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口味,更要健康,消费者催热无糖饮料市场,低碳、低卡类饮品迎来“高光时刻”

  碧菡        2021-04-13 10:52:16

消费者对健康养生越来越关注低碳、低卡类饮品迎来“高光时刻”


长沙饮料市场刮起“无糖风”(打卡网红长沙)

要口味,更要健康,消费者催热无糖饮料市场,低碳、低卡类饮品迎来“高光时刻”


河西盒马鲜生超市的碳酸饮料货架上,主打“无糖”“0卡”的饮料很多。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范宏欢摄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范宏欢


近年来,消费者对健康、养生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这使得低碳、低卡类饮品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在饮品领域中,主推零卡代糖、无添加蔗糖的新品更是成为大部分消费者的选择,并逐渐风靡消费领域。这些无糖产品的市场表现如何?消费者是不是认可?近日记者走访长沙主城区的商超、便利店等,一探究竟。


走访饮料市场上的新宠——“0糖”


所谓无糖,是指不含蔗糖即淀粉水解的糖类,如葡萄糖、麦芽糖、果糖等。无糖饮料一般采用糖醇和低聚糖等不升高血糖浓度的甜味剂作为糖的替代品,例如苏打水、木糖醇饮品等都可以称作无糖饮料。


走进精彩生活超市,数个货架上摆满了各色“无糖饮料”:无糖茶饮、无糖苏打水、零度可乐等10余种。其中主打“0糖0卡0脂”的元气森林气泡水还设置了专门货架,被摆放在显眼位置,时不时有导购推着小车前来补货。记者发现,此类饮品推出了白桃、卡曼橘、青瓜、乳酸菌等多款口味,选择多样。


“最近0糖饮料卖得很好,补货都忙不过来。”超市食品饮料区的导购告诉记者。


在长沙的一些便利店和社区小超市里,主打无糖或零糖的饮料也随处可见。尽管这些饮料普遍要比一般饮料贵1至2元,却没有影响消费者购买的热情。


“我平时喜欢喝饮料,汽水、奶茶这类饮品尤其戒不掉。”25岁的公司白领王女士表示,虽然含糖饮料好喝,但热量高,喝的时间久了不仅容易发胖,还会使皮肤变差。如今,“0糖”饮料的出现让难以摆脱“甜蜜诱惑”的她有了新选择。


记者在街头随机采访了十几位市民,其中喝过无糖饮料的人数占到了六成以上,而爱喝无糖饮料的市民大多以年轻消费者和女性消费者为主。


分析要口味 更要健康  消费者催热无糖饮料市场


甜食让人体分泌出令人快乐的多巴胺,让人难以抗拒。但要口味更要健康,无糖饮料火热的背后是大多数年轻人更注重健康的消费理念。


戒糖、断糖等概念的兴起,让部分消费者开始有意识地减少糖分摄入,并将其视为迈向健康的第一步,因此,无糖饮料的出现一度成为甜食爱好者的“福音”。


在新需求的催化下,各大饮料厂商早已蜂拥而上,抢滩布局。最近几年,市场上无糖饮料种类逐渐增多。仅在碳酸饮料方面,就涌现了可口可乐纤维+、雪碧纤维+、黑罐无糖百事可乐等产品。与此同时,三得利、农夫山泉等品牌持续深耕无糖茶,也在一定程度上培育了市场。气泡水方面,不乏元气森林、屈臣氏、农夫山泉等知名品牌。就连酸奶也开始做起了无糖版,像君乐宝简醇0蔗糖酸奶、光明如实等。


根据智研咨询《2020~2024年中国无糖饮料行业市场供需现状及发展趋势预测报告》显示,随着无糖饮料市场渗透率不断提升,其增长率已经远高于饮料总体增长率。当前,国内无糖饮料市场规模已从2014年的16.6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17.8亿元,年增长率达38%以上。


思考无糖饮料并非真“无糖”消费者需适量食用


为什么有些无糖饮料依然很甜?记者了解到,其实市面上大多数无糖饮料并非真正“无糖”,为了保证口味,一般会采用阿斯巴甜、甜菊糖苷、安赛蜜、赤藓糖醇等甜味剂,来还原饮料的口感。这些代糖只提供甜味,不提供或只提供很少的热量。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市面上打着零糖、零热量旗号的饮料,不少有误导消费者的嫌疑,这涉及对糖的界定。但从整体来看,这些因素并没有影响无糖饮料受到青睐。对此,有关专家建议,无糖饮料只是相对健康,可作为替代性选择适量食用。消费者在选购时,一定要避免走入看到“无糖”“零卡”等字样就认为完全健康、可以无限畅饮的误区。


