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汽车自建工厂生产资质获批,小鹏P7将在肇庆工厂自主制造

  小马侃车        2020-05-20 10:39:39

5月19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信部)发布了第332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小鹏汽车作为被许可的整车生产企业在该批公告中予以发布。这意味着,小鹏汽车的肇庆工厂生产资质最终尘埃落定,由此也补足了小鹏汽车从智能汽车研发到制造,再到销售运营以及售后服务保障全链条的完整性,使其成为造车新势力中为数不多拥有生产资质、自建工厂制造生产的企业。


未雨绸缪,生产资质落定:小鹏P7将在肇庆工厂自主制造


早在2017年12月,肇庆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业园(以下简称肇庆工厂)就已完成奠基仪式,这是小鹏汽车全球首个自建的整车生产基地。


据了解,肇庆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业园规划总面积达到3000亩,其中整车生产项目占地面积1500亩,其中,一期已获取土地903.62亩,计容建筑面积约46万㎡。工厂厂区共设有冲压、焊装、涂装、总装、Pack五大车间,拥有4种不同车型总装柔性生产线及1条柔性电池合装线,共计设置264台智能工业机器人。此外,工厂内还建有覆盖18种测试路面以及NVH、操控制动舒适性、密封性、自动泊车系统等多种功能测试的动态测试跑道。


​小鹏汽车自建工厂生产资质获批,小鹏P7将在肇庆工厂自主制造


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园,肇庆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业园全貌


媒体此前公开报道显示,肇庆工厂各生产车间已于2019年9月完成全面封顶,此后为预生产进行严苛的设备调试,截至工信部最新公告发布时,通过完成多辆小鹏P7工程试制车的小批量试生产,已经跑通并验证整个生产流程。


凭借与海马汽车共同建设郑州海马小鹏智能工厂的经历,小鹏汽车的自建工厂全面按照工业4.0标准打造,依靠先进的MES制造执行系统,结合贯穿生产全过程的物联网技术和监控技术,可以实现生产信息、设备信息、工艺信息、质量信息可视化,通过对制造过程高度透明化,打造数字化的智能工厂。


小鹏汽车第一款上市量产车型——与郑州智能工厂合作生产的小鹏G3,让小鹏汽车在生产制造和品质把关上积累了足够丰富的经验,随着肇庆工厂生产资质的获批落定,这些都将为接下来即将开始量产的小鹏P7提供有效助力。毫无疑问,肇庆工厂也将成为小鹏P7的自主生产基地。


全可视化+高智能化,五大工艺铸就小鹏式智能智造标签


智能汽车的生产制造,离不开生产流程的高度智能化。为此,小鹏汽车肇庆工厂自规划到建设完成的整体过程中,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和PACK五大工艺车间,均在数字化工厂的基础上,利用物联网技术和监控技术,做到生产信息、设备信息、工艺信息和质量信息可视化,实现制造过程透明化。通过实时生产数据可视化报告——能够为各不同职务,不同部门、不同层级相关人员制定的不同报表,为现场改善提供数据分析基础,助其做出正确的决策。通过智能化体系的高效作业,让肇庆工厂中的五大工艺顶尖流水线,共同铸就小鹏式智能制造范本:


冲压车间对标行业一流水平规划建设,采用先进的数控液压拉伸垫、直线七轴搬运机器人、德国进口数控成型装备等设备,建造了6600吨大型全自动冲压生产线。同时,冲压车间采用了零库存和直线物流的设计理念,高速机器人搬送系统,生产节拍可达到12件/分钟,效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10%。在AGV机器人的配合下,冲压件成品会被快速自动传送至焊装车间,实现了生产效率和成本的全面领先。


​小鹏汽车自建工厂生产资质获批,小鹏P7将在肇庆工厂自主制造


小鹏汽车生产基地采用了零库存和直线物流的设计理念的冲压车间,效率高于行业同类平均水平10%


焊装车间设有210台ABB焊装机器人,主要应用于点焊、铆接、涂胶、弧焊、搬运抓取等工作,实现一二级总成自动化率达100%。焊装车间具备钢铝混合车身制造能力,应用SPR自冲铆接技术对铝铝和铝钢进行连接,可保证铝件链接强度。在涂胶装备中配备QUISS视觉涂胶系统,确保位置精度和尺寸精度都在±0.5mm。焊接完毕后,超声波无损探伤检测可以在不损伤焊点外观的同时及时发现焊接缺陷,保证车身焊接质量可控可靠。


