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商汤科技正进行10-15亿美元融资,将在2020年内完成

  科技少年QAQ        2020-07-03 09:03:11

《晚点LatePost》从多位参与商汤融资过程的人士处获悉,商汤科技正在进行10到1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据悉,此轮融资将在2020年内完成,此轮融资后商汤的估值将达到100亿美元。


​传商汤科技正进行10-15亿美元融资,将在2020年内完成


此次融资的背景是,商汤今年希望投入大量资金进行人工智能平台的基础设施建设,加速芯片研发,升级扩容超算中心,以降低产品研发成本,提升规模化能力。


商汤科技成立于2014年,创始人为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教授汤晓鸥,是目前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平台公司。


多数人工智能公司专注一到两个细分场景,建立主营业务。商汤的故事是:建设人工智能平台,为各行各业提供服务。除面向政府的城市级安防、手机、汽车业务外,商汤今年也在加速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在医疗、教育、卫星遥感甚至游戏等行业的落地。随着进入的行业越来越多,商汤希望将从前客制化的经验加以总结、复用,建立一套可标准化的服务体系。


高投入的同时,商汤今年也面临着提高收入的压力。2019年,商汤营收超过50亿,相比2018年增长100%。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晚点LatePost》,今年的目标很可能也是翻倍增长。


与此同时,今年将是商汤开源节流的一年。商汤在规模高速增长五年后,开始放缓招聘速度。一位接近商汤的人士告诉《晚点LatePost》,该公司第一季度曾锁住人力编制,第二季度重新放开,但招聘规模已经不及前几年。商汤称今年将着力提高人效比,奔着更高收入、更大业务规模与更高估值的目标而去。


配合新基建融资


今年中国政府力推新基建,主要包括5G基站建设、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七大领域。商汤在多个城市落地的智慧城市治理平台,与郑州、哈尔滨等城市合作推出的刷脸乘地铁,与各地博物馆合作推出的智慧游览,与医院推出的智慧诊疗等项目均属于新基建项目。


一位了解商汤融资过程的人士告诉《晚点LatePost》,此次融资是为了抓住新基建带来的发展机会,“今年是头部的科技公司获取充裕资金,加快发展的一年,这个时候如果不融资反而显得有一点闭塞。”


与以往几轮多为美元基金主导和参与投资不同,商汤此轮融资重点考虑国资和产业资本。少数此前曾参与商汤C+轮的美元私募基金则有意跟投。国资基金往往手握更多政府关系,可能为商汤参与新基建建设争取到更多的项目和资源。


商汤是中国融资最多的人工智能公司。2014到2018年间,商汤共计进行9轮超过30亿美元融资,2018年9月又获软银愿景基金领投的10亿美元。


2019年一整年,商汤在融资方面并无明显动作,新一轮融资也是在今年开启。“去年大部分时间都在用C轮融到的20多亿美元扩大研发和市场投入、做增长,也在频繁跟资本市场路演讲述公司故事。”上述了解商汤融资过程的人士表示,


去年也并非融资的好时机。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将包括商汤在内的28家中国公司和机构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限制它们从美国购买零部件。这对于所有中国人工智能公司进入海外市场、与海外公司合作都造成了麻烦。


2020年中国提出新基建战略之后,人工智能公司迎来一波补给。中资基金投资比例逐年升高,几家头部公司的融资金额都超过数十亿人民币。除商汤外,云从、第四范式等公司也在今年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新基建相关大订单成了各家公司争相抢夺的对象。


疫情后如何增长


2020年1月底,商汤CEO徐立在上海办公室见到一名刚从武汉出差回来的同事,笑着调侃他怎么戴着口罩。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里,新冠疫情在中国全面爆发,并影响到所有公司。


商汤的主要客户是政府和企业,需要与客户保持频繁密切地交流,有时甚至需要直接派驻大量业务人员到客户公司与客户一起解决问题。持续的疫情使得员工出差频率降低,与客户的交流受到一定影响。


徐立今年为商汤设立了两大OKR目标。第一是持续的业绩增长,在能够支撑公司长远发展的技术方向上投入更大力量。第二是投入50亿元进行芯片和超算等基础设施建设,在客制化服务的基础上将一部分服务常态化,逐步将公司业务从完全的项目制向标准化服务的方向拓展。


2019年初架构调整完之后,商汤拥有三个产品事业群和两个市场事业群。三个产品事业群分别是智慧城市综合业务事业群、移动智能事业群和新兴创新事业群,此外还有两个海外事业群,分别关注亚太地区和中东地区。


智慧城市综合业务事业群由徐立亲自带领,主要做面向政府和企业客户的安防业务;移动智能事业群主要包括智能手机和自动驾驶业务,由研究院院长王晓刚带领;新兴创新事业群主要包括医疗和教育业务,由销售出身的柳钢带领。


成立初期,商汤就开始搭建底层算法平台。一位内部参与者对《晚点LatePost》表示,这使得商汤部分算法的生产效率在过往5年提升了1000倍左右。“同样精度的一个算法,5年前可能需要10个研究员,花半年时间来训练算法,现在一个研究员花三天时间就可以做出来。”


商汤认为,自身底层算法平台的完善保证其在进入任何一个新的行业时,可以将投入产出比降到最低,用最低的成本达到最好的效果,进而取得更高的定价权。


但实际情况还需要看业务表现。面向政府和企业客户的安防业务承担了商汤目前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且政府客户贡献的收入比例高于企业客户。虽然医疗、教育和卫星遥感等业务在今年订单量高速增长,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其大规模落地应用仍需验证。


作为这个行业里资金最充足、业务规模与体量最大的公司,商汤如何找到更多新的、可持续的增长点,将成为支撑其人工智能平台市场想象力的关键。


来源:晚点LatePost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