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开发,生态优先:环保投入升级

  夏花依旧        2021-01-12 15:51:59

滚滚江水,奔流向东,其间,一座座散落在中华大地崇山峻岭间的水电站,将磅礴水势转换成源源不断的电能,输送到千家万户。


中国水电技术成熟,是清洁低碳的可再生能源,不仅具有防洪、供水、供电、航运、灌溉等综合功能,还对修复和改善生态作用巨大:新安江水电站变出了“千岛湖”,二滩水电站使植被稀疏的干热河谷变成国家级森林公园,黄河源水电站使黄河源沙漠变绿洲……新时代,中国水电开发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宗旨,协调开发与保护的矛盾,从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开展生态环境保护。


水电开发,生态优先:环保投入升级


防洪减灾显神威


中国水电资源丰富,至2019年底,全国水电总装机容量和年发电量均居世界第一。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最高的碾压混凝土坝和双曲拱坝都在中国。然而,水电能提供优质电力,但对其防洪抗旱、清洁环境等生态作用,人们却所知甚少。


每到夏季,多地防汛任务艰巨,这时,包括水电站在内的水利枢纽开始显“神威”:过洪河道、流域水库和蓄滞洪区有序拦洪错峰、进洪蓄洪、调节水量,及时缓解上游来水,同时为下游实施拦洪错峰调度提供有力保障。


2020年7月,为全力支持长江中下游抗洪,三峡集团长江干流4座梯级电站——溪洛渡电站、向家坝电站、三峡电站、葛洲坝电站持续减少下泄流量。据统计,2020年入汛以来,三峡水库成功应对多场洪水,总拦蓄水量相当于“兜”住了3.3个太湖水量。


不仅拦洪,还要泄洪。2020年7月8日,中国第一座“自己设计、自制设备、自行施工”的大型水力发电站——新安江水电站建成运营61年来,首次开启9孔泄洪道增大下泄流量,缓解了浙江、安徽等省区防汛压力。


持续的水库工程建设使诸多水系抗旱能力提升。2019年,湄公河遭受严重旱灾,澜沧江上游电站水库不仅将来水全部放掉,而且动用水库的蓄水向下游补水,为缓解湄公河下游干旱作出贡献。


水电作为目前可开发程度最高、技术相对成熟的清洁可再生能源,为国家节能减排作出了贡献。金沙江是中国最大的水电基地,2020年8月,在金沙江下游,乌东德水电站通过第三阶段蓄水至965米验收。据介绍,该电站将为粤港澳大湾区提供绿色能源保障,每年可替代标煤消耗1220万吨,减少二氧化碳3050万吨、二氧化硫10.4万吨的排放。


而在广大的中国农村,遍布边远山区里的小水电,正在用“以电代燃”的方式改变着亿万农民的生活。“以前我们祖祖辈辈都靠上山砍柴来烧火做饭,现在用上小水电,方便清洁又便宜。”在湖南省衡东县高湖镇兴旺村,一户村民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家里电冰箱、电视机等电器都能用上了。在四川省凉山州,水电与风、光发电良好互补,当地所发电量除了满足自用外,还能向东部地区送电。


水电还有助于缓解火电的碳排放。在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看来,水电的资源禀赋和快速发展可成为中国实现2030年减排承诺以及巴黎协定的最基本保障。他说:“推进水电与新能源协调发展是大势所趋。通过风、光、水能互补开发技术,将现有的水电基地建设成风光水电力互补的清洁能源基地,推动我国走向清洁能源的新时代。”


水电开发,生态优先:环保投入升级


生态优化开发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对美好环境的要求日益提高,水电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受到更深入、广泛的关注。一段时间,社会上出现一种观点:水电工程破坏河流的自然走向,带来一系列生态问题,比如河段减脱水、鱼类保护、水土保持等。


对此,专家认为,开发水电与生态保护并不矛盾。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表示,要客观看待水电工程利弊,在人类能源转型历程中,应从全球角度、全生态视野谋划,以系统思维考量,持续推进水电及其他能源协调健康成长。


