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化企因“卡脖子”技术无奈涨价!多种化工品严重依赖于国外进口

  寻找我们的幸福        2021-06-16 09:58:33

据工信部2018年的统计,在130多种关键基础化工材料中,我国32%的品种仍为空白,52%的品种仍依赖进口。如高端电子化学品、高端功能材料、高端聚烯烃等,难以满足经济与民生需求。


所以尽管我国20多种化工产品产能高居世界首位,并已形成门类较为齐全的产业布局,但我国化工行业的产业结构主要集中在低端层次,高端化工新材料、高端化工装备及尖端技术方面严重依赖国外。


国内化企因“卡脖子”技术无奈涨价!多种化工品严重依赖于国外进口


从今年年初开始的涨价潮不仅与疫情、禁油令、安全检查相关,更与我国部分关键基础化工材料依靠进口相关,国外一旦涨价或缺货,国内面临的便是涨声不断。


近期缺芯大潮下,涨价成为芯片厂的唯一选择。“买不到”和“买不起”已成为不少下游企业共同面临的困境。部分德国产的芯片去年的价格是在3.5元一个,今年已经涨到16.5元,相比之前一个芯片价格已经飙涨至5倍。


许多人认为“缺芯”离自己的生活很远,但实际上,各行业都存在着“卡脖子”的情况。尤其是在高度依赖国外原材料的国内化工行业中,多种化工品严重依赖于国外进口,而海外疫情及不可抗力等多种因素造成国内化工品供给不足。


高端钛白粉


目前我国钛白粉生产主要以硫酸法工艺为主,氯化法钛白粉产量占全国钛白粉总产量的5.83%。


而在国外,硫酸法工艺逐渐被淘汰,目前已氯化法工业为主导,产量占60%左右。


在高端氯化法钛白粉方面,我国较为依赖国外进口产品。全球钛白粉企业主要集中在特诺(16.82%)、科慕(14.5%)、龙蟒佰利联(11.02%)、venator[原亨斯迈](9.28%)、康诺斯(6.38%)五家企业手中,份额共计占全球产能的58%。


除了与涂料行业息息相关的钛白粉行业,国内的有机硅产品、光刻胶产品等也都大部分要依赖进口。


有机硅产品


我国出口的有机硅产品主要是低端的中间产品和基础聚合物,高端有机硅产品大量依赖进口。


2010-2020年间,我国进口单价始终高于出口单价,2020年进口单价为5392元/吨,出口单价为2975元/吨。从产能集中度来看,全球有机硅单体呈现垄断竞争的格局,全球有机硅单体主要集中在道康宁、美国迈图、中国蓝星、德国瓦克和日本信越,全球规模最大的五家公司产能约占全球有机硅单体总产能的46%。


己二腈技术


己二腈的生产工艺较长,催化剂体系复杂,反应物中还含有剧毒的氰化物,技术壁垒非常高。


目前全球的己二腈产能集中在美国、法国和日本,己二腈的供应者仅有英威达、奥升德、索尔维、旭化成四家公司14套生产装置,全球总产能约200万吨。


由于国外对己二腈技术垄断和封锁,中国目前尚未有一家企业能够规模化生产己二腈。长久以来,我国己二腈的对外依存度为100%。


国内化企因“卡脖子”技术无奈涨价!多种化工品严重依赖于国外进口


己二胺


己二胺是PA66合成的核心原料,主要由己二腈加氢制得。


目前全球的己二胺生产主要集中在英威达、巴斯夫、奥升德、神马等企业中,处于高度垄断行业,前三家企业的产能占全球总产能的76.9%。己二胺行业原料端己二腈供给受限,行业开工率和市场价格决定于己二腈,一旦出现不可抗力,对行业影响较大。


国内化企因“卡脖子”技术无奈涨价!多种化工品严重依赖于国外进口


公开数据显示,化工新材料已成为“十三五”我国化学工业增长最快的领域,我国化工新材料产量约为2210万吨,国内自给率提升到65%,但产值仅占国内化工总产值的5%,与10%的世界占比差距明显,化工新材料仍是我国化学工业的最大短板。


我国化工产业“低端过剩、高端不足”的结构性矛盾非常突出。多数产品仍然处于产业价值链的中低端水平,中高端产品比例相对较低,现有产品技术含量不高、产品附加值低,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较大,行业总体仍处于产业链中低端水平。


