源,激活和发展以酒店住宿为基点的其他旅游消费需求。


同样从产业链资源中获得利好的还有厦航酒店。在今年“焕新生活,这样才够NEW”的生活方式主题活动中,出现在生活方式产品矩阵中的厦航酒店,享受到了来自主题活动裂变传播的流量和客流红利。背靠首旅如家和春秋航空的嘉虹酒店,就能坐享如家的1.3亿会员和春秋航空的3200万会员积累,使得酒店会员可以行使春秋航空快速登机、机上餐食附赠等权益,未来还将承接春秋旅游的团客住宿需求。


久而久之,航司酒店将会成为航司旅游生态体系中的重要一环,甚至是挖掘航司产业链价值的关键突破口。


02 让资产进退自如


航司酒店急于拥抱轻资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航司在过往的酒店资产退出实践中多次受阻。但是,酒店作为商业地产主力组成板块,航司又不得不涉足。因此航司需要找寻合适的路径,让资产能够进退自如。


反之,航司酒店会因为资产包本身的质量问题,资产退出或是出售都容易陷入拉锯战。现已破产的东星航空旗下的东星国际大酒店不动产在出让时,经历了3轮降价,最终三特集团以6350万的底价竞得。


不过,东星航空属于个例。目前,航司酒店主要有3种退出方式,其一是开发初期航司酒店与合作伙伴约定退出机制;其二是积极对接和采纳国际国内资产退出金融工具,如资产证券化,将大宗酒店资产通过金融工具增加资产流动性,同时也提升了酒店资产的融资能力;其三是通过轻资产输出,从根本上实现资产退出,这也是目前大多航司酒店选择的方式。今年5月,春秋酒店与江西南昌临空城投集团签署“南昌嘉虹酒店项目合资协议”,实现了嘉虹酒店的轻资产输出。


一个有意思的行业现象,那些初期得到航空主业资本和资源支持,后期从主业实现分离并寻求独立品牌发展的航空酒店比较容易获得成功,由泛美航空创立的洲际饭店就是其中之一。由此判断,独立很有可能是航司酒店飞往高处的必经之路。


过去的30多年间,航司酒店有过高光时刻,也经历过至暗时分,其中不乏如海航酒店和深航酒店这样实力雄厚的佼佼者。之所以没能撼动传统酒店行业巨头,资本、回报周期以及酒店资产运营经验的匮乏都有关系。不过,随着航司酒店与大型酒店集团的合作趋向紧密,佐以更轻盈的资产组成,航司酒店完全有机会超越旧时盛状,重塑辉煌!


来源:空间秘探 Me-Time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