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宁球鞋炒到5万元,得物被骂冤不冤?

  茹影        2021-04-08 17:45:45

1499元的李宁被炒到五万,499元的安踏暴涨十倍,国货炒鞋风平底而起,将潮鞋APP得物推向了风口浪尖。


4月6日,得物APP因为一则声明再次登上热搜。


起因是三天前,有媒体报道得物APP上一款李宁球鞋售价居然高达48889元,较1499元的参考发售价,上涨了33倍。另外还有两款国产球鞋涨幅超过10倍,近20款球鞋涨幅异常。这一现象引来了官媒发声,新华社直接把矛头指向了“打着真假鉴定旗号的少数互联网平台”,指责平台在炒鞋问题上“推波助澜”。


被不点名批评的得物APP赶紧发布了一则声明,表示针对价格波动过大的球鞋已进行下架处理,并对涉嫌恶意影响商品标价波动的卖家采取封禁措施。但是,这则声明没有帮得物摆脱“炒鞋帮凶”的嫌疑,甚至遭到了网友的一致嘲讽。


李宁球鞋炒到5万元,得物被骂冤不冤?


激烈的言论占领了评论区


扒开了“潮流文化”的外表,得物的本质不过是鞋贩子的一个炒鞋工具。


机制的“大象”:炒鞋贩最大帮凶


四万九的李宁鞋是谁在卖?


“不过是一次失败的压高而已”。有别于舆论的哗然,倒卖二手球鞋多年的小姚平静地告诉锌财经,显得见怪不怪了。


炒鞋圈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和证券市场一样的游戏规则,有庄家坐庄,有卖家囤仓,有韭菜接盘,比的就是谁成为最后一棒。有些鞋贩子囤了一批货涨不上去,就会通过压高的行为投机取巧。


“有些卖家想让自己的球鞋涨价,就故意挂出来一万九、两万九的高价,想要抬高市场(价格),但是很多会失败”,小姚向锌财经介绍,这双仅有一个号的四万块李宁鞋,很明显是炒鞋贩子的压高行为,并且以失败告了终。


声明中,得物用一句“价格均为平台卖家个人所设定”把自己从高价球鞋的质疑中摘出来,并把锅甩给了平台卖家。


李宁球鞋炒到5万元,得物被骂冤不冤?


但实际上,在平台不做任何监控,给予个人卖家所谓的“定价自由”的机制下,会放任卖家随意定价,就像是“房间里的大象”,平台、买卖双方都看破不说破罢了。


得物平台上一款鞋的购买链接背后是无数个同时活跃的卖家。卖家自己决定价格、提交订单后,平台会识别出最低的价格给消费者。价格最低的卖出去之后显示下一双,如果中间有更便宜的货源进来,那么最低价格也会被刷新。这就是为什么得物的交易记录里,价格总是在实时变化。


这种价格机制在普通款球鞋上作用不明显。但是一旦某款球鞋火了,价格就会一路上涨。得物所谓“平台不参与定价”,就是将定价权交给了鞋贩子,让平台成为了鞋贩子炒鞋的工具。


除了价格机制,在商品描述方面,得物也在助长鞋贩子炒鞋的风气。小姚告诉锌财经,球鞋之所以会变得值钱,必须要有纪念象征。如果一双鞋没有球星穿过,没有明星上脚,就会贬值。反言之,一旦被哪位明星穿过,球鞋就会迅速升值。


从得物的界面上可以看到,“XX同款”遍地都是。连耐克空军一号这种常规款也要冠上“Jennie同款”、“虞书欣同款”的名号,可谓是将明星效应发挥到极致,不错过任何一个跟明星套近乎的机会。


李宁球鞋炒到5万元,得物被骂冤不冤?


这样的得物,却在每一次炒鞋风波的时候都大举理性消费的旗帜。2019年炒鞋首次出圈,得物还叫“毒”的时候,发出了“鞋穿不炒”的倡议,最后被网友骂得连评论区都被迫关闭。


而得物之所以会默认这样的机制,本质上也是由平台的盈利模式决定的。


模式弊端:得物难以摆脱炒鞋


得物的崛起,是借了炒鞋的东风。


炒鞋让球鞋变成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奢侈品,给消费品套上了投资品的壳。日益增多的泡沫加剧了鞋市的金融风险。这些问题得物不可能看不见,只不过得物仍旧选择为虎作伥。这是得物目前的商业模式注定的结果。


最开始,得物只是虎扑论坛里一个信息交流和球鞋鉴定的平台,聚集了大量球鞋爱好者。2017年8月,虎扑正式推出独立的毒APP,提供球鞋鉴定和交易服务。商家在平台上卖鞋,平台按比例收取佣金和鉴定费用。


李宁球鞋炒到5万元,得物被骂冤不冤?


