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科眼科香港上市,盘点创始人李小羿的创业经

  及时行乐        2021-04-30 09:21:02

刚刚,一位“60后”创业者成功在港交所敲钟。


创业邦·医线栏目消息,4月29日,兆科眼科(股票代码:06622.HK)正式登陆港交所敲钟,此次发行价16.8港元,截至发稿,市值超80亿港元。


兆科眼科成立于2017年,已经搭建起25种候选眼科药物在内的研发管线,包含13种创新药和12种仿制药。根据炽识的资料,兆科眼科拥有中国目前最全面的眼科药物研发管线之一。


上市前,兆科眼科已经完成两轮融资,不仅获得了正心谷资本、高瓴资本、奥博资本等一众明星资本的支持,更获得了眼科医疗服务龙头企业爱尔眼科的战略注资。

兆科眼科香港上市,盘点创始人李小羿的创业经


据悉,眼科药物赛道在中国有着相当广阔的发展前景。根据炽识的资料,中国眼科药物市场预计将由2019年的26亿美元增至2030年的202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0.6%。


“眼科在中国是潜在大市场。因老龄化和电子产品的广泛使用,眼科疾病在中国有巨大的患者基数和持续增长的趋势。此前,中国市场主要受限于优秀产品供给不足、患者意识缺乏和支付能力约束,市场规模有限,核心份额被外资垄断。伴随兆科眼科这样的‘国货’眼药企业崛起,这些问题将会被打破。”正心谷资本相关方面接受创业邦采访时说到。


兆科眼科背后的创始人李小羿,是一位连续创业者,虽然年过半百,但仍然保持着创业者的执着和初心。兆科眼科并非他创业的首次尝试,早在20多年前,他从美国回国,创立了李氏大药厂,并一路实现港交所创业板上市,进而转向主板。


是什么让他辞任李氏大药厂的相关职务,全身心投入到兆科眼科的二次创业中?眼科药物赛道,在中国的机会如何?是否能够再造爱尔眼科超3000亿市值的“神话”,成为眼科界的“茅台”?


冒险,再出发


早在1994年,在美国攻读完成药理学博士、博士后,因母亲患癌病重,李小羿毅然放弃了在美国哈佛大学任教的机会回到国内。在陪伴母亲抗癌的过程中,他萌生了以自己所学做创新药治病救人的想法。


“那是我陪母亲的最后一段日子,面对母亲的病痛和折磨,我几乎束手无策。母亲去世后,我觉得应该用自己的所学去做创新药,去帮到中国患者,于是考虑回国创业。”李小羿接受创业邦采访时说到。


彼时,中国制药业的创新基础十分薄弱,仿制仍然是市场的主流,倔强回国要做创新药的李小羿碰了不少壁。


“在当时非常薄弱的工业基础下,回国做创新药无异于‘天方夜谭’。我当时参观了很多本土药企,想要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方。最夸张的情况,规模很大的企业,所谓的创新药研发实验室空空荡荡只有一座度量天平。最终,我选择自主创立李氏大药厂,坚持创新,但一路也跌跌撞撞。”李小羿告诉创业邦·医线栏目。


而在当前的政策和市场环境下,在中国做创新药的条件已经逐渐成熟,医药行业由过去的重营销、重渠道回归到了研发创新本身,这也成为李小羿在已经带领李氏大药厂上市成熟后,二次创业,全身心投入兆科眼科的原因。


“对于IT、互联网,创业主力可能真是年轻人。但对于医药这样高门槛的行业,时间非常重要,经验也非常重要,当年创立李氏的时候,我也充满了激情和冒险精神,但对创新药的理解也很肤浅。如今我积累了大量经验后,再做兆科,我感觉真正属于我的创业才刚刚开始。”李小羿说到。


为何选择眼科药物赛道再度出发?“眼科药物在中国未满足的需求尤其突出,很多在国外上市很多年的创新眼科药物都没有动力和意愿进入中国市场。作为中国本土企业,我们有能力和意愿专注中国人需要的眼科药物创新,也能在过程中创造价值。”李小羿告诉创业邦·医线栏目。


破垄断,本土机会


招股书显示,兆科眼科在2018年、2019年与2020年均无营业收入,对应的净亏损则分别为3688万元、1.22亿元与7.27亿元,研发开支分别为3480万元、9340万元和8178万元。


通过自主研发和外部引进,兆科眼科搭建起包含25种候选眼科药物在内的研发管线,包含13种创新药和12种仿制药,覆盖干眼症、湿性老年黄斑部病变、糖尿病黄斑水肿、近视及青光眼五大眼科适应症。


在眼科创新药方面,用于治疗干眼症的环孢素A眼凝胶是兆科眼科的核心产品之一,也是目前其研发进度最快的创新药,已经于2021年4月完成了临床Ⅲ期试验644名患者的招募。公司预计环孢素A眼凝胶将在2021年第三季度完成临床Ⅲ期试验,并于第四季度提交新药申请。


