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近特斯拉“刹车失灵”真相,究竟谁在说谎

  秋水伊人        2021-04-28 09:58:26

在行拘5天后,安阳张女士从上海拘留所走出,她或许没料到,本来平常的生活,会因为两个月前的一场交通事故,让自己成为毁誉参半的国内名人。


根据已公开信息,2月21日,她和自己的父亲、母亲、以及1岁的侄女,驾驶一辆白色特斯拉Model3前往小南海水库游玩,那里距离安阳市区一个多小时车程,下午5点多,他们从水库返回,父亲开车,她坐在副驾位置,母亲和侄女坐在后排。


逼近特斯拉“刹车失灵”真相,究竟谁在说谎


半个多小时后,在安阳市341国道南段村段,他们遭遇交通事故,也是整个“上海车展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的起点。


4月22日下午3点,张女士弟弟张磊(化名)带着作者前往事故发生地,他指着路中间的水泥防护带向作者讲述到,当时,车子自西向东行驶,在内侧车道先蹭到了一辆SUV后,又撞到了一辆日产轿车,最终在撞到防护带后停了下来。


关于这场事故的状况,特斯拉和张家没有异议,但是,双方在事故原因上,却产生了根本性分歧,多次沟通无效之后,最终演化成了轰动全国的维权事件。


张家认为当时他们在正常行驶,没有超速,事故的原因是刹车失灵;特斯拉则认为他们的车辆没有问题,事故发生前,车辆存在严重超速,在司机刹车时,车辆的自动紧急制动功能启动并发挥了作用。


围绕这起扑朔迷离的交通事故和维权纠纷,结合公开数据,近日,作者在安阳当地,与张女士家属、交警、两位事故目击者进行了交流,并且对小南海水库到事故发生地这段路程进行了重走,试图逼近这起“刹车失灵”的真相。


路况:前半段差,后半段好


在安阳,341国道有一个令人胆寒的名字———“夺命路”,这是因为这条国道的路况复杂,大货车多,发生过多起致人死亡的交通事故。


张女士的事故发生在341国道南段村段,那里是单向三车道,最右侧为非机动车道,内两侧为机动车道,不同方向车道有防护带隔离,大货车、农用车、电动车,都经常会在车道上出现。


事发地点前的一公里内,有四条“非正常”路段。


首先,车辆需要先经过一段“三道变一道”的路段,由于右侧两条车道被占用,所有车辆需要挤到一条车道通行;通过之后,会面对一个10度左右的爬坡;下坡后,车道再次变窄;同时,由于一旁的反向车道被整体占用,会有车逆行通过。


作者在重走这条道路时,多次看到几辆大货车鸣着笛逆向唿啸而来,但是,在通过这四段“非正常”路段后,路况便好转起来,车辆恢复各行其道,再往前约400米,一个正常工作的红绿灯出现,事故就发生在这个红绿灯前。


逼近特斯拉“刹车失灵”真相,究竟谁在说谎


是否超速是争论的焦点。张女士此前在微博上表示,他们当时的车速约60km/h。张女士的弟弟和丈夫也均向作者表示,根据那里的路况,车速不可能达到特斯拉提供数据显示的118.5km/h。


“当时车上带着我妈、我姐和我1岁多的女儿,我爸怎么可能开那么快?”在事故现场,张女士弟弟张磊向作者表示,自己的父亲早在1986年就拿到了驾照,过去几十年一直都在开大车,跑运输,是一位职业司机,驾驶技术非常熟练,不可能拿着一家人的安全开玩笑。


他告诉作者,那辆Model3是姐姐在一年多前购买,平时都是姐姐在开,有的时候,父亲开大车回到家后也会开,发生事故那次也不是父亲第一次开这辆车,“在那之前,一家人都觉得那是一辆不错的车子”。


作者在事发路段实地探访时发现,在这段路的前半段,因为路况极其复杂,车辆几乎开不到118.5km/h,甚至都很难超过80km/h。


但是,路况变好后,在车辆较少的情况下,以特斯拉的加速性能,瞬间达到过百速度并非难事。根据特斯拉的官方数据,Model3的百公里加速仅为3.3秒,这个成绩甚至要高于售价过百万的保时捷911,后者的百公里加速需要4秒。


多位Model3车主向作者表示,很多人在开这台车的时候都会有加速、超车的欲望,因为这台车给驾驶者带来的驾驶乐趣、推背感,是很多燃油车无法媲美的。其中一位车主还表示,他在高速上开Model3超车时,不输其他任何车辆。


监控:交通摄像头尚未启用


维权女车主及其家属始终不相信特斯拉提供的数据,4月25日深夜,已经行拘结束的张女士在微博上写道,她认为特斯拉公布的数据不是其车辆原始数据,并请特斯拉公布数据来源、提取方式、制作方式、以及筛选原则。


