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谈未来搜索,开启下一个10年或20年

  穷得瑟        2020-01-08 08:49:32

按下发送键,又一封面向百度全体员工的内部信发出了,李彦宏的内心一定会不同于以往。与很多企业家不一样,受美国硅谷文化深度影响的李彦宏习惯于通过内部邮件的形式与百度员工“沟通”。


在邮件中,李彦宏也谈及了2019年第三季度的营收数据,但邮件中的一句话却更引人关注:“这是一个技术价值再度闪耀的时代,而技术创新就是一次伟大的冒险,我们付出100倍的努力,取得10倍的优势,方可领先1步。但大胆创新胜过平庸保守,所有创造商业奇迹的公司,都是因为他们‘生而不同’。”


据百度内部人透露,在此后的数月,“生而不同”成为百度掌门人李彦宏经常提及的词。


李彦宏谈未来搜索,开启下一个10年或20年


也是在这封邮件中,李彦宏以明显有些兴奋的口吻说:“我们更好地把握了创新、速度、效率的平衡,让公司经营连续上行,让我们对即将到来的2020年更加充满信心。”


而2020年1月,是百度创立20周年。


20年前,李彦宏怀揣用技术改变世界梦想回国,用带回的世界级创新技术、超额融到的风投资金及硅谷的企业文化创办百度。当时,没有多少人能想到,这家带有“强技术基因”、出生就拥有世界级专利的公司,与中国互联网一起经历20年的风风雨雨,发展成为中国少有的真正以核心技术取胜的世界级公司之一。


“生而不同”


何为生而不同?


西周末年,太史伯阳父提出“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的观点,大意是说:不同的东西彼此和谐,才能生世间万物;所有东西都同一的话,世界也就不再发展,就不能连续不断的永远长有了。


天生万物,各有不同,却只有人这个物种常常在与别人的“趋同”中寻找安全感。所以真的明白且信奉“生而不同”非常不容易。


着名管理学家陈春花曾提出自己对中国企业的“7个不安”,其中之一是“中国企业在产品的研发技术、制造工艺、原料市场和服务等方面都大同小异,我们很少看到中国企业能够像保持持续增长的优秀跨国企业那样具有独特性。”


她分析说,我曾经研究过能够应对变化的领先企业的特征,这些特征中最重要的就是,它们具有独特的战略逻辑,并且能够在产品中体现出来,与顾客价值相一致。


因此,陈春花曾多次批评“有些中国企业的市场研究部可以改名为‘同行研究部’,因为我们的企业更多的是关注同行,而没有关注顾客。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每个企业几乎都是一样的———一样的产品、一样的服务、一样的营销,而在研发、工艺和服务方面看不到差异,更看不到创新。


从上述的李彦宏内部信中,可以看到他的三个判断:


一是这是“技术价值再度闪耀的时代”,是对百度所处时代与环境的判断;


二是技术创新是艰难的,是冒险的:付出100倍的努力,取得10倍的优势,方可领先1步;


三是“创造商业奇迹的公司,都是因为他们“生而不同”,而百度就是要“生而不同”,坚持自己的优势,保持自己的独特价值,创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对一个公司来说,创始人就像在狂风暴雨中站在船头的船长,需要始终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前路,还要精准判断自己所处的环境,然后给船指定正确的航向。一个超大型公司里,会有很多人与“船长”一起奋斗,但在拨开云雾、为企业锚定企业的航向时,企业家是孤独的,责任重大却往往缺少合适的对话者。


20周年即将到来,作为百度的掌舵者,李彦宏需要总结百度的过去20年,思考未来20年的航向。而这都基于他对时代特征的精准判断和对百度自身特性的准确认识。


很明显,他认为百度20年的基因就是渗入其血液里的“技术创新”,而现在又“是一个技术价值再度闪耀的时代”,生逢其时的李彦宏能不兴奋?