如果总是依赖进口高端技术,“卡脖子”的命运将难以改变,要想改变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现状,就必须不断实现源头创新、革新工艺流程,把技术、产业命脉掌握在自己手上。


化工品价格涨涨涨!石化板块中报业绩亮眼


截至6月10日,A股已有499家上市公司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在281家业绩预喜公司中,石油和化工股有74家。从行业看,上半年业绩增幅较大的个股主要集中在化工、有色等行业领域。


原油对于化工生产而言是最基本的原材料,原油价格决定了化工产品的基础成本。上半年国际原油价格强势上涨,美国轻质原油与布伦特原油价格涨幅均超过40%,带动化工产品市场全面上扬,各细分行业几近全面开花。


油价上升令油服板块受益颇多。个股中,洲际油气、博迈科等预计上半年业绩将持续盈利,同比有较大幅度提升。


去年,全球大肆印钱带来的通胀后果今年逐渐显现,加之全球疫苗推进和拜登1.9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政策,带动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行。除石油外,黑色金属、有色金属、化工原料价格也涨幅较大,带动PPI同比涨幅扩大。受此影响、鲁北化工(600727.SH)、山西焦化、中泰化学(002092.SZ)、天原股份、中欣氟材、金浦钛业等公司纷纷预增乃至扭亏。其中,中泰化学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631.69%~729.55%;金浦钛业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105%~1155%,实现扭亏为盈。


从已经披露的情况看,锂电池板块个股预增最为集中。新能源汽车销售市场恢复超预期,带动电解液产业链产品需求增加、价格提升。六氟磷酸锂是锂电池电解液的核心原料,今年以来,国产六氟磷酸锂报价从11万元/吨上涨到目前的26.5万元/吨,创4年来新高。短短5个多月时间,价格涨幅高达141%。


与锂电池产业链相关的个股赣锋锂业(01772)、格林美、多氟多,中报预告净利润上限分别为12亿元、5.78亿元、3.2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666.85%、170%、1936.79%。赣锋锂业表示,公司锂盐产品销售量价齐升与锂电池产品逐步放量是预增的主因。


值得一提的是,在重点建仓股中,杠杆资金将主要目标锁定在了锂电池领域。比如赣锋锂业,二季度以来杠杆资金净买入金额最高14亿元,格林美、天赐材料等中等市值公司买入金额同样较高,均超过4亿元。


与疫情防控相关的化工个股也是预增集中地。全球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市场对一次性医用防护手套需求增加,也带动了相关材料企业业绩向好。比如沈阳化工主导产品聚氯乙烯糊树脂是一次性医用防护手套的重要原料之一,该公司预计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亿~6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随着市场逐步进入中报业绩窗口,新的投资主线、方向也在进一步形成。截至6月10日,沪深两市超过13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调研报告,化工行业是机构重点关注的行业,疫情防控带来的影响也成为机构调研的重点。个股方面,华峰测控上周累计接待机构达210家,位居首位;阿拉丁接待162家调研机构,排名第二;国际医学接待136家机构,排名第三位。


部分中报预喜公司还获得券商密集推荐。据不完全梳理,5月以来,包括云图控股、万盛股份、盛新锂能、山东赫达、美吉姆(002621.SZ)、利尔化学、华宏科技(002645)、格林美等中报预喜公司均获得券商调高全年业绩预期。

能源消费向绿色低碳转型,石油企业将何去何从?


当大街上行驶的电动汽车越来越多,石油公司向何处去?


有人说,20世纪是石油的世纪,而21世纪驱动我们前行的动力无疑将更为多元、清洁。近年来,我国坚持清洁低碳战略方向,推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在此背景下,石油企业何去何从?能源更替变迁有什么样的规律?针对这些问题,记者近日采访了有关专家。


加快转型应对挑战


“应对气候变化的核心是能源转型。”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董秀成表示,作为化石能源,石油在利用过程中难免有二氧化碳排放问题。因此,石油公司的传统业务和市场空间将被压缩,必须加快转型。


去年,我国宣布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而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过程,将从根本上改变能源生产、消费结构和能源利用效率,对能源行业有着颠覆性影响。


