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回应“暴力裁员”风波:已安排专项小组进行了解核实

  久而旧之        2019-11-25 09:51:56

刚经历“裁应届生”风波的网易,再次受到老员工的控诉。


11月23日,一名自称是网易游戏策划的老员工,于个人公众号上发文揭露,自己身患重病后遭到公司主管、HR一系列“逼迫”、“威胁”离职的经历。据文章内容,该员工称自己在网易工作5年,一直兢兢业业,绩效优异,本拥有不错的前途和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然而“噩梦”始于身患“绝症”。


网易24日晚间对此事做出回应:公司从集团层面安排了专项小组,已经在进行了解核实。核实情况需要一点时间,但可以明确的是,员工健康当前,公司所有的支持和关怀都不会因员工离职而终结。


网易回应“暴力裁员”风波:已安排专项小组进行了解核实


自称遭公司算计陷害


这位昵称为“你的游戏我的心”的作者在文章中称,今年初被医院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据称该心脏疾病难以治愈,药物治疗仅能延缓病情恶化,“只能靠心脏移植来续命”。其本人无车无房,家境平平,在人生的至暗时刻,不仅没有感受到公司的关怀,反而遭到近乎暴力的辞退,“被保安赶出公司”。


期间,当事人称怀疑受到公司监视、算计、陷害,并且公司方面预谋通过绩效考核不合格,借口辞退。当事人与公司HR等部门展开了数月的维权斗争,并将其努力工作的实情公之于众,其将网易此举定性为“卸磨杀驴”。


文章发布后迅速扩散,引发热议。涉事主人公在社交网络上博得同情和声援的同时,也引发了人们对于员工合法维权,以及关于“企业对患病员工义务边界”的讨论。


按照文章当事人的说法,公司相关人员“设置陷阱阻拦绩效申诉”、“以旷工威胁”。


网易24日晚间对此事做出回应:公司从集团层面安排了专项小组,已经在进行了解核实。核实情况需要一点时间,但可以明确的是,员工健康当前,公司所有的支持和关怀都不会因员工离职而终结。


丁磊曾称员工来网易是谋生而非兴趣


2019年以来,关于网易裁员的消息频出。7月,有报道称网易传媒“变相裁员”近2000人。网易给予了否认。同月,网易游戏传出裁员10%,官方同样暗指不属实。次月,网易考拉也曾传出大量裁员的消息。10月25日,网易有道被媒体爆料,称其为上市做准备,启动裁员计划。网易有道回应是为了提升效率,做的正常调整。


近期,”网易裁2019年应届生”的消息在脉脉上引起热议。网上有统计称,网易杭州每年校招的人数在500至700人,2018年仅杭州某个一级事业部的某个二级部门,就裁掉了近150人,其中应届生30多个。


网易过冬,成为近来媒体上多次出现的字眼。2016年到2018年,网易公司净利润从116亿元跌至61.51亿元,几乎腰斩。据网易最新的财报显示,网易第三季度营收146.4亿元,同比增长11.2%,但环比下滑22%。


其中,游戏业务为网易的绝对核心,收入占比扩大到近80%,而曾被寄望成为新增盈利点的电商业务即网易考拉,如今已于2019年9月卖身阿里。


不仅如此,网易还在之前出售了网易漫画,此外网易相册也于今年5月正式关闭。在11月30日,网易还将关闭网盘的大部分入口。


有意思的是,自2014年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以来,网易老板丁磊每年都会在乌镇做东组织饭局,参加的则先后包括马化腾、刘强东、张朝阳、雷军、周鸿祎等一干互联网大佬。但此前不久结束的2019年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丁磊的“乌镇饭局”中仅剩下他和百度CEO李彦宏两人。


就在11月16日,丁磊回到母校宁波奉化中学,参加新校区的迁入仪式并发表演讲。在演讲中他提到,看到很多人来网易工作,不是因为兴趣,只是把工作当作一种谋生的手段。“我有时候会很疑惑,你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工作当作一种兴趣?你的兴趣又在哪里?其实今天,很多毕业生来网易找工作的时候,我发现在他们身上找不到兴趣这两个字。”


