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负面清单》,规定药品生产企业不得直接销售处方药

  最佳男友        2019-11-26 15:39:36

网售处方药的“大门”打开还是关上?这是近期一则“负面清单”所带来的业界讨论。


日前南都药企发展与合规研究中心记者留意到,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关于印发的通知》(下称《2019负面清单》)。规定“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违反规定采用邮寄、互联网交易等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


据南都记者了解,由于此前已经通过立法的新版《药品管理法》以“包容审慎”的方式,对网售处方药有条件开了绿灯,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政策法规”出现打架的情况?


对此,业内看多处方药网售和看空处方药网售的声音开始出现,看多者认为,负面清单更多系《药品管理法》及配套措施实施前的过渡措施;而看空方则表示,网售处方药至少不会全面放开。


看多方:


“禁售”是过度解读负面清单是过渡措施


南都记者从上述《2019负面清单》中发现,关于禁止邮寄、互联网销售处方药条文系以加★符号进行标注,对于★符号的解释,《2019负面清单》显示,个别设立依据效力层级不足且确需暂时列入清单的管理措施,应尽快完善立法程序,并以加★形式在清单中标明。


值得注意的是,新版《药品管理法》即将于12月1日起执行,与之配套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管办法》,已在研究制定当中。而本月举行的全国医药经济信息发布会透露的信息显示,“办法”拟审慎放开网售处方药。


在此情况下,《2019负面清单》与新版《药品管理法》及配套措施可能存在相悖,那么负面清单是否意味着业界“翘首以盼”的网售处方药“大门又被关闭”,或者网售处方药模式出现改变?


对此,昨日南都记者就《2019负面清单》相关影响和解读,向111集团(1药网)、阿里健康、健客和康爱多等国内大型医药电商进行采访,其中111集团表示对于《2019负面清单》仍在研究当中,而健客和阿里健康则未予置评。


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负面清单》,规定药品生产企业不得直接销售处方药


“《药品管理法》是由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的,按照我国上位法大于下位法的原则,《药品管理法》比发改委和商务部出台的《2019负面清单》权威性更高,而在《药品管理法》通过后,其实施细则同样需要国务院令发布实施,而对于医药电商企业而言,到时候网售处方药如何进行实施,都是依据《药品管理法》及具体配套实施条例来执行的。”康爱多副总经理刘照广昨日向南都记者表示。


相近的论点也见于一名接近阿里健康的专业人士,该人士认为,此次负面清单出炉其实并不是外界所传的政策“打架”,而是一种(《药品管理法》及配套措施出台前)的过渡性安排。“这应该是一个过渡性的政策,等《药品管理法》下个月开始执行,我们相信,负面清单会进行相应的更新。”该位人士进一步指出。


刘照广认为,由于目前暂无网售处方药的相关配套法规和措施出台,那就意味着网上销售处方药是有风险的,因此商务部与发改委才会以“确需暂时列入清单”的形式,将邮寄及互联网销售处方药列入了《2019负面清单》中。


看空方:


不要盲目乐观,至少不可能全面放开


虽然医药电商界对于《2019负面清单》的解读,普遍持“并非如舆论所言的禁止网售处方药”的乐观态度,但是有业内人士认为,在相关配套监管措施出台前,业界不要盲目乐观。


金康大药房董事长郑浩涛昨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认为,看似与即将执行的政策打架,但事实上,邮寄处方药一直以来都是政策不允许的。对于处方药网售,监管部门只是采取了审慎监管的举措,例如,对于互联网药品B2C业务没有一棍子打死,并且允许开展线上线下标准一致的药品O2O业务。


“大家可能关注到,《药品管理法》也给处方药网售留了一个‘缺口’,这一缺口的存在,等于是没有将政策大门关死。但大家也应该注意到,负面清单再次明确禁止处方药网售和邮寄。从负面清单的出现看,即便《药品管理法》开始执行,处方药网售也不可能全面放开。”郑浩涛如是分析。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负面清单出炉后,市场上已出现了药店集中度有望进一步提升的观点。与之相应的是,药品零售渠道的价值已被资本巨头看重。