从长远来看,“代糖”替代蔗糖确实是一个趋势。而整个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需要消费端、产业端和政策端的共同努力。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入局的企业越来越多,产品同质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因此,对于商家来说,稳扎稳打的产品实力,或许才是赢得更多消费者的底气。


记者手记


很多人熟悉《卡路里》的歌词:珍珠奶茶方便面,火锅米饭大盘鸡;动感单车普拉提,保温杯里泡枸杞……年轻消费群体对于饮料“既要好喝过瘾,又得戒糖不胖”的要求,矛盾又合理。无糖饮料风靡,让越来越多商家尝到甜头,但记者认为,只有将无糖饮料的概念品牌化,做更深度的教育和普及,强化消费者对零糖零卡的认知,也应该是品牌企业努力的方向。


“零糖饮料”江湖风云再起


——“喝点什么?”


——“来个无糖的吧。”


夏天即将来临,去年重复过无数次的对话,可能将会在今年的烧烤摊、火锅店再次出现。


消费者更重视健康的时代大背景下,“零糖零卡零脂”气泡水这个小品类查出重围,产生了巨大的能量。


“肥宅快乐水”已经不足以满足消费者多元化的需求,人们追求“快乐”的同时也会追求“健康”和“瘦身”。


因此,更多人开始选择用赤藓糖醇、麦芽糖醇等代替蔗糖的一系列零糖零卡饮品。这些饮品既拥有跟蔗糖一样的甜度口感,又可以让身体不吸收糖类,快乐的同时,又达到健康或者减肥的目的。


巨头们坐不住了。

要口味,更要健康,消费者催热无糖饮料市场,低碳、低卡类饮品迎来“高光时刻”


零糖市场“暴力”崛起的同时,可口可乐、伊利、泸州老窖、喜茶等知名品牌也纷纷布局这一赛道,谁会成为这个领域的执牛耳者?尚未可知。


消费者的选择


上世纪80年代,汽水就是饮品的代名词。


当时90%的饮品都是“汽水”。当时,“八大汽水厂”代表着汽水时代的辉煌。北京的北冰洋、天津的山海关、上海的正广和、广州的亚洲、沈阳的八王寺、重庆的天府可乐、山东的崂山可乐、河南的少林可乐是各地80后的儿时记忆。


要口味,更要健康,消费者催热无糖饮料市场,低碳、低卡类饮品迎来“高光时刻”


再之后,健力宝横空出世,成了汽水新贵,但改革春风已经吹遍大江南北,新一代消费者已经不再满足于汽水带来的甘甜与刺激。


到了世纪之交,娃哈哈、露露、汇源等品牌走入寻常百姓家。


2000年之后,可口可乐、百事可乐、雀巢、红牛等国际品牌在中国也逐渐站稳脚跟,国内饮品市场开始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


多元化之外,另一个主流饮品市场的发展趋势是,基本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热点——汽水(北冰洋等)、纯净水(乐百氏、农夫山泉)、茶饮(东方树叶、茶Π)、果汁(汇源、农夫果园、牵手果蔬汁)、功能饮料(脉动、激活、红牛)、含乳饮料(太子奶、养乐多)、凉茶(加多宝、王老吉、和其正)以及植物蛋白饮料(露露、维他奶、六个核桃)等品类及背后品牌,都推动着饮品行业的发展壮大。


最近两年的热点是零糖饮品——百度2021年年货搜索大数据显示,主打无糖气泡水的饮料品牌元气森林已经杀入榜单前十二,位居“汇源”“青岛啤酒”等国民品牌之前。


春意渐浓,知顿君走到路边烧烤摊随机,对话了一位点了零糖饮品的消费者,他表示,健康的同时,能够享受到碳酸饮料的清冽、甘甜与刺激性,是他选择零糖饮品的原因。


“跟喝可乐、喝酒相比,喝这个没有负罪感,还能满足口腹之欲。”