不同于中国以“草根”为代表的第一代企业家,以及“下海”型的第二代企业家,中国第三代企业家以技术见长。作为第三代企业家的代表之一,李彦宏的确“生逢其时”。


1999年10月,李彦宏受邀回国参加50周年国庆观礼。当时的他敏锐地发现,中国互联网产业已积蓄了足够的爆发力,但背后的技术却很薄弱,缺乏具有全球性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而用技术服务于互联网,正是他所擅长的。李彦宏意识到,中国才是自己的筑梦之地。


此后的百度可谓一路高歌。上市,相继进军地图、知识、音乐、视频、生活服务等领域,推出开放平台,抢滩人工智能并成为领跑者……一系列大开大合的战略布局后,百度与阿里、腾讯并称中国互联网三大巨头,由此也诞生了“BAT”这个现象级组合。


2018年底,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BAT的创始人———李彦宏与马云、马化腾悉数获得“改革先锋”称号。根据新华社公布的介绍信息,马云和马化腾分别作为“数字经济的创新者”和“‘互联网+’行动的探索者”受到表彰,而李彦宏则是“海归创业报国推动科技创新的优秀代表”。


20年,从起点到终点,谁能画出一条直线?如果画出的是有些曲折的线,能不能屏蔽外界的喧嚣聒噪而不失本心?做过社交、电商、O2O、硬件等很多尝试后,李彦宏明白技术终究是自己和百度的基因。


“因为我喜欢”


企业家是企业的灵魂,企业家为企业注入不可改变的基因。


与几乎所有的企业家不同,李彦宏做企业与他的个人爱好紧密相关,而很多企业家选择做哪个领域,是因为他觉得哪个领域有生意机会。无论是求学、做企业,还是生活,李彦宏都是以一个东西为乐趣的,那就是计算机和技术。


在李彦宏高一时,其所在的阳泉一中建起市里第一个计算机教室。这样新奇的事物让少年时代的李彦宏着迷不已。他在回忆中曾这样写道:“只要轻轻地在键盘上键入一些英文单词和符号,它就会根据指令给出答案,我一下子就被这奇妙的东西所吸引住了。从那时起,为了能到机房上机,我经常找老师软磨硬泡。丰富上机实践,也让我在计算机方面的技能比其他同学强。”


在进入北大前,非常喜欢计算机的李彦宏相信,未来计算机肯定会被广泛应用在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从而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所以他当时认为单纯去学计算机理论知识,恐怕不如把计算机和某项应用结合起来更有前途,于是他并没有选择北大计算机系,而是选择了信息管理系。


李彦宏说:“那时,是北大所学的信息检索方面的理论,让我比任何计算机系科班出身的工程师都更能够理解普通用户习惯于怎样的信息获取方式。我意识到搜索能让每个人与所需信息的距离只有鼠标的点击一下那么远,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美妙。从那以后,我从来没有离开搜索引擎超过24小时,不是因为我是工作狂,而是因为我喜欢。”


在李彦宏眼里,键盘也好、鼠标也好,是“奇妙”和“美妙”的,也是神奇的。


一直是学霸的李彦宏在美国的学习和工作都顺风顺水得让很多留学生羡慕到嫉妒。读书期间在普林斯顿的松下研究所实习,时薪25美元,在留学生中算得上是高收入人群。但他没有满足于顺利完成学业,和他的姐姐一样在美国读博士,而是进入研究所工作,“我更希望我做的东西能够被很多很多人使用,而不喜欢去研究一个别人已经研究了10年的命题。”


在美8年,李彦宏专注于信息检索,先后担任了道琼斯公司高级顾问,他为道琼斯设计的实时金融系统,迄今仍被广泛运用于华尔街各大公司的网站。他发明的超链分析技术比谷歌的PageRank还要早,不但大幅提升了互联网搜索效果,还获得了美国专利,标志着搜索引擎进入了快速发展时代。


此时的李彦宏不到30岁,却已经成为新一代互联网技术领域的权威专家。热爱技术,但不喜欢研究学问,喜欢技术的创新和应用,喜欢应用被人们广泛采用,改变人们的生活。一个中国此前少有的企业家类型———“技术型企业家”唿之欲出。


“有一次Robin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开会,他去了之后讲了很多自己的理念,他说搜索引擎要成为互联网的CPU,成为整个互联网的核心。”在一位前百度员工眼里,李彦宏话不多,“但每次都能把事情说到点子上,让你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激情,做事情就会更加聚焦、更加专注。”


直到现在,由于百度在搜索引擎领域所取得的成绩太过深入人心,以至于不少人在提到这家公司时,仍将其视为搜索引擎公司。但事实上,如今的百度,除了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及最大的中文网站这个身份之外,还是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平台型公司。


一个几乎不为人知的细节是,李彦宏对人工智能趋势的捕捉,早在25年前就已开始。人工智能领域的佼佼者之一,前百度研究院副院长、深度学习实验室主任余凯透露,李彦宏在美国读研究生时发表的论文就是关于人工智能OCR字符识别的,“Robin(李彦宏)本身就对人工智能有着很强的敏锐度和关注度。”站在人工智能起点的李彦宏,已看见未来。