据南都记者上个月报道,市场传出腾讯将计划向高瓴资本的中国药店业务投资约5亿美元(不过双方均未承认),而在腾讯之前,不论是阿里还是京东,都已经在抢占药店渠道。


截至目前,阿里和京东都抛出了自己的药店联盟,阿里健康2016年已经成立了覆盖2万多家线下门店的中国医药O2O先锋联盟,而京东则于今年1月发布了“京东联盟药房”计划。有数据显示,按照营业额来看,目前我国前五大连锁药店销售额约占12%。而美国前三大连锁药店市占率超过77%。


事实上,在处方外配,网售政策要求线上线下趋同的大背景下,目前一些地方的优质连锁,已经被巨头们看上。据悉,2018年以来,漱玉平民大药房、华人健康、贵州一树、德生堂等多家地方连锁药店就已被阿里健康入股,而最新一个“待价而沽”的区域连锁龙头,成大方圆近期也已对外放风,称将出售不低于35%的股份,用以引入战略投资者。


消费者:


更关心购处方药后的指导服务


双11向来被认为是行业的“风向标”,其实,也是消费者消费习惯和趋势的“风向标”,阿里健康披露的数据显示,本次双11中,参与商家数量是去年的1.7倍,与之相应的是,来平台消费的用户数新增36%。


据南都记者了解,网售处方药放开与否,药品安全系社会各界所关注的方面,也是历年来相关监管部门所关注的重点,对此,11月22日南都记者发起了《网售处方药出现不良反应,药企该不该负主要责任》民意调查。


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负面清单》,规定药品生产企业不得直接销售处方药


在这项纳入了2037个调研样本的民意调查中,民调数据显示,仅3.4%的受访者得到后续的用药指导服务,而没有得到指导服务的为96.6%,这意味着,在网上购药后,大部分消费者认为从相关药企(生产企业和医药电商平台)并未得到后续的用药指导服务,是相关企业需要加强的部分。


与此同时,对于用药出现不良反应,医药电商平台也是消费者首要关注的对象,在“如果出现药物不良反应如何后续处理”的选择中,34.5%的受访者会选择在去医院的基础上,向医药电商平台进行反馈或投诉。


据南都记者了解,销售平台是药物流通重要组成部分,销售平台对供应商(生产药企)药物的储存和销售,系除生产外药品质量的保障之一,因此对于“网售处方药生产企业承担责任”方面,72.4%的受访者认为:(生产企业)应选择较为靠谱的平台进行销售(处方药)。


药店营业员私售处方药起风波,称可走法律程序


近日,市民杨先生到医院就诊,被确诊为直肠炎,医生给他开了一些药,之后,他来到位于卧里屯的养生堂大药房,但没有买到医生开的药。营业员随后建议他,吃诺氟沙星胶囊,共给他开了5盒药。


半个月后,杨先生感觉自己的病好得差不多了,再次来到该药店咨询,药店另一位营业员,又给他开了6盒诺氟沙星胶囊。


回到家后,杨先生给医生打去电话,咨询用药情况。得知该药是抗生素,用药后对身体很不好,他感觉特别后怕。与此同时,杨先生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多种不好的症状,向药店讨要说法,希望药店给他拿2000元钱,作为检查身体的费用。


药店以干扰药店营业秩序为由,两次拨打电话报警,希望杨先生走法律程序。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记者日前进行了调查。