然而,他们又无法提供更充分的证据来证明特斯拉的数据有问题,目前仅停留在“口水战”上,这让一些网友认为他们的质疑缺乏说服力。


监控视频成为了可以还原事发场景的一个重要依据,但遗憾的是,那个路段并没有有效的摄像头,关于事故原因的说法成为一场“罗生门”。


作者在事故现场看到,仅有事发红绿灯路口上装有摄像头,而其余路段甚至连路灯也未设立。张磊向作者表示,2月21日事故发生时,交警告诉他们,那个仅有的摄像头尚未启用。


为了证明车辆没有超速,张女士曾表示,在交警针对那场事故出具的“事故认定书”上,仅写到他们的车辆没有与前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并没有提到他们的车辆曾经超速。


认定书显示,这场事故的认定采取的是“简易程序”。张磊向作者回忆,他们的车子追尾了前车,在责任认定上比较容易,就采取了简易程序,他们负全责。当时,他们与前车都没有想过去鉴定车辆是否超速。


作者试图联系安阳交警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希望就是否超速一说取得回应。但被该工作人员婉拒,其表示以当时的“事故认定书”为准。


事实上,为了寻找支撑自己没有超速的证据,张女士及其家属做了不少工作。


张女士的丈夫李先生告诉作者,在郑州维权无效后,他们意识到了视频的重要性,他们坚信,只要找到了记录事发前车辆情况的视频,就能还自己清白。由于附近没有交通摄像头,他们只能寄希望于过往车辆的行车记录仪。


据李先生介绍,他们找到了距离事故发生地较远的几个交通摄像头的视频,然后推算出当时有可能路过事发现场的车辆,逐个去同他们联系。最终,通过这种“笨办法”,在3月底的时候,他们找到了两位事故现场的目击者。


除视频之外,当时驾驶车辆的张女士父亲是关键当事人,作为一名拥有三十多年驾龄的老司机,理论上是最清楚当时车速的人。


然而,张父鲜有露面,其仅在4月21日和25日,分别接受了新京报和央视的电话采访。两次采访中,张父均否认超速。他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特斯拉一直说的是118km/h,我感觉没有这么快”。


作者多次试图联系张女士父亲,均被其家属拒绝。李先生称,他的岳父平时工作是开大车,太多媒体采访,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和开车的专注度。


目击者:事发前特斯拉在超车


4月23日下午,李先生将两位目击者的联系方式告诉了作者,作者与他们取得了联系。


目击者A先生是一位有着十几年驾龄的大货车司机,他当时正从反向车道驾驶一辆大货车行驶,由于大货车的车身比较高,视野好,他可以看清楚远方的路况。


逼近特斯拉“刹车失灵”真相,究竟谁在说谎


“我当时正自东往西看,看到那辆特斯拉左右摇摆了一下,车速大概有五六十(km/h)的样子,好像超了一辆车,我当时还在想,这个车怎么了,就跟失灵了一样了。然后就追尾了一辆车,我的车也开过去了。”该目击者向作者回忆。


根据该目击者的介绍,他只看到了那辆特斯拉追尾了一辆车。此前公布的事故信息显示,这辆特斯拉在蹭到一辆SUV后,撞到一辆日产车,最终在撞到防护栏后停了下来。综合该信息可推测,目击者看到的特斯拉左右摇摆可能是蹭到SUV后的反应。


遗憾的是,这位目击者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当时处于故障状态,还没来得及修理,未能录下画面。


该目击者经常开车路过那里,他当时的车速约为60km/h,根据其判断,事故发生前,那辆特斯拉的车速不会太快,不超过80km/h,“因为那段路的路况太复杂了,大车很多”。


“我经常跑高速,高速上开到120km/h是很快的,那条路上不可能开到120km/h。”该目击者称。


这位目击者并未能提供有效证据,但他的这些表述也让张女士一家更加相信,自己的车辆不可能达到特斯拉所说的118.5km/h。


目击者B先生一度让张女士一家看到了获取确凿证据的希望。这位目击者当时开着一辆SUV恰巧路过,与特斯拉同向行驶,行车记录仪当时也正常工作。


然而,同样遗憾的是,3月底,张女士通过中间人找到目击者B时,他的行车记录仪最早只有3月19日的视频,由于自动保存10天,此前的记录已被覆盖。张女士一家曾希望通过技术手段恢复记录卡更早内容,但据李先生介绍,并没有成功。


“当时国道上有很多大车,我在专心开车。”目击者B向作者回忆,“我的车在中间那个车道,刚开始时,特斯拉在我后面,后来它从内侧道路超车过去了,当时,我的前面有一辆大车,我不敢往旁边乱看,我当时的速度有六七十(km/h)”。