“流浪者”网易


“腾讯在深圳,阿里在杭州,百度在北京,拼多多在上海.....那么,网易呢?”“可能是杭州,或者广州......”不少人有所犹豫。


网易用户海量,人们对其云音乐、严选、考拉等产品耳熟能详。但是,如网易一般,让人摸不清其总部所在地的互联网巨头,并无二家。


“网易总部在哪里”的疑问,成为知乎、贴吧中的讨论话题,参与者众。以至于,丁磊和网易其他高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出多次回应。这本身也很说明一些问题。


这家由丁磊于1997年6月在广州初创的公司,像极了它的创始人。


自出生始,丁磊自宁波、成都、广州、北京和杭州之间行走。网易,也在广州、北京、杭州等城市之间辗转,走出不寻常的“流浪”轨迹。


广州首役


1993年,22岁的浙江宁波小伙子丁磊,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被分配至宁波电信局工作。电信方兴未艾,丁磊端着的这个旱涝保收“金饭碗”,羡煞旁人。


两年后,他却离职了。“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大学生辞职的,你是国家培养的大学生,你怎么能够辞职?”电信局领导告诉冲动离职的丁磊。


十几天后,宁波电信局出了个文件,宣布旷工超两周的丁磊被除名。这也是坊间传闻“丁磊被开除”的原委。


巧的是,在“电子科技大学毕业生”丁磊离职的1995年,距离宁波直线距离100多公里的省城杭州,一名“电子科技大学教师”也离职了。这一年,31岁的杭州电子工学院(现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英语教师马云谋划着进军互联网。


虽然难被周遭理解,马云还是辞职了。1995年4月,他与夫人张瑛等注册了杭州海博电脑服务有限公司,不久上线中国黄页。


与马云“下海”第一步留守杭州不同,丁磊提了箱子南下广州。先是在外企Sybase任技术工程师,后进入民营ISP公司“飞捷”。


那时,位于中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广州,具备发展互联网产业的独特先发优势,引领一时风气之先。


1995年10月,广州连上互联网。在时任广州电信数据分局局长张静君、广东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陈常娟等人推动下,网易、163电子邮箱、广州视窗、21CN等为第一代网民所熟知。


鼎盛之时,广州互联网曾占据中国互联网1/3的天下。


丁磊创业初始的地方是一个城中村——石牌村,地铁一站之隔是广州最繁华的天河商圈。附近有天河电脑城,以及华南师大、华南理工、华南农大、暨大等多所高校。


相较于马云创业发祥地“湖畔花园”的浪漫色彩——日后“湖畔大学”就据其命名,石牌村挤满了“握手楼”。


1997年6月,丁磊创办了网易。


在时任广州电信数据分局局长张静君的支持下,网易成功地将BBS的服务器架设在了广州电信局的机房,同时为电信局的Chinanet吸引用户。


丁磊与另一创始人周卓林为公司取名。丁磊说,新公司做互联网,一定要有“网”字,周卓林认定新公司要让网友上互联网更容易些,一定要有个“易”字,“网易由此而来”。


后来,丁磊还从《周易》的角度解释过“网易”中的“易”字,乃是变化之意。


网易“北漂”


广州起家的网易,如新苗生于沃土。


网易BBS上线3个月,便超越当时热门的“一往情深”,被称为“北有清华,南有网易”。之后,网易再次做出决定,免费向每一位网友提供20M的个人主页空间。


通过在其他站点寻找用户、在北京在线、瀛海威等媒体推广的形式,网易吸引了2万多名网友前来申请——占了当时全国网民的20%。免费策略导致公司前期仅有投入,没有利润产出,丁磊不得不靠写软件、卖软件来维持运营。


在电子邮件出现和美国Yahoo爆火时,丁磊将目光盯向了邮箱和搜索引擎。只是,当时国内的中文站点不到200个,网易所开发的中文搜索引擎Yeah并未派上用场。于是,他又将目光转向美国的Hotmail邮件服务系统。


丁磊提出,10万美元买1套Hotmail系统,对方先拒绝,后抛出1套280万美元的天价。丁磊作罢。


事实上,早在1997年下半年,丁磊就对时任广州电信局数据分局局长张静君提出,一起经营像Hotmail那样的免费邮箱。张静君对丁磊的建议感兴趣,该建议却未能在电信局获通过。