趋势的出场顺序非常重要。1948年,被誉为“计算机科学之父”的图灵发表了划时代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第一次勾勒出人工智能领域的轮廓。然而此后的50多年时间里,人工智能连续两次遭遇寒冬,并未显现出清晰的发展路径。


李彦宏却对人工智能保有热情。带领百度投身搜索引擎大发展的十多年时间里,李彦宏一直在静候人工智能“回暖”。他有着清晰的逻辑预判:作为一家搜索引擎公司,百度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已带有人工智能的天然基因———以数据为基础,通过深度学习提取特征、模式,为客户创造价值的开发流程和开发文化,这些与人工智能系统的开发高度吻合。


进入千禧时代,特别是2009-2010年,人工智能已开始融入人们日常生活,进入新的繁荣期。


李彦宏决定行动起来。2010年,在当时国内几乎无人看好的情况下,他开始大力组建人工智能研发团队。2013年,百度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一大批世界优秀科学家纷沓而至、贡献智慧;一年后,百度进入自动驾驶领域;2015年的全国“两会”上,李彦宏提交“中国大脑计划”提案,希望从国家层面推动人工智能发展。这之后,李彦宏每年的“两会”提案,都与人工智能有关。


李彦宏回忆,2016年夏天,他在硅谷与斯坦福大学的几位学者聚餐。当被问到百度每年投入人工智能研究的预算时,李彦宏说,需要多少就给多少。后来据媒体统计,仅2014—2016年三年间,百度的研发支出就超过200亿。


李彦宏谈未来搜索,开启下一个10年或20年


前百度副总裁汤和松提到过一件往事。他曾经和同事余凯共同向李彦宏推荐了人工智能方面的大牛Geoffrey Hinton,一向重视技术人才的李彦宏直接提出重金收购Hinton的团队。为此,百度与另外两家国际巨头展开连续几轮竞价,汤和松由此见识到了李彦宏愿意为真正的技术人才买单的那份豪气。


政策层面也开始有了回响。2015年7月,《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中提到了人工智能,2016年5月,中国正式提出人工智能产业纲领。


2017年3月,百度获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准,成立国内唯一一家“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向深度学习、计算机视觉与听觉、生物识别、新型人机交互、标准化服务等七个前沿方向着重发力。同样是在2017年,百度发布自主研发的云端全功能AI芯片“昆仑”……这一年的深圳IT峰会上,马化腾坦陈,百度是近年来在人工智能领域动作最大的公司。


如今,百度在无人驾驶、智能机器人(14.630,0.00,0.00%)、智能语音交互、智能云、智能城市建设等方面均已推出领先级产品。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背后,是李彦宏站在国家高度,希望通过抢占新一轮科技革命制高点,解决我国人工智能基础支撑能力不足等问题的深层考量。


依托百度20年的技术沉淀,李彦宏在硕士时代就开始期待的那件叫做“以后”的事,终于开出花来、果实累累。


恒温VS沸点


企业家作为公众人物,不可避免地要应对社会和公众的评说,但企业家首先还是人,与你我一样的人。


在中国企业家中,李彦宏多少显得有些不一样。他就像一个恒温器,内向而理性,不爱社交和应酬,在公司和家庭之间两点一线,却自得其乐,活得简单而充实。


2005年中,百度上市,很多员工为之感慨万千。微播易CEO徐扬曾是百度99号员工,他回忆说:“我看着百度的股票在涨,一群人在放声大笑,一群人在痛哭流涕,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个伟大的事情是我们手把手做起来的。”


上市之后的几天,百度开了上市庆祝会,有高管在台上做分享时边讲边哭。但之后李彦宏分享时仍旧极其冷静,他没有站在上市这件事上,他关心的依旧是如何利用技术为社会创造更多价值。


在信中利资本集团董事长汪潮涌的眼中,卸下技术天才、创业海归、知识英雄、AI先生等诸多光环后,李彦宏只是一个安静温和的宅男,喜欢花草和古词,不喜张扬。汪潮涌回忆,2016年,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曾到百度总部参观过,企业家们对百度的无人驾驶技术印象深刻,不由得惊讶于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的低调。“我们不能抹杀百度在技术方面的贡献。”


冯仑给李彦宏的评价是:话不太多,特别简单的一个工程师的形象,和太太非常好,教育孩子也非常好,挑不出什么毛病。


百度“七剑客”之一的王啸则认为,除了讨论问题时就事论事的样子显得有些严肃,平时的李彦宏理性、沉稳而自信,推崇硅谷“简单可依赖”的企业文化,例如不强调着装,重视工程师,鼓励试错,平等对话等。