另一个显著的影响是电动汽车的推广。目前,德国、法国、英国、挪威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发布了禁售燃油车时间表。此前,工业和信息化部曾发布消息称,将适时推出燃油车退出时间表。在碳达峰、碳中和背景下,我国推出燃油车退出时间表有望提速。


在这些因素综合影响下,国内外石油公司纷纷加快转型步伐。


去年,大部分国外石油公司下调了产量目标,大幅削减或推迟投资,国际大石油公司未来几年的勘探投资降低了40%。欧洲石油公司道达尔甚至退出了美国石油协会,更名为道达尔能源,并收购了多家可再生能源公司,称未来10年石油产品销售占比将从55%降至30%。


在国内,中石化提出了打造世界领先清洁能源化工公司的愿景,把新能源作为战略新兴业务进行谋划,并提出打造世界第一氢能公司的目标。中石油上游业务占比较大,最近也提出将在做强做优油气业务的同时,加快布局新能源、新材料、新业态,向油气热电氢综合能源公司转型。


董秀成表示,这些石油公司是顺势而为,也是形势所迫。以前,国内石油公司转型力度与国外公司相比稍显滞后,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出后形成倒逼形势,国内公司也开始全面布局转型。


替代将是长期过程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虽然近年来清洁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快速上升,但煤炭和石油等化石能源占比仍高达77%左右,未来一段时间仍将是主体能源。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我国面临“富煤、贫油、少气”的实际,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最高,在减碳背景下,煤炭行业的清洁化压力和空间更大。


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目前石油在全球能源供应中份额为31.6%,为第一大能源。在我国,第一大能源是煤炭,2019年煤炭在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比57.7%,继续逐步降低煤炭在能源生产和消费中的比重是未来方向。


另外,我国原油消费量居全球第二,是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原油产量1.95亿吨,同比增长1.6%。原油表观消费量7.36亿吨,同比增长5.6%,原油对外依存度达73.5%,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也达42%。


为此,从能源安全角度考虑,我国非但不能像国外石油公司一样削减勘探投入,反而应继续大力推进找矿突破,争取在传统油气和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上有所突破。


我国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规模近年来快速扩大,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均居世界首位。但也要看到,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具有间歇性、波动性特点,大规模接入会给电力系统稳定和能源安全带来挑战。在某种程度上,新能源仍要与传统能源匹配,如因地制宜发展天然气调峰电站等。


此外,氢能等新能源成为投资热点。全国已有23个省份发布氢能规划。但从历史规律看,一种能源需要40年至50年时间才能从占有市场1%份额扩大至10%份额,这主要是因为能源是一个完整系统,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在生产、使用和配套上形成规模。


从能源转型趋势看,董秀成认为,非化石能源成为主导能源是必然趋势,但是并不意味着石油将退出历史舞台,这也是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的基本趋势。


创新中把握新机遇


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表示,能源低碳化意味着从供应方到消费方都要进行系统性转变。这一转型中有大量创新需求,对能源企业而言是新机遇。


从趋势看,电气化已成为全球能源发展方向。我国不断增加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到“十四五”末,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占电力装机比重有望超过50%。从更长期的角度看,权威部门测算显示,到2060年,我国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将由目前的16%左右提升至80%以上,非化石能源发电量占比将由目前的34%左右提高至90%以上,建成以非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供应体系。


“这是一个重大机会。”林伯强认为,传统能源企业有机会参与再造一个系统,其经验和资源更胜于新进入者。为此,石油公司在保障油气供应的同时,要有更大胆识推进转型和重塑。从全局来看,这也是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的应有之义。


此外,石油还是极其重要的化工原料,比如我们日常生活中接触比较多的各类塑料和化纤产品。而这些化工产品仍然有巨大的市场空间,目前很难完全被其他商品替代。董秀成认为,在能源转型过程中,石油作为燃料来源的市场空间将被压缩,但作为工业原料的市场空间没有压缩,新材料还将是未来发展重点。这意味着未来石油产业链可能被重塑,传统的原油—炼油—燃料—交通的路线可能弱化,原油—化工原料—化工品—新材料的路线可能得到更大程度的拓展。


来源:艾涂邦涂料社,中国化工报,中华网山东频道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