在张静君打了12次报告仍无果的情况下,她决定由她负责的广州电信三产公司“飞华”投资丁磊。


几个月后,丁磊与飞华公司的陈磊华开发出了一套类似Hotmail的“分布式免费邮箱”。虽然丁磊未给陈磊华股份,却答应卖出一套系统分享20%的利润,这让陈磊华赚了近百万元。


要知道,陈磊华只是华南理工的一名大学生,在网易兼职。


1998年3月,www.163.net正式上线,当年年底积累40万用户,第一次让中国电子邮件平民化。


网易和丁磊,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早期建设者。


在邮箱领域获得成功后,网易又推出了免费主页、免费域名等服务。丁磊投入巨资进行网易门户主页的建设及改版。


据称,改版后的网易门户网站,每天访问量高达10万人次,1998年的最后四个月,网易门户网站的广告收入达10多万美元。1998年7月,CNNIC投票选出的十佳中文网站,网易位居第一。


当网易在广州壮大时,丁磊又将目光转向了首都北京。那里,媒体、外企众多,广告业务市场前景广阔。


1999年4月,网易在北京长城饭店举行了隆重的“网易北上”仪式,标志着网易大本营迁至北京。丁磊称之为“回家”。


两年前南下广州时,他就曾在北京、广州之间犹豫,后来甚至有点后悔未去北京这个互联网的“家”。


当年《焦点访谈》节目报道,根据权威部门的在线检测,1999年底,网易图片广告的平均点击率为4.47%,窗口点击率为9.47%,远高于当时公众认可的3%。


网易在北京做得风生水起,渐与新浪、搜狐形成三大门户的鼎足之势。


就在丁磊进京“赶考”的1999年,两度进京受挫的马云,向随着他从杭州到北京奋斗的兄弟们说,“我打算回杭州了”。


马云说:“你们要是跟我回家二次创业,工资只有500元,不许打的,办公就在我家那150平方米里,做什么不清楚,我只知道我要做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商业网站。”


1999年9月,马云带领17人在杭州湖畔花园,成立阿里巴巴。


铩羽南归


移师京城初期,网易顺风顺水。


2000年,丁磊辞去了CEO职务,转担任CTO。在被问及辞去CEO转任CTO的动机是否为了上市时?丁磊以第三人称答道:“从二十五六岁的时候,他想成立一家公司,(现在他)已经做到了。到最后,他希望这家公司能够真正跻身于国际化公司的时候,他应该能耐把自己的位置放得更正。”


同年7月,网易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不幸的是,网易上市时,赶上全球互联网泡沫爆裂。当时,纳斯达克指数从2000年最高点5048点一路狂跌,最低跌至1114。网易上市之日,丁磊并未迎来高光时刻。当天网易股价跌破15.5美元的发行价,丁磊的财富在8小时内缩水1/5。


与资本寒冬相唿应的,是网易自身的危机。


2001年1月2日,纳斯达克中国网络股又是大跌,次日,被称为网易内部强悍派女性的CFO何海文辞职。又过了两天,何海文丈夫、负责企业发展的资深副总裁关国光辞职。


管理层不稳定,诱发上市仅半年的网易“大地震”。随之而来的是“假账风波”、CEO罢免等接二连三的事件。


2001年5月3日,网易宣布原定召开的业绩发布会因故推迟。而推迟的原因,是由于员工可能未正确地报告网易与第三方广告商之间的合约条款,网易Q1营收远低于预期。网易宣布,启动内部调查,重点调查涉及100万美元的营收。“假账风波”进一步暴露了网易的高层矛盾。


“五一”假期刚结束,网易的一名职业经理人被告知在家休息,销售总监被通知无限期休假。5月中旬,职业经理人、CEO黎景辉向全公司员工发放了一封《告网易全体员工书》,其中抱怨丁磊拥有过多且滥用权力。


一个月后,网易宣布,黎景辉、陈素贞分别辞任,丁磊代任两项职务。此时,距离丁磊从CEO位子上退下转任CTO仅一年多。


网易的职业经理人试验,失败了。


假账风波、公司高层“地震”,也影响了网易的并购,丁磊想卖掉网易而不得。原本,香港有线宽频正与网易商谈并购事宜。


网易遭受的打击并未就此中止。


2001年9月,网易被纳斯达克停牌,原因是纳斯达克认为网易财务报表存在疑点。事实上,复牌之前的整整5个月,网易的股价一直处于0.64美元,其中四个月为零成交。


眼看网易滑入低谷,这一年,丁磊又将网易搬回了广州,铩羽南归。


“活过来了”


适逢公司低谷,丁磊找到了当时小霸王学习机、今日步步高的缔造者段永平,请教出售网易的问题。两人留下了中国互联网史上的一段经典对话。


段永平反问:“你卖了公司之后干干吗?”丁磊答:“我卖了公司后有钱,再开一家公司。”段永平再问:“你现在不就经营着一家公司,为什么不做好呢?”