百度前副总裁梁冬回忆起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天产品部门开会,大家围坐在桌子旁,在场的还有大量实习生,就一个技术问题和产品问题进行争论。这时候Robin(李彦宏)经过,看到里面有人开会就推开门进来,现场没有一个人站起来给他让座,也没有一个人回头看他。听了一会儿,Robin感觉到他也插不上什么嘴,好像也不需要融入就自己又悄悄地走出去了。


这让梁冬惊讶到无法相信,“因为之前我在的传统媒体行业,看到老板肯定会觉察到,给他让个座,但在百度没有,老板走进来大家竟然熟视无睹,我那时候就感叹,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时代,多么美好。“


在王啸看来,“百度代表了中国初代的互联网文化,并很好地将这种文化传承到了新一代公司中,为中国互联网时代打上了深刻烙印。快手、美团等公司中,都有百度出来的人作为联合创始人。”


李彦宏谈未来搜索,开启下一个10年或20年


2019年最后一天,Robin李彦宏变身“肉饼摊主”,在百度食堂为员工派发牛肉馅饼套餐。“肉饼”与Robin谐音,是只有百度人才懂的“梗”。


“他是个富翁,(但)他仍然很朴素,不喝酒不抽烟,下班就回家。我有时候和他说你得有点乐趣,要不活着多没劲呀。他却说这样挺好的。”在《南方人物周刊》多年前的一篇报道中,前百度市场总监、必要商城创始人毕胜对李彦宏的点评则很有趣。


李彦宏并不回避这样的评价。他曾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自己是个没有脱离产品思维的掌门人,平时最享受的时间就是独自坐在电脑前,思考与产品和技术相关的问题。也正因为他这样的性格,百度20年来一直在技术方面保持专注,并未选择跟风彩信(一种电信增值服务)、网游等“快钱”业务,而是将其隔离在自己的护城河之外。


“我最欣赏Robin的一点是,无论是怎样的项目,他的前后逻辑都完全一致,这在中国的商业环境中非常难得。”汤和松说。


在徐扬眼里李彦宏是个逻辑思维很强的人,“他的思维非常清晰,比如下围棋,有人看三步,有人看五步,他比我们看得更远。他会围绕一个话题不停深挖下去,从一个表面简单的问题一直挖到问题的本质,以及未来发展的猜想,每一个问题皆是层层递进。每次Robin问完问题你都会觉得,天啊,我从来没这么深入的思考过,甚至有时候会怀疑自己的思路是不是对的。”


在一些人的印象中,李彦宏就像一个恒温器,不够外向、奔放,始终理性。但他也有血性的一面,就像温水瞬间达到沸点。


李彦宏并非没有发过脾气。一次发生在百度上市前的一天,投行未能在当天完成日程表上的任务,而这极有可能导致百度上市进度受阻。凌晨4点,李彦宏打电话给对方负责人,非常严厉地质问他们:“这事你为什么今天没有做完?”


另外一次是百度第一次转型时。围绕百度是否要独立做搜索引擎网站这件事,李彦宏与高管发生了激烈争吵,最终李彦宏“胜出”。


这是他身上呈现出的两种性格。当率众闯关突围时,他果敢而有冒险精神,关键时刻当机立断,不轻言后退。而当一切处在正常轨道时,他又恢复成那个专注业务,不喜欢太多社交的“宅男”。


看懂了李彦宏的“进”与“退”,也就读懂了在其他企业纷纷找风口、升级转型时,百度为何选择成为那个关注技术、关注长远的角色。


这恐怕也是李彦宏自己所谓的“生而不同”。


结语:开始下一个20年


“让我们用创新一起去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在本文开始提到的内部信中,李彦宏用这句话作为结束。


于百度,李彦宏是企业掌舵人,20年来为百度把握航向;于整个中国互联网,李彦宏把百度做成中国互联网企业的一种类型,成为一极,奠定了中国互联网技术的底座;于国家,做为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及领先的人工智能平台型公司都极大地解决了中国人的信息知识平权问题,也为国家发展起到了技术推动作用。


李彦宏还有一个重要判断:全球技术创新进入“中国时间”。随着中美之间的互联网技术鸿沟被不断努力的互联网企业填平,中国互联网企业需要在“无人区”中迈向下一个10年或者20年,但不管怎样,世界都将是“技术价值再度闪耀的时代”。


人生而不同,企业亦生而不同。

来源:中国网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