在眼科仿制药方面,贝美前列素是预期最快上市的仿制药,是一款用于治疗青光眼不含防腐剂的贝美前列素滴眼液。兆科眼科2019年8月向药监局提交新药申请,预期将于2021年第四季度获批。


为何建立起规模如此大的研发产品管线?“优质眼科药物在中国供给严重不足,外资药企在中国缺乏动力推广,以干眼病药物外用环孢素A为例,外资原研药Restasis早在2003年便已经上市,至今为止没有进入中国,市场中仅有一个国产仿制药于2020年获批上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加快研发满足当前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李小羿告诉创业邦·医线栏目。


“中国的眼科好药尤其缺乏,过去外资药企非常忽视中国市场的需求,很多在国外已经卖得很好的眼科药物多年都没有进入中国市场,但中国的患者对这样的好药有明确的需求。对于兆科眼科这样从中国本土医药需求出发的企业,这会是一个机会。”正心谷资本相关方面补充说到。


尽管如此,中国的眼科药物市场当前仍然被外资垄断把持。炽识报告显示,就销售收入看,跨国药企占据了中国眼科药物市场60%的市场份额,而在抗过敏、青光眼、干眼症、湿性老年黄斑部病变及糖尿病黄斑水肿领域外资占据的市场份额分别高达95%、85%、75%、70%。

兆科眼科香港上市,盘点创始人李小羿的创业经


图片来源:上市公司招股书


“中国目前的眼科药物市场,就像10年前的肿瘤药市场或者20年前的高血压、糖尿病药物市场,最大的问题是诊疗不足,市场没有建立起来,没有让需要的病人用上好药。中国眼科药物市场规模仅为美国眼科药物市场规模的18%,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希望能够用创新打破外资的垄断,同时作为专注眼科药物的头部公司将中国市场培育成熟。”李小羿告诉创业邦·医线栏目。


百亿市值,数十亿最新融资


事实上,近两年眼科赛道在中国正在不断升温,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以及跨国药企在华投资,近期眼科相关资本事件不断。


眼科医疗服务赛道,除10年增长超过30倍、市值超3000亿元的爱尔眼科之外,光正眼科、希玛眼科也已经上市。自2020年以来,华厦眼科、何氏眼科、普瑞眼科等民营眼科医疗机构正在密集排队冲刺IPO。


随之,在眼科医院上游的眼科药物赛道,也将迎来新一波上市潮。一、二级市场刚刚开始升温。二级市场,兴齐眼药自2016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后,股价稳步上涨,最新市值116亿元。欧康维视2020年7月10日登陆港交所,开盘股价上涨180%,最新市值118亿元。于2020年12月10日登陆港交所的和铂医药,最新市值65亿元。


此外,在眼科医疗器械赛道,主营眼科医疗器械的欧普康视、爱博医疗、昊海生科等都已经成功登陆二级市场。一级市场,艾康特在2020年完成了A+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领投,夏尔巴投资、复星创富、松禾资本、元生创投、横琴金投等共同投资。


不只如此,在中国的外资药企近期也加大了在中国的眼科药物相关投资。2021年4月26日,知名日资眼科药物企业参天宣布将在中国建立第二工厂,工厂位于苏州工业园区,总建筑面积12.6万平方米,有20条生产线,年产滴眼液至少8.4亿支,该工厂一期和二期预计2023年完工。


受各种因素推动,眼科药物一级市场融资不断。据睿兽分析不完全统计,从2020年至今,眼科药物涉及的一级市场融资事件11起,轮次偏早期,合计融资金额超过22.6亿元。


眼科药物赛道被资本看好,有可能像目前大热的肿瘤赛道,催生出数量众多的成熟龙头公司吗?

兆科眼科香港上市,盘点创始人李小羿的创业经


兆科眼科香港上市,盘点创始人李小羿的创业经


“从全球范围看,专注于眼科药物领域,且公司规模成体量的药企数量并不多。眼科药物,需要的是精耕细作,持续不断输出创新产品,形成品牌效应。未来眼科药物行业会强者恒强,所以最关键是抓住龙头企业。”正心谷资本相关方面说到。


眼下,新成立的眼科药物公司不断涌现,一些本土大型药企如齐鲁、恒瑞也在充实眼科药物管线,如恒瑞医药旗下的0.1%环孢素A已经进入临床III期。这会使得兆科眼科上市后面临白热化竞争吗?


“眼科尤其需要专注,需要持续不断输出创新产品,给到临床医生,惠及患者。相比较其他企业,我们尤其专注在眼科药物领域,在和医生和患者的良性互动中产生信任和品牌粘性。我有信心,兆科最终会成为中国眼科药物的龙头企业。而我们的团队尤其国际化,未来也有可能让中国的眼科创新药惠及东盟等周边国家,创造更大价值。”李小羿说到。

兆科眼科香港上市,盘点创始人李小羿的创业经


来源:快科技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