段永平是投资界的高手,所见果然不凡。


在广州,网易迎来了翻身的机会。这次机会,仍然与通信运营商密不可分。与1997年网易初创时广州的电信系统为其带来商机相似,这一次带来机会的则是广东移动。


当时,广东移动为了建设移动梦网,正在寻找广东地区的合作伙伴,网易作为为数不多的全国性品牌被选中,与广东移动一起推广短信业务。最高时,网易短信曾一度占到移动梦网短信业务的20%。


中国短信大爆炸,网易又踩准了这个点,。2002年初,网易在纳斯达克复牌。丁磊兴奋地请同事们喝酒,等到股价回升,丁磊说到:“看吧,我们又活过来了。”


当年4月,段永平与其夫人购入152万股网易股票,后又增持至205万股,占网易6.8%的股份,这些投资带来了百倍回报。


网易不死,绝处逢生。


在短信市场之外,丁磊又嗅到了网络游戏的商机。2001年10月,《大话西游》在广州天河电脑城首发,请到了“星爷”周星驰代言。活动进行一半,城管前来拆台,实在扫兴。


正是这个当时不起眼的网游,令丁磊日后成为了中国首富。除了《大话西游》,网易还推出一款计时收费游戏,由此推出网易一卡通,让网易的点卡顺利进入各个渠道,为《大话西游Ⅱ》于2002年8月的收费运营铺路。凭借游戏,这个月,网易上市后首次盈利3.8万元。


《大话西游》风靡大小网吧,那时许多逃课的高中生,所玩的就有这些网游。


网易回应“暴力裁员”风波:已安排专项小组进行了解核实


之后的2003年,依靠出色的市场业绩,网易股价一路攀升。10月14日,丁磊以10.76亿美元的身家问鼎中国首富,年仅32岁。


而在两年前,面对高层变动、股价大跌、卖公司而不得的“灰暗时刻”,这一切不可想象。


许多年后,丁磊谈及自己成为首富时曾说道:“我觉得不安多一点,因为我能看到这个世界上比我优秀的人多了去了......我总觉得可能是弄错了。”


“折回”浙江


大本营搬回广州,网易安心经营当地多年。


期间,网易的游戏业务获得巨大发展,网易先后自主研发了上百款网游、手游,此外还代理多款风靡全球的游戏。网游成为公司的业绩增长引擎。重翻2003年的网易财报可发现,当年Q4网易1.62亿人民币净收入中,在线游戏服务收入为7070万人民币,游戏收入占比43.6%。


该比例甚至一度高于70%,网易也被理解为一家“游戏公司”。即便今年,这一比例仍然高达61%。


而伴随着网易业绩稳增的,是断断续续的总部搬迁传闻,成为中国互联网界绝无仅有的现象。在外界看来,网易并不满足“偏安”广州,蠢蠢欲动搬走。


这或许和网易曾将大本营搬离过广州有关。外地市场引诱着网易前去开拓,广州方面也表现出对于网易搬离的担忧。


2008年3月10日,时任广州市委书记在一次谈破解改革难题时,举例“网易将离开广东”的传言,令与会者愕然。


对此,丁磊在接受南都采访时表示,网易一直安心在广东发展,“我们在杭州新建一个研发中心,不是搬走”。丁磊说,包括微软、IBM、华为在上海均设有研发总部,从企业发展的布局和配套来说,选择新的研发基地落户杭州都很正常,“但在广东的力量我们不会撤离”。紧接着的3月13日、4月10日,丁磊再次表态网易会继续在广州做下去,将继续扎根广州。


