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美团不是纯粹的技术公司,更像是技术驱动型公司

  夏飞鸿        2021-04-30 15:37:40

王兴:美团不是纯粹的技术公司,更像是技术驱动型公司


当有人问王兴,美团是一家技术公司吗?他的答案是,“我一直坚信,美团不是纯粹的技术公司,我们更像是技术驱动型公司。”


撰文|蓝洞商业焦丽莎


上世纪80年代初,几乎所有零售商都在钻“信息化”的牛角尖,沃尔玛却与休斯公司合作耗费2400万美元建造了一颗人造卫星,在1983年发射升空并启用。


此后,沃尔玛又先后花费6亿多美元建起电脑与卫星系统。这一整套高科技信息网络,让沃尔玛日后在零售领域立于不败之地。如山姆·沃尔顿所说:“我们从电脑系统中所获得的力量,成为竞争时的一大优势”。


高科技,可谓是零售的底层密码。新的零售本质,就是在高科技的基础上,把低毛利的生意做成大规模,这也是其核心价值所在。


不可否认,未来服务和零售电商在美团业务的比例将越来越高。对于持续投入科技这件事,王兴也是从不吝啬。


就在4月20日,美团发布上市之后的第一次增发公告,拟寻求以增发股票和出售可转债的方式,融资近100亿美元。


对于这笔资金的用途,官方的说法是,将用于科技创新,加大在无人车、无人机配送等领域前沿技术的投入,以及一般企业用途。


联想到4月初美团发布的2020年四季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经营亏损60亿元,但是美团并未因此改变其关注长期价值大于短期盈利的信仰。王兴也并未停止兑现承诺,他曾在美团十周年的内部信中说,未来十年,美团将在科技研发上加大投入。


以科学和技术追求真理,也是王慧文所推崇的“美团世界观”。


王兴:美团不是纯粹的技术公司,更像是技术驱动型公司


1


有人问王兴,美团是一家技术公司吗?


他的答案是,“我一直坚信,美团不是纯粹的技术公司,我们更像是技术驱动型公司。”


与其探讨某项前沿技术有多强的先进性,王兴更看重的是,如何看待技术并且使用技术。从团购、外卖、酒店、买菜到社区团购,美团在底层技术支撑上的生活服务和零售版图愈发完整。


或许,这也能从侧面验证,美团就是一家技术驱动型公司。


在2020年全年财报分析师电话会上,王兴从三个维度拆解了这个问题:


从软件上看,美团是一家依托移动互联网起家的公司,甚至可以说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美团。从APP起家的美团搭建了一个复杂且庞大的订单调度系统,拥有中国最大的软件工程师团队之一,工程师人数超过一万名。


从硬件上讲,美团从事的是移动物体的业务,而不仅仅是移动信息。不仅需要软件,还需要硬件,这也是过去几年美团在无人配送领域投资的原因。


在外部投资层面,2020年下半年,美团投资了一些初创公司,例如putu robotics(餐厅机器人)、fortune robotics(送货机器人)、仓储机器人以及下一代电动汽车机器人等。看好服务行业的机器人技术,因为其意味着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优化体验等。


这一点或许早已在美团内部达成共识,2019年王慧文也分享过相似的观点。在他看来,未来的企业发展只有一个红利,就是科技红利,以后企业要想经营得好,要想持续发展、有持续的竞争力,都要变成科技公司。


但是,科技公司有两种,一种是科技产品,产品本身就是科技;另一种是科技驱动经营,科技能力能更好地管理业务、组织,有好的产品或服务。


显然,美团就是后者。王慧文认为,后者更符合科技发展规律。所以,美团未来将继续坚持做长期判断,保持长期投入。这与美团将“长期有耐心”作为公司核心文化相对应。


王兴:美团不是纯粹的技术公司,更像是技术驱动型公司


2


过往的十一年,美团平台上产生了超过70亿条用户数据,100亿张线上图片等有效数据。美团配送平台每天有超80万名骑手在路上,每天配送的外卖订单超过4000万笔。


丰富的场景布局加上海量的真实数据,美团技术团队研发出超脑系统。基于海量的订单数据和AI算法,对骑手进行智能调度和路线规划。综合考量骑手路线、实时的天气、路况、消费者预计送达时间、商家出餐时间等因素之后,超脑系统全自动分单,方才实现了消费者、骑手和商家之间的最优匹配。