讲述:药店开了11盒诺氟沙星


前不久,市民杨先生因为肠道不舒服,到医院就诊,被确诊为直肠炎,医院给他开了安胃疡胶囊等药品。


10月29日,他拿着药方,到位于卧里屯的养生堂大药房买药,并对医生给开的药进行咨询。


按照杨先生的说法,当日,他并没有买到安胃疡胶囊,一名药店营业人员向他推荐了好几种药,其中包括诺氟沙星胶囊。


杨先生说,营业员告诉他,必须吃诺氟沙星胶囊,还必须得多吃,所以,给他开了5盒药。他见说明书上写着,该药适用肠道感染,便没有多想。这些药,杨先生大约吃了半个月。


11月16日,他再次来到该药店,表示自己用药后,病情已经好了。


“另一名营业员对我说,还得继续吃药,否则,病情可能会有反复。”杨先生说。


随后,这名营业员又给杨先生开了6盒诺氟沙星胶囊。


当日17时许,杨先生就自己的病情,打电话向曾就诊的医生咨询,问这些药能吃吗?


“医生说,坚决不能吃,首先,诺氟沙星胶囊是抗生素,用药后,会产生一定的抗药性。其次,该药对肾脏有一定的损害。”


撂下电话后,杨先生感到非常害怕,一夜也没有睡好,担心自己的身体会出现什么问题。


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负面清单》,规定药品生产企业不得直接销售处方药


争执:药店两次报警称可走法律程序


与此同时,杨先生突然想起,自己在服药期间,身体的确出现了很多症状。比如服药期间,自己脚心疼,脚部有裂口,身体发痒,早上起床时眼皮也会有浮肿。


越想越害怕,11月17日上午,杨先生来到当初买药的养生堂大药房,讨要说法。


杨先生问一名营业人员,医生都不让吃诺氟沙星胶囊,药店有啥权利给他开这种药?而且吃了这么久,还继续给开药?


随后,药店将剩余的药给杨先生退了款。不久,店长赶回药店。


杨先生说,该药对他的身体有伤害,得找老板解决此事。他要去医院做检查,而检查需要一定的费用,让药店先给他拿2000元钱。


在此过程中,药店拨打了报警电话,警方随后赶到现场。在了解了此事后,建议杨先生找相关部门投诉。


11月18日,杨先生去医院,咨询检查身体的费用。当日,杨先生再次来到药店,问药店能否出钱帮他检查身体。


杨先生说,他到达药店时,店长告诉他老板不在,要不就等等。


杨先生没有离开药店,大约等了一个多小时,这时,老板给店长打来电话,让杨先生接听电话。


杨先生说,老板在电话中,让他走法律程序,起诉也可以。在此过程中,药店再次拨打报警电话,警方随后赶到现场。


11月19日,杨先生在记者面前,拨打了出警民警的电话。这位民警称,该药店以干扰药店营业秩序为由报的警,其赶到现场后发现,并非此种情况,只属于纠纷,只能劝当事人走正常渠道。而药店老板称,如果法院有判决,给十万、二十万都行,但不接受这种方式。


法规:销售处方药必须凭处方


记者了解到,诺氟沙星胶囊属于抗生素类处方药。


随后,杨先生又给养生堂大药房打去电话。


针对该药店是否有权利开处方药一事,店长表示,医保局有规定,开处方药可以补处方,消费者边买药,药店边进行登记,比如当事人买的啥药。之前,工商所来过了,已经查完了,但不能告诉杨先生结果。


记者随后拨打了省医保局的电话,询问“补处方”一事。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未听说过“补处方”的说法。


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施行的是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分类监管制度,目的是为了规范用药,降低公众用药的风险。很多处方药都有一定的副作用,必须在医师的指导下,才能进行服用。


按照《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第十八条有关规定:药品零售企业,应当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分类管理规定的要求,凭处方销售处方药。经营处方药和甲类非处方药的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或者其他依法经资格认定的药学技术人员不在岗时,应当挂牌告知,并停止销售处方药和甲类非处方药。


记者发稿前,给养生堂大药房打去电话,一位工作人员称,她不了解此事,把店长的电话给了记者。


记者随后拨打了店长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一名女子称,打错电话了。


记者又多次拨打该药店电话,均无人接听。


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目前,此事在进一步调查中。

来源:南 方 都 市 报,大庆晚报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