该目击者表示,作为普通司机,自己无法准确判断当时处于旁边车道的特斯拉的车速,“他超车后,我前面的那辆大货车也变到内侧道,将我的视野给挡住了,我看不到那台特斯拉了,后来没多久,大货车又变道回到我的车前,我当时还纳闷,这车怎么走Z字型路线,走了一段后,我就看到了车祸,那个大货车应该是看到车祸后才变回原道的”。


该目击者向作者坦言,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月,如果不是有人找到他,自己已经快将这场车祸忘掉,关于车祸前的速度、时间等具体细节,已经无法准确回忆。


4.5秒悬案:踩刹车力度不够?


4月22日下午,特斯拉对外公布了车辆发生事故时的部分数据,并做了一段文字说明。


根据说明,驾驶员最后一次踩下刹车时,车速是118.5km/h,在此后2.7秒内,最大制动主缸压力不够,之后驾驶员加大踩刹车的力度,制动主缸压力加大,然后前撞预警及自动紧急制动功能启动,并发挥了作用,ABS作用之后的1.8秒,碰撞发生。


这也意味着,从最后一次踩刹车到发生碰撞,共历时4.5秒。


对于张女士一家来说,除了不认可时速118.5km/h的说法,他们也不认可踩刹车力度不够的说法。这4.5秒内,驾驶员、车辆、系统到底发生了什么,有待最终鉴定报告给出定论。


尽管自始至终,张女士都不认可这份数据,但是,依然有不少专业人士选择相信其真实性,他们认为,对特斯拉这样的公司来说,数据造假所付出的成本将是天文数字,并没有造假的动力。同时,这些专业人士也依据数据,对4.5秒内的刹车效果进行了分析。


罗新雨的微博认证是“博世工程技术中国区电子稳定系统标定工程师”,他自称曾参与过至少8款车辆电子稳定系统(ESP)标定,博世则是特斯拉最重要的零部件供应商之一。


4月24日,罗新雨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24分钟的视频,对特斯拉公布的数据进行分析。罗新雨称,最后一次踩下刹车的时间是下午6点14分22秒36分秒,到了车辆前后ABS都触发启动时已经是6点14分26秒09分秒,这个时候,车辆的制动效果才达到了最大水平。


在此期间,驾驶员共用了3秒33分秒,这个时间显然很长,因为从最后一次踩刹车到发生碰撞,总共才历时4.5秒。


“如果驾驶员踩得更快、更重的话,也可能就没有撞上。”罗新雨在视频中说。


逼近特斯拉“刹车失灵”真相,究竟谁在说谎


特斯拉公布数据时这样写道:在驾驶员踩下制动踏板后的2.7秒内,最大制动主缸压力仅为45.9bar。使用“仅”字,也正是为了向外界说明驾驶员的踩刹车力度不够。


张女士父亲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对当时踩刹车的情景做出了回应。他表示,第二脚踩下去的时候,感觉踏板太硬,不管用,踩下去没有反应。这也是张女士认为车辆存在“刹车失灵”故障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何用了3秒33分秒才使得车辆制动最大?罗新雨在视频中提到了另一个争议点。


他说,在这份公开的数据中,特斯拉并没有公布iBooster的工作状态,也没有公布踏板的行程,这使得他无法判断踏板的助力效果是否存在。iBooster是特斯拉的一套制动系统,采用是的电动助力器,而不是传统真空助力器。不过,在行驶中完成紧急制动时,与传统助力器没有区别,都是放大驾驶员输入的制动力,以达到制动效果。


“到底是驾驶员的脚没有踩够,还是助力器没有帮助驾驶员踩够,这个无法判断。”罗新雨称。


降温:刹车板变硬?


实际上,张女士诉称的“刹车失灵”,并非个案。过去几年,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有关特斯拉“刹车失灵”的投诉不在少数,而特斯拉均否认自己的车辆存在问题。


根据外媒报道,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曾对246例特斯拉失控加速事件进行了调查,调查报告显示,246个案例全部都是驾驶员踩错踏板造成。


上海车展特斯拉维权事故发生后,让“刹车失灵”的争议再次受到关注。4月26日,UP主“ABV车比得”在B站上发布视频,讲述了他们对一辆Model3耐久性测试的报告。该UP主称,在日常使用过程中,Model3某种情况下会突然出现“动能回收功能受限”的提示,然后就会出现刹车踏板变硬、车辆滚动距离变长的状况,刹车的助力系统也将受限。