​小鹏汽车自建工厂生产资质获批,小鹏P7将在肇庆工厂自主制造


拥有210台ABB机器人的焊装车间实现一二级总成自动化率达100%


涂装车间采用业界先进的薄膜前处理阴极电泳工艺,薄膜前处理与传统磷化工艺相比不含磷,更环保节能,产渣量降低94%,节能约25%。电泳漆采用的是世界一流品牌巴斯夫最先进的高泳透力油漆材料,车身电泳膜厚达到了较高水平。面漆采用了水性B1B2+2K清漆双层喷涂工艺,实现全过程机器人喷涂,漆面外观品质得到大幅度提高的同时,也更加绿色环保。


总装车间采用高自动化的物料配给系统、AGV机器人自动导航、全自动涂胶机器人等技术,构建了高自动化程度与高智能化水平的车间内智能化物流系统。其中,内饰线使用升降滑板,电池线采用EMS升降小车,实现人机工程的最优化。此外,全自动玻璃涂胶系统,可实现玻璃自动涂胶自动安装,并装有视觉识别系统,检测精度±0.5mm,安装精度±1mm,节省人力的同时保证质量。


在总装车间中,还设有独立的检测车间,设置了3种全项目检测线,含传统标定、ADAS及高压安规检测,实现国际领先。


Pack车间则按照丙级防火等级进行设计,采用AGV柔性线,结合精准的视觉系统和机器人作业,智能化的下线检测系统对每台Pack总成的绝缘性能、SOC性能、BMS功能等进行全方位测试,确保下线的每一台Pack总成,均能满足行业领先的IP68密封防护要求。在物流传输方面,则采用国内外先进的自动立体仓储结合SPS精益物流配送方式,完美连接Pack及总装车间,提升整体制造效率。


肇庆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业园的顺利建成,以及生产资质的尘埃落定,是小鹏汽车企业发展历程中的里程碑事件,将对小鹏汽车此后在智能智造的完整性和自主化层面,起到决定性作用。


延伸阅读:


2020年,造车新势力们还好吗?(中国新闻网)


有人销量逆势上涨,有人濒临出局


2020年造车新势力们还好吗


进入5月,造车新势力依旧不缺话题。5月初,新势力中的“顶流”——蔚来汽车,宣布其4月新车交付量实现同比、环比双增长,已连续两月交付量环比翻番。但另一边,天际汽车却被曝出欠合作方费用3000万元。


从去年开始,不少造车新势力企业已经陷入了交付困难、融资困难的窘境。今年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又令这些企业的生存环境雪上加霜。但更糟糕的是,竞争对手并没有暂缓脚步,5月份,特斯拉两度官宣调价,这样的“降维式”打法,也将给国内造车新势力带来更大冲击。


国产Model 3官宣降价,特斯拉开启“降维”打法


特斯拉在5月份再度调价,让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处境更加艰难。


5月1日,特斯拉中国宣布,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版的补贴前起售价从32.38万元降低至29.18万元,加上现有的2.025万元补贴,该车的实际起售价为27.155万元。


虽然特斯拉降价的速度引起老车主的众怒,但特斯拉目前并未表态将给予任何赔偿政策。特斯拉中国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在社交媒体表态:“特斯拉采取直销模式,一切信息均在官网上体现,一旦价格出现变化,消费者也可以直观地看到,这种价格体系更为透明,也的确会引来更多人对调价的关注。”


不过,在北京地区,特斯拉的门店也不愁流量,“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目前店内客流量已经回到同期水平,Model 3是热销车型,这次官宣调价之后,咨询的消费者明显增多”,店内销售告诉记者。


这样的降价举措,显然是针对中国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


4月23日,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通知》显示,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实施期限将延长至2022年底,但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而对于30万元以上的车型,如果支持换电,也将不受价格限制,同样享受补贴。


针对这项新政,多家车企也在随后跟进。理想ONE补贴后的官方指导价为32.8万元,由于补贴前价格超过30万元,并不在新政的享受补贴范围内。对此,理想汽车CEO李想表示:“理想汽车的准消费者不用担心,补贴下降的部分我们自己承担,用户到手价不变。”


蔚来旗下的ES6和ES8两款车型的起售价也在30万元以上,不过蔚来快速推出了解决方案:在2020年5月31日前提车的用户仍可按照2019年国家补贴标准享受补贴。


而5月14日,特斯拉官方也再度宣布,7月22日过渡期后,国产Model 3长续航后驱版车型售价不变,将保持现阶段补贴后的34.405万元。


在业界人士看来,特斯拉还有下调价格的空间。兴业证券分析指出,以当前27.2万元售价测算,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版年销量为16.5万辆左右,无法匹配特斯拉上海工厂一期20万辆/年的产能。“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继续价格调整势在必行,每一次降价都将伴随着市场空间的扩容,以命中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又一家新势力“濒危”,第二梯队企业逐渐边缘化