从小姚提供的截图来看,个人卖家每卖出去一双鞋,平台会抽取五项费用,分别是技术服务费、转账手续费、查验费、鉴别费和包装服务费。这意味着,单款球鞋的价格越高,得物能够赚取的费用就越高。


物以稀为贵,只有那些备受追捧、普通渠道买不到的球鞋才能够卖得贵。一旦球鞋摆脱了潮流趋势,只剩下冷门款或者常规款,那么消费者根本不需要通过得物APP购买,得物APP也不能够享受到溢价带来的收入。


更别说,被卷入炒鞋过程的一双鞋可能会在平台上被循环卖好多次。


炒鞋之所以谓“炒”,是因为一旦球鞋被附加了金融属性,很多人买鞋不是为了穿,而是为了在价格上涨后再卖出去。于是一双2000元价格从得物上买来的鞋,翻倍又以4000元的价格卖出去,过一段时间再翻倍卖出。整个过程中,平台可以抽三次佣,并且价格还在逐次上涨。


商业模式早就注定了,得物平台和二手鞋贩是共享利益的盟友,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因此,无论得物是否真心,它都没有办法真的做到“鞋穿不炒”。


平台鉴定:三方的微妙平衡


从“毒”到“得物”,其实市场对平台的鉴定权威性存在一定的质疑。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得物平台、卖家、买家之间却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得物打着鉴定真假的旗号大行其道,鞋贩子把得物变炒鞋的工具,而消费者们只要晒出得物蓝底黑字的鞋盒,就等于拿到了信用背书。


90后男生小李专注收藏球鞋很多年,是那种同款不同色都要全部收齐的资深球鞋爱好者。得物也是他买鞋的主要平台之一。不过为了保证球鞋的真伪,他都会“过两遍手”,即从得物买回来后再去专门卖鞋的朋友那里鉴定一遍。


“不能够完全相信得物,就算得物的话是真的,他们有专业的鉴定团队,但是每天过手的鞋子那么多,怎么保证不看走眼”,小李对得物鉴定结果的真实性一直保持怀疑。


用户陈晨的态度和小李一样,虽然自己在得物上还没有买到过问题鞋,但是也不相信得物上的都是正品,“正不正的很难说,毕竟官方也没有鉴定。”


既然消费者并不能对得物全然相信,为什么还要选择得物?“我不敢保证得物的鞋一定是正品,但是起码我看不出来很假。只要发朋友圈时看不出是假货,那么目的就算达到了。现在买鞋不都是为了炫耀嘛”,陈晨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锌财经研究之后发现,对于很多得物的消费者来说,求的不是“保真”,而是“不假”。他们追求的是明星同款、高级设计、品牌效应,而不是追求鞋子的实用性。


2020年1月,毒正式改名叫得物,经营范围也从原本的潮鞋扩展至美妆箱包、潮服潮玩、手表配饰。


SKU大幅增加的同时,也加剧了消费者对得物权威性的质疑:得物是否具备与之匹配的专业鉴定能力。得物为了弥补自己在其他领域的不足,找来了中检机构成立合作伙伴关系。但是,随着体量变大,得物的售假现象还是在逐步增多。


李宁球鞋炒到5万元,得物被骂冤不冤?


打开黑猫投诉,得物上买到假货的相关投诉比比皆是。去年618,得物更是因为售卖假冒伪劣产品被中国消费者协会公然点名。另一边,仿造得物鉴定证书的灰色产业也在逐步壮大。


半个月前,上海市公安局破获了首例第三方鉴定平台防伪标识被侵权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6名,涉案金额高达700多万元。其中所谓的“第三方鉴定平台”就是得物。犯罪团伙一边“克隆”了多个和得物相似的虚假网页,一边生产、销售假冒的得物平台鉴别证书、认证鞋扣、包装盒和胶带等防伪“四件套”。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市破获的案件并不可能是孤例。如今,打开各大二手平台,还有不少在卖“得物四件套”的商家。少则15元,多则30元,就能买到和官方一样的防伪证明。


李宁球鞋炒到5万元,得物被骂冤不冤?


那么问题来了,内部不能保真,外部还有众多“李鬼”冒充“李逵”,消费者又如何能够完全相信得物的鉴定结果?


有人说,鞋贩售假、用户买假,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一个健康的商业市场追求的永远是更好的产品,而不是比谁造假技术更高。得物的出现,将这种不健康的生态罩上了一层面纱,下面是心照不宣的浑水。久而久之,受害的还是品牌和消费者。


应受访者要求,小姚、小李、陈晨皆为化名。


来源:锌财经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