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一季度财报出炉:放弃低毛利业务,Q1营收下降、净利却增长,未来重心转向汽车

  青山入怀        2021-04-29 17:04:25

这是华为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营业收入负增长。

华为一季度财报出炉:放弃低毛利业务,Q1营收下降、净利却增长,未来重心转向汽车

4月28日早间,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公布了2021年一季度合并及母公司财务报表。华为2021年一季度营业收入1500.57亿元,同比减少16.9%;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68.47亿元,同比增加26.6%。


2020年四季度,华为营业收入为2182.47亿元,同比减少11.4%。


放弃低毛利业务,Q1营收下降、净利却增长


自从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后,华为长期保持着高频对话的姿态,并始终坚信自己可以“活下去”。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影响正阻击着其消费者业务的开展。


去年一季度,即便在疫情之中,华为仍然实现了营收增长,同比增1.4%。IDC报告显示,去年一季度,华为手机以17.8%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出货量达4900万部,二季度更是超越三星,拿下了全球出货量冠军。


而根据Strategy Analytics公布的2021年Q1全球手机出货量报告,当季全球智能机出货3.4亿部,华为跌出前五,成为榜单中的“Others”。


与之相对的是,iPhone的营收达到了479.38亿美元,同比增长65.52%,增速创下了近一年多来的最高纪录。iPhone营收增速超过了苹果整体业务的增速。


近年来,手机业务已逐渐成为华为收入的主要来源。2019年,华为的消费者业务同比增34%,在总营收中占比过半。实体清单的打击,显然造成了华为营收的重创。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强调:“华为依然坚持持续技术创新与强研发投入,解决制裁下的供应连续,并持续围绕基础科学和前沿技术进行突破性研究。”

华为一季度财报出炉:放弃低毛利业务,Q1营收下降、净利却增长,未来重心转向汽车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在营收下降的情形之下,2021年一季度,华为的净利实现了同比26.6%的增长。


对此,据第一财经报道,华为内部人士表示,利润增加一方面是华为在成本管控上做了一些工作,营销费用同期减少了27.3亿;另一方面,则得益于手机低毛利业务的减少和6亿美国5G专利费用的增加。


汽车、云服务或成未来新增长点


对于华为来说,作为现金牛的手机业务在各路围追堵截之下维系弥艰,优势不再,势必需要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


对于华为总营收中占比过半的消费者业务来说,目前其重心已经从手机转向平板、PC等消费电子产品。


“基本上手机的人都抽到其他产业了,连余总(余承东)都走了。”华为的员工在接受腾讯新闻《深网》的采访时表示。


汽车领域也将成为华为未来业绩的增长点。


目前,华为已公开了自身的“造车”计划,定位为车企提供软件+硬件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帮助车企造好车,并宣布了已与北汽、广汽、长安汽车达成了合作,同时推出了与北汽合作的首款智能驾驶新能源汽车极狐阿尔法S。另外,华为还公开宣布将利用所有手机现有渠道帮助车企卖车,首销车为小康股份旗下赛力斯华为智选SF5。


徐直军还坦言,华为今年在汽车部件的研发投入将超过10亿美元。


除了造车计划外,云服务也将是华为今后的发力点。


此前,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徐直军曾提到,未来将强化、提升华为软件服务能力,比如加大云领域发展,这主要因为华为认为云的根本是软件。


从云业务发展来看,目前华为云业务保持较快增势。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最新研究报告,云计算IaaS市场保持高速增长,全球市场规模达到643.9亿美元。2020年,华为云全球IaaS市场排名上升至中国前二、全球前五,主流厂商增速最快。


第三方数据显示,2025年,全球企业云技术使用率100%,企业传统数据中心关闭率为90%,全面云化已不可阻挡。


部分业务或独立拆分上市


曾经的华为坚持不上市、不为资本市场左右的原则;然而如今的华为则面临着特殊境遇。


此前,曾有华为数字能源业务和华为云独立拆分上市的消息传出。任正非在近期的一封内部文件中也谈到,“华为所有干部都不要说假话、做假账,要踏踏实实工作。凡是做假账的干部就下岗。如果将来一部分业务慢慢走上资本市场,做假账可能就不是纪律问题,而是涉及法律问题。”这被认为是任正非不再彻底排斥市场的信号。


任正非的管理哲学中也曾表示:艰难时期出售非核心业务过冬,打破先期决策进入手机市场等等。

华为一季度财报出炉:放弃低毛利业务,Q1营收下降、净利却增长,未来重心转向汽车

据《深网》报道,就华为数字能源业务和华为云独立拆分上市传闻,华为目前没有给出确切的回复。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不排除上市的可能。


尽管就账面资金而言,华为目前并不缺钱。华为一季度货币资金为2233.25亿元,流动资产合计7036.74亿元,流动负债合计3841.63亿元。债务规模较去年年底的3923亿元,略有下降。同比2015-2018年,华为控股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8%、68.4%、65.2%和64.99%,资产负债率逐年下降。


但徐直军表示,2021年,华为依然面对挑战,包括美国对华为的制裁、疫情的反复、地缘政治带来的不确定性。


因此,华为很可能进一步拥抱资本市场。

来源:钛媒体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