在水电开发中,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越来越受到重视,中国“十一五”规划明确表示:在保护生态的基础上开发水电。“十二五”规划进一步提出: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积极发展水电。在此期间,中国制定了水电环境保护的政策文件,形成了水电生态环境保护管理程序和要求,初步构建了水电环境保护技术标准,明确了规划环境影响评价工作,建立起生态环境保护措施长期有效运行的保障机制。


2012年6月,环境保护部提出了以“生态优先、统筹考虑、适度开发、确保底线”的水电开发指导思想。对于“生态优先”的内涵,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有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解释说,一是开发理念上要做到生态保护优先,由“生态让位开发”向“生态优化开发”转变;二是环境管理上要做到规划环评优先,以规划环评为龙头,把好流域水电开发生态保护的关口;三是建设运营上要做到生态措施优先,可上可不上的生态措施坚决要上,可避让可不避让的生态敏感区坚决要避让,可投可不投的生态资金坚决要投。


2012年以来,国家层面相继完成了金沙江上游、澜沧江上游、黄河上游河段等河流(段)的水电开发规划环评,在坚持生态优先的前提下,从流域层面对梯级布局、开发时序、装机规模、开发方式以及环境保护工作进行了统筹优化和协调。


以黄河上游湖口至尔多段水电规划为例,为了避让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生态环境敏感区,通过规划环境影响评价,取消了10级水电规划中的6级,保护天然河段976公里,占规划河段1256公里的78%;优化了开发时序,推荐近期实施工程1级,河段长度80公里,占规划河段总长的6%。


同时,还提出将干流部分河段和支流黑河、白河等划定为鱼类保护的天然河段,禁止开发,黄河源等水电站应补充建设过鱼设施,恢复河流连通性的要求,最大程度地减少了水电开发对区域环境的不利影响。


水电开发,生态优先:环保投入升级


环保投入升级


一项项生态保护措施在国家水电能源基地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红水河、黄河、乌江的开发规划中被严格落实:在工程设计规划中,设计了完整的生态保护与修复措施;在工程运行中,强化生态保护措施适应性管理,实施生态调度。各地在水电开发中越来越不吝啬地掏出环保“银子”。据不完全统计,2001—2018年批复的水电项目,累计环境保护投资约300亿元;近年大多数水电工程环保投资占总投资3%以上。


青海省尖扎县与化隆县的交界处,黄河上游规划的第三座大型电站——黄河上游水电开发公司李家峡水电站巍然屹立。电站从建设初期就制定有效的环境保护措施。据报道,通过低层取水发电,保障出库水温常年维持低温水状态,为小型鳅科鱼类繁殖提供了重要的水温环境;水电站蓄水后,位于龙羊峡下游、李家峡回水的贵德湿地面积明显增加;通过发挥库区的拦沙作用,减少大量水土流失量。从2000年至2019年期间,李家峡水电站生产“清洁黄河电”1084.91亿千瓦时。


各电站根据工程特点和环境影响特征,通过采取分层取水、鱼类栖息地保护、增殖放流、过鱼措施、人工鱼巢等多种保护措施,减缓水电开发对鱼类资源及水生生态系统的影响。


2020年9月24日,松花江畔,110万尾珍贵鱼苗被放入江中,当天,由中国电建承建的国内首个严寒地区仿生态鱼道——永庆鱼道投入运行。国家电网丰满水电站是我国第一座大型水电站,自1942年原丰满大坝蓄水后,松花湖内鱼类洄游通道从此被切断,此次鱼道运行标志着中断近80年的松花江鱼类洄游通道再次畅通。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已有近50多座水电站实施了鱼类增殖放流措施,开展了保护对象鱼类人工繁殖技术研究,实现了中华鲟、长江鲟、四川裂腹鱼、岩原鲤、长薄鳅等珍稀、保护和土著鱼类的繁殖技术突破。以向家坝、溪洛渡水电站珍稀特有鱼类增殖放流站为例,2008年7月底建成并投入运行,到2020年共开展26次增殖放流活动,累计放流珍稀特有鱼类201.3万尾;中华鲟研究所从1984年实施增殖放流,到2020年4月,共实施了62次中华鲟放流,累计放流503万尾。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