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快递行业“痛点”已现,低价竞争累及多方,高效物流体系“降本增效”成为快递公司的“救命良方”

  冠楠        2021-05-06 15:15:05

快递行业“痛点”已现,低价竞争累及多方,高效物流体系“降本增效”成为快递公司的“救命良方”


【环球网科技报道记者林梦雪】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完成业务量累计833.6亿件,同比增长31.2%;实现业务收入累计8,795.4亿元,同比增长17.3%。另外,国家邮政局预计2021年快递业务量完成955亿件,同比将增长15%。


随着电商的兴起,快递业务量猛增,快递行业的烽火硝烟也似乎从未停止,以四通一达、顺丰、京东为首的物流公司群雄逐鹿,为争夺市场份额频频发力。但近期,快递行业的走向却令人担忧,低价竞争陷入僵局,比赛进入下半场,依靠数字化、智能化转型达到“降本增效”已经成为许多快递公司的“救命良方”。


行业“痛点”已现,低价竞争累及多方


近日,曾经以低价为优势的极兔快递、百世快递,因低价倾销受到浙江省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处罚。


4月22日,顺丰控股公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顺丰第一季度亏损9.8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9.07亿元的净利润,顺丰交出了2017年上市后首次巨亏的成绩单。随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业界对快递行业现状的思考。


德邦快递4月27日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2020年快递收入为166.62亿元,同比增长13.60%,而作为德邦的另一支柱业务的快运业务2020年收入为100.82亿元,同比下降了6.5%。


4月28日,圆通速递公布的2020年全年财报显示出了一个令人注意的行业“痛点”—低价竞争。2020年圆通速递单票成本2.13元,同比下降0.47元,降幅达18.12%。但是2020年圆通速递快递行业毛利率为6.97%,较上年下降5.08%,圆通方面表示下降原因主要系报告期内公司根据市场竞争情况,适当下调服务价格所致。


申通快递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申通2020营业收入215.66亿元,同比下降6.6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632.73万元,同比下降97.42%。对于利润下滑,申通方面解释,主要原因为市场竞争激烈,市场价格下降幅度较大。


根据德邦财报显示,2020年全行业快递均价为10.55元每票,相比于2019年每票下降1.25元,降副10.61%。


快递业加速布局信息化、数字化转型


面对目前低迷的行业现状,各家快递公司一直在布局新方向、摆脱低价竞争“困境”,以寻求“生机”。


在快递公司普遍“低迷”的情况下,圆通表现出了令人意外的好成绩,“降本增效”也是圆通转型数字化的显著成果。圆通快递2020年综合运用数字化管理工具,对转运中心的设备、人员等进行科学、精准管理,人均效能同比提升超36%,单票中心操作成本0.31元,较去年同期下降0.05元,同比降幅达13.41%。依托先进的信息系统和数字化平台,综合大数据分析和业务运营实际,2020年圆通单票运输成本为0.51元,较去年同期下降0.18元,同比降幅达26.29%。


顺丰方面曾表示,要成为独立第三方行业解决方案的数据科技服务公司。早在今年年初,顺丰拟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220亿元用于全面支撑公司战略目标,目的是依靠“内生+外延”双驱动力,全面推进数智化全链路的网络升级。


在顺丰4月1日举办2020年度业绩说明会上,顺丰董事长、总经理王卫也提到,要通过自动化、智慧化升级实现科技赋能物流服务,全面提升顺丰一站式综合解决方案能力。


4月28日申通快递2020年年报也显示出了向数字化转型的野心和成效。2020年,申通研发投入1.46亿元。实施“ALL-IN-Cloud”战略,组成“管家系”产品矩阵,业务流程实现数字化。2020年申通数字1.0的阶段全部完成,解决了数字化建设的基础问题,2021年,申通快递将向数字化2.0继续迈进。


菜鸟近年来以IoT物联网为核心技术战略,继电子面单后相继推出了机器人仓、无人车、智能驿站、数字通关等解决方案。新一代识别技术的突破,将加快物流业数字化升级。另外,菜鸟在4月16日曝光的“精准射频识别技术”,也有望大幅推动供应链和物流领域的数字化升级。


利用人工智能赋能高效物流体系


面对第一季度的“巨亏”,顺丰方面曾解释称:“公司预计通过网络融合、资源整合、自动化产能升级等经营举措,提升产能利用率及网络运营效率,伴随业务规模增长,有望在今年下半年开始逐步释放规模效应。”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顺丰搭建了一整套智慧物流系统,主要包括网络设计(动静态线路规划系统)、效率优化(车辆司机资源运筹排班系统)、运营优化(全链路仿真监控)等三大体系的建设和全网推广使用。另外,在新冠疫情防疫期间,顺丰的全链路仿真监控平台也为防疫物资溯源及监控提供了保障,帮助一线人员快速及时地找到滞留环节,解决滞留问题。


疫情期间,物流系统中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其中,智能分拣机器人、智能配送机器人等技术的应用,不但降低了快递分拣和配送的感染风险,还保障了物流正常运输。


