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升级,华为、中兴5G设备部署阻力变大

  科技少年QAQ        2020-07-03 09:04:20

7月1日,美国当地时间6月30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布官方声明,将华为和中兴通讯指定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将其从83亿美元的联邦宽带补贴中剔除。


这是将中国制造商推离美国市场的一步举措。截至发稿时,华为、中兴尚未对此回应。


​美国制裁升级,华为、中兴5G设备部署阻力变大


美国制裁的升级,让华为、中兴接下来的5G设备部署阻力变大。尤其是华为,自五个月前高调宣布拿下全球91个5G商用合同后便再无消息。


另一便,华为最大的竞争对手爱立信依旧紧追不舍。腾讯《潜望》获取到的最新数据显示,爱立信已获得全球95个5G商用合同。其中已与54家运营商客户达成可公示的5G商用合同,目前在23个国家为40个已经正式运行的5G商用网络提供设备。


按照华为对外公布的最新合同数量,这也意味着爱立信时隔半年再次超过华为位列全球5G订单第一位。诺基亚和中兴位列第三第四,合同数量分别达到74个和46个。


尽管新冠肺炎导致全球经济停滞,但5G商用一年来发展势头依旧迅猛,据5G Americas最近发布的数据,截至6月全球已有多达82个5G商用网络;且预计到2020年底,全球5G商用网络个数将再增加1倍以上,达到206个。


显而易见,接下来的5G设备争夺战会更加激烈,谁都有可能会胜出。


“替换”华为


爱立信是华为的老对手,两家公司从2019年起便开始大规模销售5G网络设备。去年年底,爱立信以65个5G商用合同列全球第一,后被华为在今年2月超越。


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华为能否继续生产这些款5G网络通讯设备,由于这些5G网络设备需要全球顶级半导体公司的尖端芯片,而美国新的出口管制禁令又将切断华为供货,爱立信、诺基亚因此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加拿大全国三家主要电信企业中,就有两家公司,在2020年6月2日宣布,与瑞典的爱立信公司和芬兰的诺基亚公司合作建设5G网路,华为被排除在外。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曾在今年2月宣布将在其5G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的加拿大第二大电信运营泰勒斯公司亦表示,将采用诺基亚和爱立信的设备,抛开华为。


尽管华为与当地较小的运营商签订了合同,并将继续为加拿大贝尔的网络提供某些技术,但其在加拿大的影响力显然比不上当地的两大运营商。


此外,爱立信能快速获取订单的另一原因在于价格。爱立信业务领域数字服务云核心销售支持主管早先透露了一些2020年前两个季度有关5G的关键事实和数据。


他提到,价格是爱立信的一个重点突破领域。“爱立信已经与电信服务提供商、大学和研发机构合作,使得爱立信在成本方面尽可能具有竞争力。”


整个欧洲运营商5G市场,诸如挪威、丹麦、英国等都不同程度出现华为被爱立信或诺基亚所替换。甚至后进入的三星也首次拿到了加拿大市场的5G订单。


对于能否取代在英国5G网络上的华为设备,爱立信欧洲总裁阿伦·班萨尔在一次采访中还曾表示,当然可以。


欧洲以外的市场,不甘掉队的诺基亚也收获了不少订单。诺基亚近日宣布,在一份为期三年、价值约4亿欧元(35.7亿元)的框架协议中,诺基亚被台湾大哥大选定为其5G网络的唯一供应商。除了台湾大哥大,诺基亚还与中华电信、台湾之星、亚太电信在5G部署上有合作。


与此同时,据《亚洲经济评论》报道,华为失去了东南亚地区的一个重要市场。新加坡的三大电信公司宣布,他们已选择诺基亚和爱立信作为其5G网络的主要设备供应商,而华为的设备很大可能会被冷落。


要知道,2017年华为就与新加坡和当地企业签署了ICT合作协议。去年年底华为还投入超过1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080万元)打造了新加坡首个5G人工智能(AI)创新实验室。截至目前,华为已至少在新加坡投资近一亿元人民币。


分析人士指出,迫于一些压力,各国运营商在5G发展上都不愿处于被动,由于时间紧迫,只能被迫替换掉华为。


技术话语权


在华为对外公布的91个5G商用合同中,欧洲47个,亚洲27个,其他区域17个。这说明有些地方是无法替代华为的。


上月,华为迎来了欧洲最大的电信运营德国电信的支持。或许这将成为华为在世界范围内推广5G的一次巨大转机。


德国电信宣布,已与华为和爱立信签约德国最大的5G项目,该项目将为占德国一半人口的城市和农村地区提供5G服务。


德国电信表示,从技术上讲,5G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网络,而是在现有4G网络上增加了新功能和技术特征,孤立地考虑4G和5G技术是完全违背技术事实的。如在天线网络方面,将一家厂商的4G组件升级至另一家厂商的5G,这在技术上是不可能的。


在欧洲,华为从无到有,从微小做到巨大,经历了艰苦而辉煌的20年的努力耕耘。无论是在德国、英国以及西班牙等许多欧洲国家,华为都参与了第二代、第三代和第四代网络建设,每一代设备不仅运行稳定,而且信号流畅。


Strand Consult的一项新研究显示,在2008-2020年欧洲运营商建设4G网络期间,中国设备供应商占据了一半以上的业务。而在欧洲地区的大型跨国电信公司中,德国电信和沃达丰似乎对华为和中兴通讯的依赖程度最高。


因此,无怪乎包括德国电信和沃达丰等一些欧洲大型电信运营商对于可能实施的华为禁令持强烈反对态度。当然,这背后离不开华为、中兴在5G技术产品上的能力。尤其是华为,在5G技术、专利上已有绝对的话语权。


要不然,在“制裁”华为近一年后,美国也不会最近突然释放出“允许美国公司与华为在共同制定下一代通信技术5G标准方面进行合作”和缓的信息。


此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直接表态:“华为5G技术将至少领先对手2-3年。”


例如华为拥有引领业界的全场景400MHz超宽带业界唯一商用的毫秒级DSS(动态频谱共享),最大化利用频谱资源。加之华为最先进的算法和软件,成就了业界绝对领先的网络性能。


其次,华为的5G基站遵循了“不断改进,极简设”的工业原则,可以很好实现在4G网络基础上覆盖5G网络,并且华为也是全球首个将5G基站集成至2米之内的公司。可以在最低成本的情况下更好地提供5G网络服务。


根据Dell'Oro的最新报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年全球5G网络设备市场,华为以35.7%市场份额份额位列第一,之后是爱立信(24.6%、诺基亚(15.8%)和三星(13.2)。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近日表示,华为的下一步工作重点是和合作伙伴一起聚焦行业应用,帮助华为的5G客户释放5G价值,率先享受5G技术红利。


来源:腾讯新闻《潜望》郭晓峰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