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诺拟实现20亿欧元成本削减:考虑关闭四家法国工厂,砍掉五款车型

  小马侃车        2020-05-21 10:51:58

5月21日消息,据法国媒体报道,雷诺正考虑在法国各地关闭四家工厂,同时砍掉五款车型,以对业务进行重组,从而实现将固定成本削减20亿欧元。


​雷诺拟实现20亿欧元成本削减:考虑关闭四家法国工厂,砍掉五款车型


在关闭的工厂中,包括雷诺位于巴黎附近城市弗林斯(Flins)的整车装配厂。该工厂主要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中生产雷诺Zoe电动车和日产Micra小型掀背车。根据报道,这座拥有2600名工人的工厂,在Zoe车型生命周期于2022年结束后,可能会被转换为其他用途。


2019年,弗林斯工厂生产了约16万辆汽车。雷诺曾在2018年进行了升级,以增加Zoe车型的产能。自1952年该工厂投产以来,已经生产了大约1800万辆汽车,包括雷诺的多款关键车型,如Dauphine、Renault4、Twingo和Clio等。不过,去年,雷诺决定将Clio车型的所有装配线全部转移至土耳其和斯洛文尼亚,导致该工厂失去了一大部分生产。


另外一座位于法国西北部迪耶普(Dieppe)的整车工厂可能在近期关闭。这座工厂拥有约400名员工,是雷诺-日产联盟中规模最小的工厂之一,主要限量生产AlpineA110跑车。过去,迪耶普工厂曾根据合同生产雷诺SportRS和BolloreBlueCar电动汽车。2017年,迪耶普工厂还曾进行过大修,投资3600万欧元生产AlpineA110跑车,同时还生产了上一代Renaultsport Clio车型。


2020年第一季度,AlpineA110的需求大幅下降,2月份全欧洲只售出61台。


因此,这款车型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此外,雷诺也将关闭两家零部件工厂,其中一家是位于巴黎附近的乔西-勒罗伊(Choisy-le-Roi)零部件翻新工厂,该厂雇佣大约250名员工;另一家是位于法国西部莫尔比汗的(Morbihan)铸造厂,该厂雇佣有大约400名员工。


​雷诺拟实现20亿欧元成本削减:考虑关闭四家法国工厂,砍掉五款车型


关闭工厂势必会影响到相关车型的生产。法国媒体还报道称,雷诺还在考虑大幅削减产品线,有五种车型的存在不会超过它们目前的生命周期,包括Megane掀背车、科雷傲(Koleos)SUV和塔利斯曼(Talisman)轿车,以及Espace小型货车、紧凑型MPV风景(Scenic),并削减研发和工程费用。


对此报道,雷诺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雷诺将将于5月28日公布削减成本计划的细节,而联盟伙伴日产、三菱也将在同一天宣布自己的成本削减计划。自2018年11月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Ghosn)在东京机场因涉嫌财务违规被捕以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一直处于动荡之中。再加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雷诺业绩受到了巨大冲击。2019年,雷诺出现了10年来的首次亏损,高达1.41亿欧元,远低于2018年盈利的33亿欧元。这迫使其进行成本节约。


雷诺临时首席执行官克洛蒂尔德•德尔博斯(ClotildeDelbos)曾表示,会“无所顾忌”地在2022年前将固定成本削减20亿欧元。针对成本削减计划,雷诺承诺将会对所有业务及细分板块的业绩进行再评估,并未排除裁员和关闭工厂的可能性。


今年第一季度,雷诺受疫情冲击消耗了逾50亿欧元现金。截至3月底,该公司持有103亿欧元的流动性储备,低于2019年底的158亿欧元。


据消息称,雷诺已获得一笔50亿欧元的政府担保贷款,以帮助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导致的需求下滑和资金流动性下降。目前尚不清楚这笔贷款是否会改变该公司的重组计划。


此外,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由于雷诺和日产在世界各地生为彼此生产很多车型,日产在西班牙工厂的生产将转移到雷诺在法国和其他地方的工厂。而日产将在其英国桑德兰工厂为雷诺生产卡缤(Captur)和下一代科雷嘉(Kadjar)车型。这将有利于合作伙伴通过有效利用联盟的资源来提高盈利能力。


延伸阅读:


频调高层,雷诺在华“乘转商”的逆行棋局(中国青年报)