还没来得及和特斯拉正面对抗,一些造车新势力已经“折”在了交付环节。


近日,有相关媒体曝出,天际汽车出现资金链紧张问题,已拖欠合作方费用逾3000万元。不仅是欠款,4月底,天际汽车也传出裁员消息。


梳理天际汽车发展脉络可以发现,2019年4月,天际汽车首款产品天际ME7正式上市,但直到今天,这款新车仍未实现交付。天际汽车方面表示,受到疫情影响,绍兴天际汽车匠心智造基地还不能正常运转。


天际汽车,仅是第二梯队企业的一个缩影。


今年2月,一份题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关于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文件,将博郡汽车的经营困境放到了台面上。这家已经成立三年多的车企,实际上还没有走到新车交付这一环:2019年上海车展期间,博郡推出了跨界轿跑SUV iV6,该车此前已经接受预订,原计划在今年第一季度交付,但至今仍未出现交付信息。


其实早在去年,造车新势力便频繁被爆出资金链断裂、欠薪裁员等问题。2019年,长江汽车、国金汽车等近十家造车新势力被爆出欠薪现象。进入2020年,量产、交付,依旧是很多造车新势力迈不过去的一道槛。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因资金受困,游侠汽车百亿工厂早已停摆,不久前公司还进行了大幅裁员,拖欠部分员工工资长达7个月。主打电动超跑的前途汽车,也因为首款车型K50销量过低,而引发资金链“断裂”,此前,多位前途汽车员工表示,公司无钱发放已拖欠数月的工资。


大浪淘沙,造车新势力或仅剩三家车企


在业界人士看来,2020年将是造车新势力大浪淘沙的一年。


身处第一梯队的造车新势力企业,虽然挺过了“新车交付”这一关,销量考核,仍是难以逾越一座大山。


2019年,蔚来汽车、威马汽车、小鹏汽车占据了造车新势力的销量前三甲。不过,这三位均未完成既定的全年销量目标。


其中,蔚来2019年定下了4万辆的年销量目标,但全年实际销量仅为20565辆,完成年度任务的50%。威马汽车2019年卖出新车16876辆,与10万辆的全年目标相去甚远。小鹏虽保守的制定了3万辆的年销量目标,但16608辆的成绩也未能达标。


进入2020年。据理想汽车最新官方数据显示,截止到4月29日,理想2020年4月累计交付新车超过2600辆,较今年3月1447辆的交付量增长近80%;自去年12月交付以来,理想已累计交付超过6500辆,月销量冲进了国内造车新势力前三甲。


看似美好的大幅增长,一方面与理想汽车基数低有关,另一方面,这和李想曾经设定的预期销量,相差甚远。2018年,李想曾公开宣布,理想汽车的销量目标到2020年卖出10万辆,到2025年卖出100万辆。显然,以目前的月均销量,达成年销10万辆的目标,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另外,在业内人士看来,造车新势力的销量表现,在一万辆以后才能真正展现实力,“前期的销量数据很可能是企业内部员工贡献的”。


残酷的市场,也让创业者们意识到,理想并不一定能打动消费者。4月底,理想汽车正式对理想ONE的定位进行了调整,将理想ONE定位为“豪华大型混动SUV”。


对此,CEO李想表示:理想ONE定位调整主要出于两个原因,首先是增程式电动车被工信部归类为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另外从市场反馈来看,增程式产品也被多数消费者认为是混动,所以理想汽车决定不再提增程式电动车的概念,重新将理想ONE定位为插电式混合动力。


曾被调侃为“2019年最惨人物”的李斌,其主导的蔚来汽车,在4月份维持住了不错的销量表现。今年5月初,蔚来公布了2020年4月交付数据。2020年4月蔚来品牌整体交付量达3155台,同比增长180.7%,环比增长105.8%,连续两月实现交付数环比翻番。


在公告中,李斌表示:“今年4月,我们实现了自2019年6月以来蔚来ES6月度交付量的最高纪录,全新ES8的交付也进展顺利。这些是我们产能和交付能力恢复的结果。”


根据规划,蔚来将争取在今年年底的NIO Day发布全新一代的旗舰轿车。这台新车或将为蔚来ET7。


今年年初,美团创始人王兴曾预测,未来中国车企的格局中或将仅剩3家新势力企业。眼下,随着特斯拉强势入局,以及豪华品牌、合资品牌陆续进场,中国造车新势力正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来源:小鹏汽车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