特斯拉采用的是单踏板模式,动能回收是它的一个独特功能,即当司机的脚离开电门时,该功能会拖曳制动,让车辆速度放缓。不过,这位UP主并没有说明在哪种情况下会出现这种提示。


此外,他们还在强化道路上进行了试验,在此种路面上,车辆会出现抖动的情况,然后“动能回收禁用”提示出现,收电门的时候,车辆会向前滚动。不过,无论是“动能回收受限”,还是“动能回收禁用”,这些提示都不太明显,很容易被司机忽视。


该视频发布后,受到网友热议,目前评论量已经超过2600条。


关于特斯拉的刹车板是否真的会变硬,目前尚未出现权威回应和解释,不过,一位在两年前购置了Model3的北京车主向作者表示,在过去的两个冬天,天冷的时候,车辆的动能回收就会减弱甚至失效,遇到这种状况时,他往往需要用更大的力气去踩刹车。


“冬天开车时,跟春、夏、秋季节的操控不太一样,这个是需要注意的。”该车主对作者表示。


张女士弟弟张磊也曾向作者提到过一个细节,他表示,事发前,当自己父亲的脚离开电门想要降速时,发现动能回收处于失效状态,然后,就赶紧去踩刹车,但最终还是撞到了前面的两辆车。


公开信息显示,事发的2月21日,安阳的天气为3℃到12℃,与此前几天相比,当天气温恰好出现了骤降情况,此前3天当地最高温度约为25℃。


4月22日,特斯拉在公布数据时还提到,车辆在事故发生前30分钟内,驾驶员有超过40次踩下刹车的记录,同时,车辆有多次超过100km/h和多次刹停的情况。


4月23日,作者对事故发生前30分钟的路段进行了重走,该路段约有18公里,正常行驶约半个小时,平均时速约36km/h,前面路况比事发前最后1公里的路况更复杂。


该路段会经过未硬化的土路、狭窄的乡道、大车频繁的国道等,有的路段会有坑洼,甚至会遇到突入其来的羊群,据此判断,在这样的路况下,踩下40次刹车似乎并不为过,同时,在进行超车时,时速超过100km/h也存在可能,因为该道路上经常会遇到一些行驶缓慢的农用车阻挡。


温度骤降的天气、复杂的路况,是否会造成这辆全民关注的Model3出现动能回收受限、刹车板变硬,仍需要等待专业鉴定机构给出结论。


维权:不放弃与不妥协


根据张磊的介绍,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他的姐姐就前往郑州,找特斯拉4S店讨要说法,“从一开始,她就坚信,是这辆车的刹车失灵故障导致了车祸”。


逼近特斯拉“刹车失灵”真相,究竟谁在说谎


但是,在过程中,他们觉得作为车主,自己并没有得到友好对待。他们认为,特斯拉给他们口头通报了一串数据,并且仅根据数据就坚称问题不在车辆而在驾驶员身上,而事实上,特斯拉从未派人去过事故现场进行实地测试。


此后,几次继续的无效沟通,加深了张女士与特斯拉之间的矛盾。


张女士丈夫李先生告诉作者,特斯拉表示张女士拒绝接受第三方鉴定机构的鉴定,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拒绝,而是不希望让由特斯拉指定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而特斯拉宣称的张女士希望得到巨额补偿,实际上,他们只是想要全款退车,同时赔偿受伤家属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并没有提出具体数额。


作者了解到,过去两个月,张女士基本上都在郑州生活,她曾经找过河南当地媒体,还站在特斯拉4S店的事故车车顶上进行过维权,但是并没有太好效果。


4月初,在郑州的一次车展上,她将事故车辆拖到车展外,还聘请了两个年轻漂亮的车模来热场,尽管吸引了不少眼球,但仍未获得足够关注。随后,张女士陪同当地记者前去4S店进行采访,售后经理面对镜头,不断重复“如果你感兴趣,留下联系方式,让公司相关同志与你联系”。


直到4月19日,上海车展首日,她站上那辆红色的Model3后,终于发酵。


起初,特斯拉态度依然强势,其副总裁陶琳声称不会妥协,并称张女士维权很专业,疑似背后有人支持。然而,随着舆论压力的增大,特斯拉态度开始缓和,并向张女士表达了歉意,表示会用最诚恳的态度寻求解决方法。


一位外资车企内部人士对作者表示,据其所知,特斯拉在公关方面没有任何预算。


而在张女士的微博上,她现在的签名则是“Model3失控,让我成长为一名自媒体”。


张女士被拘后,其丈夫李先生曾向作者表示,自己曾经想要劝妻子放弃维权,回归生活,“但如果放弃了,就说明自己是错的,是在无理取闹,那样,一家人在当地就没有脸面生活了”

来源:棱镜/陈弗也、李超仁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