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回应举报肿瘤治疗事件:治疗原则基本符合规范,举报人:我很失望

  茶色酒        2021-04-29 09:11:54

对沸沸扬扬的“北医三院肿瘤内科医生反映肿瘤治疗黑幕”事件,2021年4月27日上午,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在例行发布会上回应,治疗的原则还是基本符合规范的,治疗过程中是否进行利益输送还在调查中。

国家卫健委回应举报肿瘤治疗事件:治疗原则基本符合规范,举报人:我很失望

4月18日,自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张煜医生”,实名举报上海某三甲医院的一位医生对患者的治疗不规范,以赚取利益为首要目的,向患者推荐无效、昂贵、不合法的诊疗方案,导致“患者生存期明显缩短,家属花费了常规治疗10倍以上”。


举报指出治疗没有按标准指南制定治疗方案,有超适应症使用药品等行为,并且不必要向患者推荐NGS测序、NK免疫细胞治疗等昂贵的新型疗法。


对于焦雅辉公布的初步调查结论,“举报者”北医三院肿瘤内科医生张煜在当日对“医学界”表示,“我很失望,我反对这个‘符合规范’的结论。”


是不是过度治疗?


举报事件发生后,国家卫健委表示高度重视,立即组织对有关情况和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焦雅辉表示,国家卫健委和北医三院取得联系,请北医三院和医生联系,并请医生提供更多详细的信息,对于其中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对于举报中明确提到的、具有明确指向的青海患者的情况,国家卫健委也组织国家癌症中心和国内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对病例整个治疗的过程进行专家和同行的评议,经过专家和同行的评议,认为整个治疗过程当中,治疗的原则还是基本符合规范的。


至于此次事件中争议的“不按标准指南制定治疗方案、超适应症使用药品”的行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癌症中心主任赫捷认为,癌症患者个体差异是很明显的,治疗也很复杂,基于目前比较有限的医学证据所制定的诊疗共识、指南,甚至是标准,不太能够跟得上医学的发展。


肿瘤治疗指南,是基于循证医学证据、兼顾诊疗产品的可及性、吸收精准医学新进展,制定的常见癌症的诊断和治疗指南,是临床医生日常工作的重要参考。


在国内,肿瘤治疗中,确实有时会出现超适应症和超指南用药的情况。对此,赫捷称,“总体来说,国家的癌症治疗情况是在逐渐改善的。从肿瘤的诊疗管理来说,质量控制是一个有效的途径和手段。“


一位北京三甲医院肿瘤医生指出,指南现在大约能解决三分之一的问题,那剩下的大部分病人怎么办?


医学发展是一个探索的科学,很多标准包括国际上的惯例都是几年前的,目前情况又有了新进展,因此从现在获批的药品适应症或者写入指南的医疗方案很可能是落后的,应该基于较为充分的临床证据给患者一些超适应症,或者是超指南的治疗,也是为了探索诊疗效果。事实上,很多药物在超出适应症以后确实有效。


不过,赫捷也强调,在开展超适应症和超治疗指南的临床研究上,临床药理机构和伦理委员会应当严格监督,这些是临床治疗的创新,并不是过度治疗,而是在严格的监控下实行的。事实证明,很多癌症患者在这种情况下都是可以获益的。

国家卫健委回应举报肿瘤治疗事件:治疗原则基本符合规范,举报人:我很失望

中国癌症治疗情况在逐渐改善。焦雅辉说,“国家癌症的生存率已经从十年前的30.9%提高到40.5%,提升了10个百分点,很多晚期的癌症得到了救治或长期带瘤生存,生活质量大大改善。”


焦雅辉指出,下一步,围绕落实经国务院同意的六个部门出台的关于促进合理用药的意见,还有去年中央深改委审议的促进合理医疗检查的指导意见,“今年还要在行业内开展合理检查、合理用药、合理治疗的专项整治行动,其中肿瘤的规范化诊疗是一个重点内容,还要加大相应的工作力度”。


是否存在不正当利益输送?


除了是否“符合规范”争议,“举报者”最为严厉的便是指责部分医生的贪婪,“让人不敢置信的是,有的医生真的是为了钱可以置患者生命于不顾”。


对于此次事件是否涉及不当利益交换,比如基因检测、NK细胞治疗的问题,焦雅辉表明,“我们也请上海市卫健委进行调查,现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举报涉及青海的一位胃癌晚期患者,在上海某三甲医院陆姓医生介绍下,在上海一家生物工程公司进行了NK细胞免疫治疗。


近两年,医疗界反腐力度加大,医院院长、医生触礁事件频发。


给医生输送利益的,往往都是来自提供疗法、药物的企业。企业的任何产品需要通过医院卖出、形成创收,流程大体上是类似的:企业通过医药代表,支付给医院负责人、医生的费用。


2019年4月湖南省常德市第二人民医院医师杜元平在开具中山中智药业集团生产的中药破壁饮片处方时,两次收受湖南名家医药有限公司基金事业部唐姓经理给予的现金回扣,共计350元。三个月后,处罚结果公布,常德市卫健委依据执业医师法对杜元平以“情节严重”论处,取消了其医师执业资格。


因350元被吊销医师资格证,这更像对医生群体的一次严重示警。整个行业惴惴不安,谁也不知监管的重锤哪天就会落在自己头上。


2019年4月,原安徽省儿童医院党委书记、院长金玉莲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0万元。这位在医疗卫生系统工作40年,曾获得“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全国优秀医院院长”“全国卫生系统先进个人”等称号的院长,彼时已经退休近半年时间,被安徽省监察委留置。


金玉莲一案中,其与药品器械采购有关的受贿金额达249万元人民币和4000欧元,涉及9家药品代理销售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和员工。


据一位医药从业人员观察,这几年资本催生了一大批创新药企业与基因检测公司,这些公司的合规没有外企那么严格,营销费用却远超传统内资企业,人傻钱多,有的公司的推广行为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了,以至于药品上市后自费阶段的超适应症用药与院外特检非常普遍,已经成了部分医生弥补药品与器械集采带来收入下降的手段。


一位药企从业者指出,部分药企和医生、医院之前的关系是:医生开了企业的药,会获得一些回扣,如果以台面上的方式,就是叫做“科室奖金”。“科室奖金”是要全科室分,有的科室会多一些,有的就很少。


焦雅辉指出,国家卫健委要求上海市卫健委在调查的过程当中,如果发现有利益交换和利益输送的违法违规情况,绝不护短、绝不回避,将会依法依规,予以严肃处理。

来源:财经杂志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