崛起的市场


要口味,更要健康,消费者催热无糖饮料市场,低碳、低卡类饮品迎来“高光时刻”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的1995年,可口可乐公司就推出了“零糖”的健怡可乐,但是从市场数据看,2020年才是零糖饮品的爆发年。


这中间有25年的历史,巨头们或许觉得自己的壁垒足够强,亦或许觉得“零糖”是一个小众市场,发力这个领域有自己颠覆自己的危险,因此一直没有大动作。


数据显示,中国零糖饮品市场规模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增长了9.6%和9.2%,这只是个市场爆发的序曲。


到了2020年,《2020-2024年中国无糖饮料行业市场供需现状及发展趋势预测报告》显示,随着无糖饮料市场渗透率的不断提升,已有近六成消费者购买过无糖饮料,销售额相较2019年增长了10%,且该品类2020年销售额增长率远高于饮料总体增长率。


具体到单独月份,以春夏之交的五月为例,2020年五月,无糖饮品销售额达5900万元,同比增幅210%。


消费者在21世纪第三个20年的选择,一眼便知。


消费者真金白银买出来的数据是市场崛起最直接的体现,另一个层面的体现则是从业者的态度。


元气森林作为零糖饮品市场的先行者之一,创立至今对这个市场的信心和敏锐度都从未改变。


而在这样的霸气喊话之前,他还说出过:“你再NB,你做的行业不好,你基数概率不行,你就是SB。”这样的行业名言。


话糙理不糙,唐彬森的态度,就是对零糖气泡水市场的态度。市场和消费者也对得起他的态度——据公开资料显示,气泡水对元气森林销售额的贡献,在六成以上。


元气森林的阶段性成功引导了市场发展,也吸引来了竞争对手,零糖饮料江湖,风云再起。


目前,喜茶的子品牌“喜小茶”推出瓶装汽水,主打的也是零糖、零卡、零脂,且发展势头迅猛,不仅入驻了7-11、盒马等元气森林本就扎根的商超,还借助自己在全国各地的门店大肆扩张。


本来是细分市场的零糖饮品赛道,随着元气森林的成功和喜茶等品牌的入局,开始变得愈加扑朔迷离。


从目前的市场看,元气森林无疑是成功的先行者,但喜茶从资本的角度和商业模式的角度看,在这场跟“前辈”的斗争中也不一定会落下风。


更值得关注的是,巨头开始纷纷入局。


除了喜茶,可口可乐、统一、娃哈哈、农夫山泉、青岛啤酒已经进入了零糖饮品的赛道。未来将有更多的饮品巨头,在品类上积极拓展,杀入本就开始拥挤的零糖饮品市场。


变局突现


巨头的入局绝对是行业的变数。


互联网时代就有“野蛮人”这种称呼送给跨界杀入的巨头,在零糖饮品领域,扮演“野蛮人”的,来头都不小。


先说可口可乐。


这家凭借市值千亿的大单品名扬四海的企业,最近三年也开始了“减糖”计划,并开始调整近一千种饮料的配方。


可口可乐公司高级副总裁Perez直言:“我们一直在采取行动来减少添加的糖分,创新推出更多有益饮料,并推广我们的低卡路里和零卡路里产品。我们2018年平均每100毫升饮品添加的糖减少了1.7%,2019年减少了4%。”


去年2月,乳品巨头伊利推出“伊然乳矿气泡水”,伊然在推出之初是主打卖点“100%源自牛奶的乳矿物质”,而新品伊然乳矿气泡水,主打卖点则加上了“零糖零卡零脂”的健康属性。


面对风口,甚至还有就业企业跨界入局。


泸州老窖集团推出了全新的酸角气泡饮品,除了同样主打零糖零脂的健康属性。这款产品有着更精准的市场定位,瞄准火锅、串串、烧烤等吃辣场景。泸州老窖作为从四川走出来的白酒品牌,瞄准吃辣消费场景的做法,也算以大公司的姿态,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细分赛道。


诚然,目前市场上对于零糖饮品的升糖、代谢0负担等健康指数仍存在一些质疑的声音,同时,对于在口感和口味上无法做到百分之百替代蔗糖,但市场的发展已经是不可逆的大势。


零糖饮品的江湖,谁将成为武林盟主,仍需时间给出答案。

来源:长沙晚报,知顿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