近年来,京东物流也在大力布局智能配送机器人,2016年,京东物流方面开始研发配送机器人,2017年618期间,用于末端配送的京东配送机器人已经在北京、天津、雄安新区、陕西、湖南、贵州、内蒙古等全国20多个城市投入常态化运营。2019年底,具备L4级别自动驾京东无人配送车4.0也已正式面世。


根据京东物流消息,疫情爆发后,天狼、地狼、分拣AGV机器人等在京东物流的70多座不同层级智能仓中的应用,使得京东物流智能仓日分拣包裹量日益增加。


2018年5月,菜鸟网络推出工智能产品“菜鸟语音助手”,可自动帮快递员打电话确认收货方式,未来一天可为行业节省16万小时。此外,菜鸟自主研发的“智能切箱算法”也是通过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算法系统自动推荐最优的装箱方案,减少“过度包装”,能平均减少15%的包材使用,仅在菜鸟仓内过去一年就节省了5.3亿个包裹。


德邦快递方面表示,新技术能够帮助物流行业降本增效。物流行业需要不断加快科技化、自动化投入以降低人工成本,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将帮助行业将逐步从人力密集转向资本密集、技术密集、管理密集。未来,智慧物流将从技术、模式、空间等诸多方面改变传统物流业的运作方式和效率水平。


缓解制造业“缺工”须综合施策


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排行显示,制造业岗位当前存在较大的用工缺口,在新进排行的29个职业中,有20个与制造业直接相关,占比69.0%。其中,与汽车生产、芯片制造等相关的职业需求明显上升,“汽车生产线操作工”首次进入排行前十,“汽车零部件再制造工”“电池制造工”“印制电路制作工”“半导体芯片制造工”等职业新进排行。


从短期来看,制造业缺工印证了当前我国经济持续稳步恢复的态势。今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4.5%,环比增长2.01%,装备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39.9%、31.2%。在产品产量上,新能源汽车,工业机器人,挖掘、铲土运输机械,微型计算机设备,集成电路同比增速均超过60%。3月份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为51.9%,连续13个月高于临界点。经济景气度的提升,使制造业相关岗位产生了较强的用工需求,并已连续多个季度成为“最缺工”职业。


从中期来看,制造业缺工也体现出我国产业结构发生的一些新变化。我国的工业化进程已进入中后期,分工更加精细,产业链条更长,生产方式更加迂回,制造业用工需求快速提升,使得专业技术人员日益紧缺。与此同时,新经济、新业态不断涌现,一些90后和00后摒弃了打工这种传统谋生方式,而去选择当主播、开网店、做微商,这对制造业的劳动力供给产生了替代效应,加剧了制造业人员短缺。


从长期来看,制造业缺工也是我国人口年龄结构变化的必然结果。当前,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提升,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和占比呈快速下降趋势,尤其是农村新成长劳动力数量的急剧减少,使得构成制造业就业主力军的青壮年农民工数量萎缩。加之制造业企业仍然秉持只使用劳动力最年轻时期的“浪费型”用工模式,弃用40岁至50岁年龄段的劳动力,进一步加剧了制造业就业岗位供求关系的失衡。


从更深的层次看,制造业缺工还昭示着生产性服务业中存在更为严重的潜在用工缺口,因此制造业缺工也需服务业发力。随着工业化向高加工度化演进,制造业产业链条延长,与服务业的融合程度加深,在更为复杂迂回的生产方式下,更多的产前、产中、产后配套服务岗位从制造业中被外包出去,并以更严密的分工方式来完成,这为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创造了大量的劳动需求。另一方面,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又会反过来推动制造业就业需求的扩张,使得二者的缺工程度呈现相互循环叠加的趋势。解决制造业缺工问题,需要企业、劳动者和职能部门协同努力。


企业应转变用工思路。在招聘过程中不能简单地以年龄论英雄,对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岗位而言,年龄确实是一个重要条件,但不应该成为录用与否的绝对门槛。事实上,年龄稍长的劳动者有着更丰富的人生阅历和更强的责任心,虽然接受新知识、掌握新技术的速度可能比年轻人慢一些,但他们通过培训掌握了工作要领并适应工作环境后,对企业的忠诚度更高,更有利于企业保持稳定的员工队伍。综合来看,年长的劳动者未必会比年轻劳动者对企业的贡献小。


职能部门不能缺位。纵观当今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其在经济起飞过程中,延长义务教育和普及高等教育是一个共同的趋势。目前,我国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仅为10.8年,新增劳动力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也不过13.8年,相当一部分劳动力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绝大多数劳动力未受过高等教育。很难想象中国工业化中后期的制造业结构升级能够靠数以亿计的中学毕业生去完成,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加大普通高等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投入力度已经刻不容缓。


另一方面,人力资源部门应对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劳动者提供足够的在职培训机会。对于一些企业担心员工培训后离职,培训成本打水漂的现象,政府部门可以通过培训补贴来激励企业提供培训,矫正培训的外部性。特别是对制造业和与之相关的生产性服务业等“最缺工”岗位,政府应出台倾向性的培训支持计划,围绕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的用工需求,精准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完善职业资格认证和考评标准,拓展求职者职业发展空间。


(作者:邹一南,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教授)

来源:环球网,光明日报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