国内乘用车市场尚存的增量空间,让“商转乘”成为部分自主商用车企转型的标签。然而,与东风分手的法系品牌雷诺却逆势“乘转商”。5月18日,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雷诺金杯”)宣布,施戈迈即日起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面对出生两年半,仍未在商用车市场有突出表现的华晨雷诺金杯,如何理清这盘商用棋局,成为雷诺和施戈迈面前的问题。


高层调整


施戈迈于1994年加入雷诺,先后在销售、营销和生产制造等不同领域担任领导职务。2017年5月起,施戈迈先后担任雷诺集团亚太区、雷诺集团中国区市场销售副总裁。此前,他曾担任日产印度公司总裁,全面负责公司在印度市场的运营管理,还曾担任雷诺土耳其公司的首席运营官。


华晨集团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施戈迈就职履新后,未来将共同致力于把华晨雷诺金杯旗下品牌打造成为同时面向国内外市场商用车品牌,特别是在新能源商用车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官宣”施戈迈前一个月,华晨雷诺金杯便开始“挖脚”高管加盟。今年4月初,杨洪海正式接任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副总裁,全面负责华晨雷诺金杯市场营销工作。


与施戈迈一样,杨洪海同样具有丰富的汽车行业经验。资料显示,杨洪海1996年入职上汽集团,曾就职上海通用汽车、上汽商用车、上汽大通公司等重要职务。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汽集团任职期间,杨洪海除参与别克GL8项目运作,还在上汽大通成立初期深度参与上汽大通V80等车型的产品导入、品牌建设和营销体系建设等工作。


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拥有丰富的商用车经验是杨洪海的优势,也正是华晨雷诺金杯看中他的原因。施戈迈作为雷诺老将,了解雷诺的发展情况,两位高层配合可以进一步推进企业发展。”


“附身”金杯


实际上,接连高层调整的背后,与雷诺在华的重新布局不无关系。


今年4月14日,东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雷诺拟将其持有的东风雷诺50%股权转让给本公司。对于雷诺而言,将在华放弃乘用车销量持续低迷的东风雷诺,专注轻型商用车,而轻型商用车业务将通过华晨雷诺金杯开展。雷诺发布声明称,华晨雷诺金杯将扩大公司产品线,在2023年前推出5款核心竞争车型。


实际上,在轻型商用车领域,雷诺品牌一直颇受欢迎。2019年,雷诺轻型商用车全球销量同比增长0.7%,其中热门车型KangooZ.E。销量为1.03万辆,同比增长19.2%。


不仅在商用车领域拥有经验,同时在国内乘用车市场下滑的现阶段,商用车发展良好。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士华表示,2010-2019年,商用车市场需求相对稳定,销量达400万辆左右,个别年份低于400万辆。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随着国内电商、快递行业发展,轻型商用车拥有很大市场需求,加码该领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雷诺在商用车领域拥有一定的技术积累,实力较强。如果能把这些技术带到国内进行合资生产,也能发挥雷诺最大优势。”


据了解,未来雷诺的目标是复兴金杯品牌,金杯品牌在中国拥有150万基盘用户,雷诺将从管理、技术等各方面提供支持,包括动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相关资源。


重整布局


事实上,虽然雷诺押宝商用车领域,但近两年华晨雷诺金杯走得并不顺利。


2017年,华晨中国与雷诺计划在一家公司内实现金杯、华颂、雷诺三大品牌协同发展。然而,新公司成立至今两年多时间里,仅推出一款名为观境的SUV。该车型曾被寄予厚望,2019年4月上市后,去年累计销量仅2720辆。


在业内人士看来,双方合资后并没有很好梳理并进行调整,推出符合市场的产品。“合资后,华晨雷诺推出SUV车型准备‘乘商’并举,然而新车并未换取销量提升,同时此前的商用车板块也出现下滑。”


杨洪海表示,欧系轻客市场的市场窗口期仍在,雷诺与华晨都希望能够打破现在的局面。“华晨雷诺金杯下一步的主要工作将集中在,一是快速导入新产品,二是构建市场化的营销体系和运营机制。”他说。


“目前华晨雷诺金杯面临快速铺设销售和服务网络、提升品牌知名度等问题。”颜景辉表示,接连调整高管,雷诺也希望战略尽快落地,用丰富营销经验以及销售经验重新梳理品牌。(来源:北京商报)


来源:新浪汽车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