高峰期时,该系统每小时进行约29亿次路线规划分析,并在平均55.2毫秒内计算出97%的最优配送路线。


同时,用户的情感曲线变化、消费水平、环境偏好、推荐菜等信息都呈现在商业大脑里。根据数据系统,还能给出商家服务现状、商家竞争力分析,以及商圈洞察等多维度的经营建议。


“软”实力之外,“硬”实力也在陆续落地。


早在2016年10月,W项目组在美团内部悄悄成立,开始研发特定场景下的无人配送;2017年12月,无人配送部成立,由美团首席科学家夏华夏担任总经理;之后的2018年7月,美团成立无人配送开放平台,想要把自动驾驶技术和美团的诸多场景结合起来,推动无人配送落地。


美团无人车的第一次亮相,是2020年年初在北京顺义。截至2021年4月,无人车的服务范围已经扩大到20多个小区,累计配送超过3万个订单。


4月19日,美团宣布新一代自研无人配送车已在北京顺义正式落地运营,这一款车,是美团过去5年无人配送探索基础上,推出的新一代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车型。


美团副总裁、智慧交通部总裁夏华夏介绍说,这些无人车在某些区域已经并入了美团的配送网络,实现了真正的商业化运营。


在满足民航相关管理要求并于2020年完成了15万架次飞行测试后,2021年1月,美团无人机在深圳完成了面向真实用户的首条试运行航线飞行任务,截至4月中旬,相关订单已突破1000单。理想情况下,无人机只用400秒就能覆盖半径3公里的区域,比路面行驶速度更快。


未来的规划里,无人技术与骑手将是共生关系。


“外界担心无人技术把骑手的活儿抢了,事实是,我们需要让技术成为骑手的助手。”夏华夏认为,未来无人车可以承担更多特殊天气、公开路段的配送工作,而把最后100米、灵活性更强的部分交给小哥们。无人配送车成熟落地后也会出现新的岗位需求,比如车辆的管理、运维,需要熟悉行业的小哥们合作完成,这才是更大的价值。


王兴:美团不是纯粹的技术公司,更像是技术驱动型公司


3


科技终将改变世界,这件事王兴是笃定的。


创业之初,美团就遇到战况惨烈的“千团大战”。各团购网站疯狂烧钱做活动打广告,但美团却把重点放在了技术升级和降低利润的退货保障上。


早在2012年年初,王兴就曾对媒体表示,手中的钱有一大部分花在IT系统的建设上,“你要帮助更多传统的线下商家IT化、信息化”,让他们满意。


长期以来,餐饮业被视作最难数字化的行业。餐饮行业有800万家餐厅,非常分散,他们本身的数字化能力非常弱,需要有平台来帮他们做科技的助力。


2017年,王兴的判断是,高科技将是未来5到10年很大的驱动力之一。但并不是单做,就像互联网会跟各行各业在一起,AI、其他高科技也会和各行各业结合在一起。


当年,王兴提出互联网下半场概念,指出要“深入地赋能商家”时,美团有计划地在B端进行了诸多尝试。按照美团对to B的定位,向商家提供广泛的解决方案,包括精准在线营销工具、配送基础设施,以及云端ERP系统、聚合支付系统、供应链和金融解决方案。


2017年10月,王兴对外宣布,全国1000多家具有打通价值的餐饮ERP系统中,美团点评的餐饮平台联通了其中619家。


“新餐饮未来的发展趋势,一个是线上线下一体化,一个是供应链垂直整合,第三个是餐饮零售化,实际上都是供给侧数字化的过程。”到店事业群总裁张川在2018年12月采访时说。


美团对于快驴的定位精准,从供应商直接到餐饮客户,成为中国链条短、效率高的餐饮供应链平台。


其汇总了来自餐馆的在线订单、来自上游供应商的大宗采购,并负责将产品运送到商家。在此过程中,美团建立自己的运输管理系统和仓库管理系统,以简化操作,同时对供应商信息进行数字化。


创业十一年,王兴对科技的敬畏之心从未改变,“在美团,我们相信科技是普惠的,科技创新的根本目的是要服务于大众。”


高瓴资本张磊曾评价,美团的业务扩张、开疆拓土,看似霸王.法,大开大合,让人难以归类,无从对标。“透过纵横八方的业务逻辑,你会发现,王兴其实一直是坚持以第一性原理思考问题,美团无不在为所切入领域提升效率,为用户创造价值。”


在公开场合,王兴几乎从不主动提及盈利、赚钱这类话题。持续投入和长期价值,才是他所坚持的正确的事。

来源:蓝洞商业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