广州留主,网易表忠。


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去和留,牵动着广州的心。


2008年末,网易要从广州搬回北京的再次传闻出现在网络上。这条消息引用了被认为是“山寨”的一份网易会议纪要,内容指网易不会整体搬迁至北京,但北京的业务确实需要加强。次日,丁磊在回复记者的短信中,以“假的”二字予以否认。


不过,次年4月,网易将编辑部搬回了北京。


到了2012年,广东省人大代表丁磊在广东“两会”上坦诚,网易在广州、上海、重庆几处都有分公司,但广州在政策扶持力度上,已和其他几个地方有差距。当时,记者也指出,2011年10月底,广州市公示的首批拟认定总部企业220家,在广州起家的网易未列其中,“在内容部门迁入北京以及在杭州建立研发中心后,网易的总部概念一直很模煳”。


丁磊所提及的网易杭州研发中心,正是如今的网易杭州研究院。该中心于2011年在杭州滨江区落成。


在离开浙江十多年后,丁磊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将业务回归“浙”里。与网易杭州研究院北侧一路之隔的,正是与丁磊同为“电子科技大学系”、同一年辞职、同样曾“北漂”的马云老师所创办的阿里巴巴。


两名中国互联网“黄金一代”的浙商,就此“噼面相逢”。随着阿里与网易达成收购考拉并入股网易云音乐,两人又有了新交集。


再过几日,阿里巴巴成立20年,马老师也将退休,由“职业经理人”张勇接班。


网易不易


为了获得更多的人才、资金、政策乃至土地资源,搬迁的企业就像小学语文课本中那只“口渴的乌鸦”一样,“到处找水喝”。


地方政府都希望,乌鸦的“窝”能搭在自己树上,下蛋孵鸟。


近年,大企业总部搬迁的消息常见于报端。例如,2017年恒大将总部从广州搬去了深圳,2018年趣店从北京南迁至厦门,华为将总部“搬”至东莞的传闻也曾让深圳心头一紧。


但是,像网易这样,人们争论其“总部究在哪里”持续十多年的情况,少见。


这场争论中,犹以广州、杭州的争论最激烈。双方参与讨论者搬出了网易高层的发言、网易在两座城市的纳税额及员工数量等各种理由,佐证自身立场。


网易回应“暴力裁员”风波:已安排专项小组进行了解核实


一方面,坚持网易总部在广州的人们指出,广州是网易的起家之地,也是官网显示的总部所在地。


近年来,网易高层在多次活动中也予以表态。2017年9月,在一次大会上,网易副总裁张丰翼强调,网易的总部在广州;2018年3月,网易宣布投入40亿元在广州天河智慧城建总部大楼,丁磊表示,公司在广州有6500名员工,我们本来就是广州的。


另一方面,坚持网易总部在杭州的人们则认为,广州只是名义上的总部,丁磊常年在杭州,杭州是事实上的总部。而网易在各城市的社会招聘数量,也成为参考值。


根据笔者近日查阅的数据,网易社会招聘网站在广州的全职岗位共有28页、北京15页、上海10页,而杭州有45页之多。杭州是网易电商、音乐、文化教育等创新业务的重要阵地,近期传闻出售的网易考拉总部,也在杭州。


关于网易总部的争论,成为两座城市的人们喋喋不休的话题。


“树挪死,人挪活”,一家互联网公司在腾挪之间找到生机,再正常不过。企业有企业的算盘,地方政府也有各自的利益考量,最终造就各地之间“点而不破”、暗自较劲的拉锯战。


在互联网发展的20余年里,不同城市的互联网产业发生了巨大的位置转换。许多城市都试图将互联网巨头留在自己的地盘,也不乏同床异梦者。


北京自不必多言,深圳生长了腾讯、杭州孵出了阿里巴巴,甚至一直被认为缺少互联网基因的上海,也因拼多多而日渐声隆。“起了个大早”的广州,如今仅有微信(也常被调侃为只是腾讯子公司)、唯品会以及“模煳”的网易等互联网公司总部。


如此看来,网易的“易”是在发展中一直适应“变化”,在广州、北京、杭州等城市间折腾,在PC时代、移动互联网浪潮中摸爬滚打。


网易的“不易”,则是在曲折艰难的发展历程中,既要踩准时代的步点,还要照顾不同城市的政府、市民的利益与情感——要考虑的因素实在多了一些。需要面对类似情况的,不仅是网易。

来源:AI财经社 吴迪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